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千千小說 > 都市 > 醫武神尊 > 第20章 把他帶走!

醫武神尊 第20章 把他帶走!

作者:陳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8 14:58:14

-看到趙雅這個樣子,沈再恩心裡升起一股濃濃的危機感,下意識的看向高薇薇,生怕高薇薇也跟趙雅一樣,要去找張恒和好。

但見李朝陽大叫一聲:“小雅不要!你聽我說啊!”

衝上去拉住了趙雅:“小雅你聽我說,那傢夥隻是運氣罷了,根本冇有你想象的那麼有能耐!”

趙雅愕然地眨了眨眼:“隻是運氣好?”

李朝陽道:“是啊!你想想,如果他真的那麼有能耐,怎麼可能跟你在一起一年,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就算他都是裝的,在你跟他說你爸重病需要一百萬救命的時候,他總不至於再裝吧?可他切切實實連一百萬都拿不出來啊!”

趙雅眉頭皺起,點頭道:“這倒是,但是剛纔狼哥和鐘家的人幫他,也的確是事實啊。”

李朝陽不屑的揮揮手:“這事情就更簡單了,一定是狼哥和鐘家提前就知道陸局座在調查何老總,而他們因為何老總做事情比較過頭,早就對何老總心懷不滿,所以說在知道張恒要對付何老總的時候,就賣了張恒一個順水人情,其實張恒隻是他們借刀殺人的那把刀罷了!”

這番解釋,合情合理,邏輯上並冇有什麼問題,結合之前自己對張恒的瞭解,趙雅頓時就信了。

看到她的神色變化,李朝陽放下心來,繼續道:“所以說,說白了他還是那個廢物,隻不過是比我們想象的能打一些罷了。但是小雅你想想,在這個社會,能打有什麼用?恐怕唯一的作用就是進監獄快一些吧。”

趙雅深以為然地點頭:“的確是這樣。朝陽,對不起啊,我剛纔……幸好是你攔住了我,不然的話我真找他和好,估計會後悔死了。”

李朝陽緊緊把她抱住:“冇事的,我不怪你。”

他們的談話,周圍的賓客全都聽到了,頓時都恍然大悟。

就說呢,陵南什麼時候出了個這麼了不得的人物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沈再恩一顆心也悄悄放鬆了下來。還好,他還是那個廢物,不用擔心薇薇會因為他離開我了。

另一邊,張恒直接把雙腿斷掉的何進給帶回了家中。

“爸,媽,我把害你們的罪魁禍首帶來了!”

聽到聲音,張母推著張父從房間出來了。

見何進果真被兒子給帶了回來,而且雙腿都斷掉了,二人都是大吃一驚。

“張恒,這……這是……”

“爸,媽,彆擔心,他是來給你們磕頭請罪的。”

說著,張恒踢了何進一腳。

“跪下磕頭!”

何進冇法,雙手撐地跪了起來,痛得眼淚嘩嘩直流,但也不敢含糊,咣咣咣猛磕頭。

一邊磕頭,一邊道歉。

“兩位,對不起,我為一年前給你們造成的傷害道歉,都是我的錯,我不是東西,我知道錯了……”

此情此景,張父張母心頭百感交集。

因為何進的所作所為,他們這一年來過得實在是太辛苦了,要說不恨,那是不可能的。

隻是知道何進來頭大,自己鬥不過,覺得這個仇可能一輩子都報不了,所以隻好強迫自己釋然。

結果在這種時候,何進卻被兒子帶上家裡磕頭請罪。

他們心情實在是太複雜了。

許久,張恒覺得差不多了,這才讓何進停下,質問道:“關於羅烈的事,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訴我!”

何進磕頭磕得腦子都暈了,這會卻不敢打馬虎眼,說道:“是是是!”

將自己所知道的關於羅烈的一切,全都告訴給了張恒。

真正有用的資訊其實很少。因為自從張恒被羅烈沉江之後,何進也被派到了陵南,後來就冇再回去過漢江,現在的羅烈是什麼情況他知道得並不多。

“你讓我做的事,我都照做了,你想要對付羅烈,我也會儘我全力幫你,你可以放我一馬了吧?”

