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三一章 牵线木偶
    

    荷官的一只耳朵里塞着耳机,随时可以接受监控室和上一级管理人员的指令。前面的那位荷官不方便在玩家们面前跟大厅经理或者其他人联系沟通,只能通过手势通知,但是接受指令是没有问题的。

    肖遥所在赌桌的荷官不仅知道新来的这位女子是赌场的陪赌女郎,显然还知道这位陪赌女郎的目标和任务。

    既然知道新来的女子是赌场的陪赌女郎,荷官自然知道她是不懂的,所以不等宝拉下注,荷官便抬手摸向发牌的牌盒。

    “等等!”肖遥却举手制止荷官道,“还有人没下注呢!”

    “嗯?”荷官奇怪的看向肖遥。

    “你不下注吗?”肖遥转头微笑看向宝拉。

    “伙计,你看她有筹码吗?”拉尔夫在一旁提醒道。

    宝拉的手边没有手袋,身上的衣服没有口袋,再加上面前的台面也是空空如也,一看就是没有筹码的。

    拉尔夫显然看出这位美女是陪赌女郎,但并没有直说。因为他听刚才听到这个亚洲青年跟这位美女说是第一次来赌场,猜这个亚洲青年可能不知道陪赌女郎,想看这个亚洲青年会有什么表现。

    而肖遥接下来的表现,确实让拉尔夫大感意外。

    “我没有筹码!”宝拉拍了拍手,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台面,对肖遥笑道,“我看你玩,给你加油好不好?”

    “那多没意思!”肖遥笑道,“我借给你!”

    “什么?”宝拉和拉尔夫都很惊讶,连荷官也收回了要出口的催促,惊讶的看向了肖遥。

    “真的吗?”宝拉笑着问道,“万一输了怎么办?我可没钱还!”

    “当然是真的!”肖遥从自己面前捡起一摞筹码递向宝拉,“输了不用还!”

    “你确定?”宝拉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但是,我有条件!”肖遥的手在中途停了下来。

    “输了陪他一晚!”拉尔夫在旁边笑道。

    “嘿,现在是谁不绅士?”肖遥回头看向拉尔夫。

    “这怎么不绅士了?”拉尔夫笑道,“双方愿意就可以!”

    “这里是五万块筹码!”肖遥不理拉尔夫,转回来看宝拉道,“首先,如果你输了,输掉的部分不用你还,只要把剩下的还给我就可以,但如果你赢了,除了还我五万,赢的部分要分我一半。”

    “哇哦”拉尔夫叫道。

    虽然跟拉尔夫想的不一样,但这对宝拉来说仍然是无本买卖。

    “其次?”宝拉没有急着表态,而是问道。她觉得肖遥说了首先,应该就有其次。

    “其次,我不认识你,所以这些筹码只能在这张赌桌上玩。”肖遥道,“我不想禁锢你的自由,如果你不想在这张赌桌玩了,那么马上结算,按之前说的,输了,只需要把剩下的还给我,如果赢了,给我本金加上你赢的一半,就可以离开。如果我想离开这张赌桌了,也是立刻结算!”

    “好买卖!”拉尔夫点头道。

    “还有吗?”宝拉问道。

    “最后,我希望你听我的!”肖遥道,“下注多少,是否要牌这些,我会告诉你怎么做,我希望你按照我说的来!”

    “都按你说的来,那不就成了你的牵线木偶么?”拉尔夫对这条有些意见,“那还有什么意思?”

    肖遥确实是想让宝拉成为自己的牵线木偶。

    当宝拉坐到肖遥身边,肖遥第一次转头看向她时,就猜到这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可能是赌场的陪赌女郎了。因为早在拉尔夫开口提醒之前,肖遥就注意到这个女孩是没有筹码的。

    虽然进门时的那位服务生没有明说,但肖遥知道赌场的陪赌女郎就是用来刺激赌客们的情绪,让他们疯狂下注的。当女孩说让肖遥应该加大下注的金额时,肖遥基本上就确定了。

    肖遥照宝拉所说加大了下注的金额,并不是被这位美女所刺激到,而是因为宝拉来的时候,肖遥正好差不多完成了前期辅助算牌人的工作,对后面牌的趋势有了一定了解,准备转入算牌小组中大玩家的角色。这时候有陪赌女郎过来,肖遥跟她搭几句话,正好就有了一个让别人看起来绝好的提高下注金额的理由。

    那么肖遥为什么还要借给宝拉这个陪赌女郎筹码?那是因为肖遥想要同时进行辅助算牌人和大玩家两个角色的玩法。

    在算牌小组中,辅助算牌人虽然是为大玩家服务的,但是大玩家上场后,辅助算牌人也不会马上离开,而是会一直待在牌桌上。辅助算牌人也是算牌人,也可以计算出后面的牌的趋势的。虽然辅助算牌人的算法跟做为主力的大玩家有些不同,赢的几率提升程度没有大玩家的算法那么高,但还是比一般人要高一些的。辅助算牌人留在赌桌上下些小注,或多或少也可以赢一些。

