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七十九章这不关你的事
    妮妮,妮妮……”病房里,林子皓烧得满脸通红,不停的喃喃叫着我的小名,我站在病床前看着他这个模样,又焦虑又难受。
心底里却在暗暗吃惊,没想到他对我的依恋竟会有这么的深。
吴子云则背靠着阳台门站着,脸向着外面,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林子皓,林子皓,醒醒呀。”我焦急的喊着,这时医生拿着一沓化验单快步走了进来。
“怎么样,医生?他好好的,怎么会晕倒呢?”我立即站起来朝医生焦急地问道。
吴子云这时也转过了身来。
“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吗?”医生看着我和吴子云问。
“算是吧,他是我们的好朋友。”我立即点头答。
吴子云也附和着点了下头。
医生的脸色有些凝重,又看了我们一眼,大概是嫌我们有些小吧,又继续问道:“病人的父母亲在吗?”
“他的父母亲在马来西亚,离我们这里远着呢,一时半会赶不过来,但他住在我的家里,我妈妈可以代表他家属的,请问下需要我妈妈过来吗?”我这样答道。
“嗯,那就让你妈过来一下医院吧。”医生想了下后认真说道。
我立即开始拨打我妈妈的手机号码。
“医生,林子皓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在我拨通我妈的手机号码,将林子皓生病的事情告诉她后,我又焦急地去问医生。
医生看着我。
“怎么说呢,现在病人的白细胞有点偏高,高出了一般正常感冒发烧的值,这个情况需要引起警惕,最好是让病人的直系亲属过来下,这是对病人的负责。”医生郑重说道。
“白细胞偏高?”我小声念道,满脸的迷惑不解,“不是因为淋湿了感冒发烧吗,这有什么不正常的?”
我想不明白这些问题。
因为我已经忘记了小时候林子皓得过什么病了。
这时吴子云脸上变色,走近来,看着医生问:“医生,他的病能确定吗?”
医生摇了摇头:“目前来看有嫌疑,但还要进一步观察,毕竟这一次是因为感冒引起的,但无论如何,病人的亲属都要过来,这个病还要做深入的检查。”
“那您放心吧,我妈马上就会过来了。”我听了后,立即抢答道。
“好,那我先去给他开点药,病人家属来了后请她来我的办公室,我有话要对她说。”医生叮嘱了我们几句后转身走了。
医生一走,空气里立即充满了紧张不安的气息。
“阿晨,先喝点水吧,不要急,我妈妈马上就来了。”我看吴子云站在病房的窗户边,双手插进裤兜,背影深沉,似乎在想着什么严肃的问题,立即拿了瓶矿泉水走过去递给他说道。
“谢谢。”在我连说了好几声后他才反应过来,从我手里接过了矿泉水瓶,拧开,昂头咕咕喝了好几口。
“阿晨,没关系的,林子皓今天肯定是淋了雨,感冒发烧了,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他帮我去图书馆里买书的,我真是太任性了。”我站在他身边内疚的说道。
吴子云回头看着我,忽然笑了下:“别担心,这不关你的事。”
“嗯。”我点点头,却感觉到他笑容里特别的沉重,仿佛隐藏了许多不可言说的秘密般。
我和他相对无言的站着。
这时医生开了药,护士走进来开始帮林子皓吊瓶。
“妮妮,这样吧,还有点事,先走了,你在这里守着林子皓,一会后你妈就过来了。”这时吴子云拿出手机来看了眼后,对我这样吩咐道。
“你这么快就要走吗?”我听他说要走,一时感觉到没有了主心骨似的,心底里充满了依恋与不舍,眼巴巴地看着他问。
他对我点点头。
“妮妮乖,先坐在这里,等一下你妈妈吧,我有事先走了。”他拿着我的手,重重握了下,然后走到林子皓面前,弯腰俯下身去,端祥着他的脸一会儿,替他盖了下被子,转身朝外面大步走去。
我呆呆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总觉得那背影太过于沉重了。
“妮妮,林子皓这是怎么啦?”正在我发呆时,我妈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妈,林子皓生病了,今天晕倒了。”我立即答道。
“怎么会无缘无故晕倒呢?”我妈皱起了眉头,立即走到病床前,弯下腰去,将手背轻搭在林子皓额头上,秀眉凝成了一个问号。
“妈,今天林子皓淋了点雨,我不应该让他替我去图书馆买书的。”我沮丧内疚的答道。
说完将我支使林子皓去图书馆给我买书的事情说了遍。
我妈听了直朝我瞪眼睛:“你呀,就是欺负他,他是真心实意照顾你的,一点也不知道珍惜别人对你的好。”
我听了垂眸低头不说话。
“烧的挺厉害的哟。”我妈将手背手心探摸着林子皓的额头,脸色绷得紧紧的。
我忽然想起了医生的话,立即抬头对我妈说道:“妈,医生说家属来了后,去办公室找他。”
我妈一听,立即站起来,朝医生办公室走去了。
“妮妮,妮妮。”这时林子皓又紧闭着眼睛迷糊地喊起来。
“林子皓,醒醒吧,我在这里呢。”我立即走近他,在他床前蹲下来。
这次他大概听出了我的声音,伸出一只手来,在空中抓着,嘴里直叫唤:“妮妮,你在哪里?不要丢下我。”
“林子皓,我就在这里,放心吧,我不会丢下你的。”看着他满脸痛苦的表情,我只好握紧了他的手,大声说道。
“妮妮,妮妮,我终于找到你了,太好了,我再也不会一个人走夜路了。”他滚烫的手心一把抓住我的手,紧紧抓着再也不松开了,紧张兴奋的喊着,像个孩子般。
我呆呆看着他,忽然间心底里有一种母性的柔情涌了出来。
此刻的林子皓看上去是多么的脆弱,多么的可怜啊!
我实在不忍心再伤害他了。
“林子皓,林子皓,我就在你面前,睁开眼睛看看我吧。”我在他耳边轻声呼唤着,用酒精擦着他的胳膊。
一会以后,林子皓突然睁开了眼睛。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