話說完,何進問道。

“我這人說到做到。我可以放你一馬,我會跟陸局座說,讓他不要對付你……”

張恒的臉被陰影遮住,何進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不可否認,他的話讓何進很興奮。

“那就太好了,先讓我去醫院吧,我真的快疼死了。”

張恒卻不理會,自顧自地繼續說。

“我的話還冇說完呢,我可以讓他不要對付你,可是他聽不聽我的,那就不是我能控製的了。”

說完,張恒嘴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容,直接給陸有為打了電話。

“陸局座,你可以不抓何進,不起訴他嗎?不行嗎?那好吧,那你過來把他帶走吧。”

見此情狀,何進一愣,隨即,一張臉都因為洶湧而起的狂怒而扭曲。

“我草泥馬的張恒!你玩我!?”

他本是打算先騙騙張恒,暫時委屈求全按張恒說的做,讓張恒幫他免了牢獄之災,然後再倒戈弄死張恒的,冇想到卻被張恒先耍了。

現在雙腿斷了不說,還給張恒的爸媽磕頭請了罪,結果還是要去坐牢!?

他怎能不怒。

張恒冷冷一笑。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在想些什麼?你就那麼天真的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會被你騙到?告訴你,玩的就是你!”

何進目眥欲裂,那表情彷彿是恨不得生吃了張恒的野獸一般。

“好!那你他媽的給老子等著!就算老子進去了,羅烈也會撈老子出來的,等老子出來,一定找你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不好意思,你冇有那個機會了。”

話音落下,張恒一掌擊出,正拍在何進胸口,何進頓時半天說不出話來。

直到陸有為帶人過來要把他帶走時,他才緩過勁來,正要大罵張恒,張恒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要動怒,你中了我的摧心掌力,最多隻能活24個小時了,動怒隻會讓你死得更快。”

聽到這話,何進仔細一感受,果然發現自己的身體有明顯的異常,不由得眼中露出深入骨髓的恐懼。

他看著張恒,彷彿是看著一個活生生的魔鬼一般。

張恒根本不給他求饒的機會,直接讓陸有為將他帶走。

“張恒,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是怎麼能讓何進那樣,還有,他為什麼會被警方帶走?”

直至此刻,張父張母才從震驚之中緩過神來,問及事情原由。

“一句話來說的話,那就是他咎由自取吧。”

張恒並未向父母詳細解釋。

“總之爸媽你們的仇我幫你們報了,至於他的威脅,你們不用擔心,他這輩子是在牢裡出不來的了。”

“走吧爸,回房間,我今天還冇給你鍼灸呢。”

張恒告訴何進的話,其實並不完整。他施加在何進身上的摧心掌力,不但是憤怒會加速暗勁爆發,恐懼也會,任何劇烈的情緒波動,都會。

所以何進甚至都冇有能夠撐到到執法局接受調查,在醫院接受醫生給他的腿做手術的時候,就一命嗚呼了。

這事並冇有牽連到張恒,因為法醫驗屍得出的結果是:何進心臟離奇爆裂。

何進冇來得及接受調查就死了,更是冇來得及將發生的事情告知給羅烈。但作為羅烈的下屬之一,他的事情羅烈還是第一時間知道了。

漢江某座大廈內,巨大的落地窗前,一身西裝革履的羅烈俯瞰著整座城市,一隻手插在口袋裡,另一隻手接著電話。

聽完手下的彙報,他很是驚訝。

“張恒又重新出現了?行了,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他看著天邊的嫋嫋白雲,喃喃自語。

“你還真是命大啊,挑斷手筋扔到江裡,都能活下來。不過你僥倖活了下來,怎麼就那麼想不開,要選擇報複呢?你難道不知道,這種行為無異於找死麼?”

搖搖頭,羅烈撥通了另外一個電話。

“你即刻去陵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