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太子册封3
    

    ♂nbsp;   那一刹,纵是对于册封太子之事,心中有异议的朝臣,也忘记了最初的反对,直到年玉和楚倾到了最前方,西梁皇帝爽朗的笑声才拉回众人的神思。

    “好,好。”西梁皇帝打量着二人,一脸的满意,似不愿耽搁分毫,立即对礼部的官员吩咐道,“既然太子和太子妃都到了,吉时也已经到了,那便立即举行册封仪式,昭告先祖,公示天下!”

    西梁皇帝的急切,众人看在眼里,主持仪式的司仪立即上前领命,到了祭台前,一番程序之后,便将楚倾和年玉二人迎到了祭台之前。

    “恭请太子,太子妃跪拜先祖。”司仪朗声道。

    所有人都看着那夫妻二人,目光亦是随着他们一步步的到了祭台前,距离祭台不过几步的距离。

    二人在祭台前跪下之时,身后,那一袭紫衣华服的男人眼里明显闪过一抹异样,似想要阻止什么,可目光微闪之间,终究还是打消了念头,看着那二人的背影,男人的手紧握成了拳头。

    这细微的反应,众人都无察觉,除了身旁站着的同样俊美的男人,好似明白了什么,眸中微微一紧,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年玉和楚倾二人。

    “燕氏宗祖在上,燕氏子孙燕玺,先皇后所出嫡皇子,才德出众,深受爱戴,受皇命,即位为太子,特告知祖宗,望祖上知晓,请太子,太子妃叩拜!”司仪念着早已准备好的祭词,按照规矩,跪拜祖宗之后,由皇上亲自在宗谱上写下太子燕玺的名字,他便是这西梁谁也无法撼动的太子。

    年玉和楚倾望着面前的祭台,齐齐拜下。

    可二人刚一拜下,似感受到一股异样,下一瞬,一股气流猛烈袭来,年玉抬眼,只瞧见眼前摆放着无数祭品的祭台,被一股强烈的气流冲开,近在眼前的火光,仿佛野兽张着的血盆大口,轻易便能将人吞噬。

    子冉……和孩子……

    几乎是下意识的,年玉一只手护住了自己的小腹,另一只手抓住了身旁的楚倾,她几乎能够料想,这巨大的冲击力会造成怎样的后果,那一刹,她心中仅有的念头,便是这世上,她最在意的两人,不能有事!

    她看向楚倾,而就在那时,一只大手揽住了她的腰身,仅是一瞬,面前熟悉的身影遮住了她的视线,那张脸在她的眼前,明媚俊朗,他的身后,巨大的火花绽开,年玉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带着飞起。

    视线里,无数破碎的东西伴随着火光四散开来,朝着他们,越来越近,而那其中的利器所指……

    “子冉……”年玉惊恐的唤出声来,抓着楚倾的手一紧,可终究无力阻止那飞来的利器袭来,她感受到楚倾身体往前一送,破碎的利器*了他的后背。

    那一击,让抱着年玉的他失了力气,众人的视线之中,二人的身体在那火光之下坠落,眼看着就要落在地上,楚倾的身体势必压在年玉的身上,可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楚倾似倾注了所有的力气,揽着年玉的身体一个翻转。

    年玉落下,可她的身下却是楚倾的身体。

    “唔……”低低一声闷哼在身下响起,年玉整个身体被牢牢抱在楚倾的胸膛,那身闷哼格外清晰,年玉意识到什么,迅速抬头看着身下的楚倾,手上,分明感受得到一股湿意,年玉来不及去探寻那是什么,眼前,楚倾嘴角流出的鲜血,已经让她惊恐万分。

    “子冉……”年玉慌忙的从楚倾身上起来。

    方才,为了保全她,他竟是让他受了伤的后背落地,那爆炸袭来的碎物就插在他的身上,可想而知,那会是怎样的结果。

    “你和孩子……”楚倾没待年玉说什么,手抚上她的小腹,仿佛只要她和孩子无恙,他再是如何也是值得。

    “没事,我和孩子没事,可是你……你怎么能……来人,太医……快传太医!”年玉紧紧抓着楚倾的手,看着他脸色苍白,心里越发慌了,她巴不得自己此刻手上就有为他处理伤口的一切物具,可今日,连她以往随身的银针都没带在身上。

    “好,没事……没事便好!”楚倾脸上扯出一抹笑容,似终于放心下来。

    身后,疼痛钻心刺骨,好似这个都要痛晕过去,可就算是这样的痛,他也不敢昏厥。

    这地方,虽然有他的人,可终究也还有太多的危险。

    今日,不管是西梁皇帝还是他,那般严密的防范,可依然没有想到,那危险就在那祭台之上。

    他如何能放心年玉一人面对这些?

    “太医……太医!”西梁皇帝回过神来,厉声喝道,那神色间除了慌张,更是愤怒,一眼扫向身旁的独孤皇后,那视线,让独孤皇后皱眉,他竟是毫不犹豫的在怀疑她吗?

    “太子伤势过重,还请将太子殿下移至屋内。”赶来的太医看了一眼情形,立即对西梁皇帝禀道。

    西梁皇帝收回视线,看向地上的楚倾,此刻,便也顾不得心中愤怒,更是没有闲暇去追究这爆炸究竟是因何而起,太子的安危才是最紧要的。

    “还不快按太医说的做?都给朕小心些,莫要再伤了太子!”西梁皇帝朗声吩咐。

    那命令之下,几个宫人上前,小心翼翼的将楚倾抬了起来,年玉追随着楚倾,脚步匆忙,自始至终,就算是剧烈的疼痛让他有些恍惚,楚倾都紧抓着年玉的手,仿佛如此才能确定她依然在他的守护之下。

    众人目送着那些人匆忙离去,西梁皇帝亦一甩衣袖,跟了上去,除了他,大皇子燕翎,以及大皇子妃秦姝也都紧跟了去,就在燕爵也想跟上前之时,一声轻咳让他止住了脚步。

    燕爵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目光之中,独孤皇后脸色阴沉,那阴沉之中分明有狠辣闪烁。

    没有谁比他更知道那爆炸是怎么回事,方才,年玉和楚倾跪在祭台前,那么近的距离,爆炸散开,势必会要了他们的命。

    他看着年玉在楚倾的身旁,随他一道往前,那一刹,他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忍,可终究还是忍住了,他想让楚倾死,若只能让年玉陪葬,他亦只能看着!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