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15章 最坏的可能
    

    ♂nbsp;   老白想了想觉得我说的也蛮有道理的,于是就见他伸手在空气中一抓,一张透着着阴气的“黑卡”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重新拿到这张黑卡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其实前两次见到他们的时候我就有心要了,可是却因为时间有点匆忙,结果最后就给忘了。

    老白将黑卡交给我的时候还是老生常谈的说道,“别乱用,知道吗?”

    我嘴上当然是答应得好好的,可真到有事的时候就不是现在的我了……随后老白的几个手下就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了,只是他们手里都多多少少拘着几个阴魂呢。

    这时之前被我打发走的几个阴魂也全都回来了,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剩下几十个被困在这里不能离开的一众阴魂,其中就包括燕子和李双全。

    老白看了一眼这些冤魂的数量,脸色不由得变的凝重起来说,“数量还真不少,这真都是一个女人害死的?”

    我点点头说,“是啊!很难想象吧?就是一个看似柔弱的女人了结了他们的性命。”

    老白听了就问我说,“那女人叫什么来着,我回去得登记一下,否则突然多出这么多的阴魂不好交代。”

    “叶晓春。”我想也不想的说道。

    老白听后就对我点点头说,“行,那我知道了……”

    本来老白都已经准备离开了,结果没走两步又突然回头对我低声的说道,“进宝,我看你的气色有些晦暗,你自己最近可要多加小心啊!”

    我听了心中一沉道,“有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老白这时就又走回到我的身边,然后捏着我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说,“你是个活人自然是看不出自己脸上的晦色之气的,反正我不会害你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那我脸上的晦气是怎么来的呢?”我不解的问道。

    谁知老白却摇摇头说,“我也说不上来,因为一个人的气色好坏是由很多原因导致的……”

    “比如呢?”我追问道。

    “比如和阴物接触的时间长了、或者自身的业障太重了,还有就是……”老白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

    我有些着急的问道,“还有就是什么啊?”

    “还有就是大限将至了……”老白表情沉重的说道。

    我听了一愣,然后喃喃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的阳寿要到了吗?”

    老白这时就轻叹一声,“是与不是我现在也说不准,咱们之间的交情我要真知道什么自然会告诉你的,可我和老黑……全都查不出你的阳寿是多少。”

    我听后就强装镇定道,“没事儿,大不了到时候就去投靠二位哥哥,让我也在那头儿混个公务员当当……”

    老白一听就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他张了张嘴最后却又咽回去了,只是在临走前扔给我一句,“我言尽于此,你好好保重!”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老白他们带着一众阴魂离开之后,医院里之前的阴气很快就全都消散了。可是老白最后对我说的那些话,却给我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郁。

    黎叔当时虽然也在场,可是老白在和我说最后几句话时一直都是轻声低语,所以当时除了我们两个之外,没人听见我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但黎叔不是傻子,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我的情况不对,于是他就等到老白他们彻底离开后,这才来到我的身边说,“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我听了就摇摇头说,“没什么,老白最后就是和我提了提找人魔的事情……”

    黎叔一听还以为我在为表叔担心呢,于是就安慰我说,“你不用担心你表叔,他的本事可不一般,没那么轻易会被阴司抓回去的。”

    我听后就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其实我也不是有意要隐瞒黎叔什么,只是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还是不要让他们跟着一起担心的好。而且老白刚才也说这种情况有好几种可能性呢,没准儿就是因为我这段时间杀鬼杀的业障太重了,所以才会一脸的晦气,哪能这么倒霉一上来就大限将至啊?

    从天台回到病房时,我“自我安慰”了一路,想想我这一辈子活的也算精彩了,就算真那么倒霉,偏偏就是最坏的一种可能,那我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回到病房后,丁一还没睡呢,他见我们回来了,就忙坐起来说,“事情怎么样了?”

    我听了就笑着说,“我和黎叔出马,还有什么拿不下的事情吗?”

    丁一见我一脸的轻松,就知道我们已经将那些阴魂送走了,于是他就笑着摇头说,“既然事情已经彻底解决了,你们就全都回去睡觉吧,不用在这里陪床了。”

    我听了就对丁一摆摆手说,“让谭磊和黎叔回去吧,我留在这里。”

    “这里不用留人,你都熬了几天了,回去休息吧!”丁一一脸担心的说道。

    谭磊一听忙说,“我知道张哥肯定是不放心你们这里没人守着,要不还是我留下来吧,天亮之后张哥再来替换我。”

    我听后就将谭磊和黎叔推出病房说,“别磨叽了,赶紧回去睡觉吧!我现在回去也睡不着……”

    谭磊看我态度坚决,也就没再坚持,跟着黎叔一起离开了医院。他们走后丁一就一脸不悦的说道,“我都说了这里不用人陪,白健那边有我看着就行了。”

    我听了就笑道,“切……说的好像自己是个全乎人一样,你可别忘了你也刚刚做完手术没两天好不好……”

    丁一听后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刀口说,“这点儿小伤不算什么,伤口早就已经长的差不多了。”

    “得了吧,你还真把自己当超人了?那你首先得把内/裤外穿才行……”我一脸坏笑的说道。

    丁一这时突然盯着我看了一眼,然后眉头一皱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说?刚才在天台上面不顺利吗?”

    我听了心里一沉,心想我表现的很正常啊,怎么还是被丁一看出心里有事儿了呢?!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