    肖遥可以同时进行两种算法的计算,但他只有一个人,不能一个人下两门,那么就需要有人来帮他。算牌是指导玩家如何下注和是否要牌的,也就是说肖遥就不仅需要有人帮他多开一门下注,就连下注的金额和是否都必须听他的,的确就是要找个牵线木偶。

    肖遥不能明说自己会算牌,保证会赢。普通赌客都是来玩,来找刺激找乐子的,肯定不愿意做他的牵线木偶,肖遥便把主意打到了身边的这位陪赌女郎身上。陪赌女郎可以上桌赌,本身又没筹码,相对来说就是有成为牵线木偶可能的一个选择。

    肖遥想要一个人同时担任大玩家和辅助算牌人两个角色,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想挑战自己,另外一个方面,是因为控制两门比单玩一门要赢得多。

    说到赢得多,肖遥当然可以在自己的这门下更大的注。不过算牌是玩几率,不是每把都能赢,下注的金额也是有讲究的。肖遥的本钱比严柯他们的算牌小组厚,下注金额比他们玩的时候大,但一样要遵循一定的规则。肖遥进门时换了二十万筹码,今天的目标就是用这二十万玩,他可不想中途输完了再去换一次筹码。玩两门,在单局中会有各有输赢的情况,承担的风险比在一门翻倍加注的情况小一些。

    “赢了有一半是你的,一样会感觉很刺激。”肖遥没回头,仍然看着宝拉道,“输了,不是你的钱,也不是你的错,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而对我来说,钱不是问题,如果能帮美女赢钱,我会非常有成就感!”

    “好理由!”拉尔夫点头笑道。

    “好!我同意!”宝拉想了想,点头答应道,

    陪赌女郎很少参赌,是因为经常混迹赌场的她们知道在赌场里基本上都是输多赢少,她不想将钱输给赌场。实际上,赌场并没有规定陪赌女郎自己不能参赌,相反赌场还是很欢迎非技术部门的员工在赌场里玩的。大厅经理给宝拉的任务是让肖遥下重注,宝拉拿肖遥的钱下注,从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让肖遥下注的金额进一步的加大,所以宝拉完全可以答应。

    “好!”肖遥将五万筹码放在宝拉的面前,“第一把,一千!”

    宝拉拿起两枚五百的筹码放在自己面前的下注区。

    荷官看桌边所有的玩家全都下注了,开始发牌。

    这一把的前两张牌发出来,肖遥面前是一张七和一张八,本身就不算是一个很好的点数,考虑到庄家、也就是荷官面前的一张明牌是九,就更不是一个太好的点数了。反而是宝拉的牌不错,居然分到了一对十。

    “停!”荷官挨个询问桌上的玩家,轮到肖遥时,肖遥转头看着宝拉的牌,直接摆手叫停牌。

    “你才十五点!”宝拉提醒道。

    “是吗?”肖遥先是惊讶的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牌,然后无所谓的道,“算了,都说了不要,也不能改了!”

    “我有说不能改了吗?”荷官在心里腹诽了一句,不过肖遥不要牌,是比较符合他心意的,所以他直接移到了下一位,问宝拉道,“对十,要分牌吗?”

    按照21点的规则,如果玩家拿到了两张相同点数的牌,是可以分牌的。所谓分牌,就是一家变成两家,不过多出来的一家,玩家需要补上相同数额的筹码。当然,玩家也可以选择不分牌,继续按照一家这么玩下去,主动权是掌握在玩家自己手上的。

    宝拉是一对十,就是二十点。庄家只有拿到二十一点才能赢她,不分牌的话,赢面是很大的。宝拉如果自己玩的话,很可能就选择不分牌了,不过她记得刚才肖遥提的要求,没有回答,转头去看肖遥。

    肖遥很满意宝拉没有直接开口回答,点头道,“分!”

    “你确定?”宝拉问道。

    “确定!”肖遥转头看了荷官一眼,笑道,“不需要确认,不然我怕荷官不让我们这么玩了!”

    “分!”宝拉点头道。

    按照赌场规定,玩家是不能接触扑克牌的。荷官将宝拉面前部分重叠的两张牌分开摆放,宝拉再拿出一千筹码放在另外一张牌的后面。

    分牌之后,荷官要再给宝拉发两张明牌,分别给到两张十的上面。荷官发牌,出来的是一张七和一张六。

    “停,两个都是!”肖遥道。

    “停!”宝拉在牌的上方摆了摆手,重复道,“两个都是。”

    宝拉是最后一位玩家,接下来荷官翻开了自己的那张暗牌,出来是一张五。九加五,庄家是十四点,庄家要牌,结果出来是一张。是十点,庄家二十四点,爆,没爆的玩家全赔!

    “耶!”宝拉举起双手兴奋的喊了一声。

    “看,就算是听别人的,赢了也一样会非常高兴!”肖遥看着兴奋的宝拉道。

    “谢谢!”宝拉拉着肖遥的胳膊,整个身子向肖遥靠了过来。

    “等等!”肖遥往后让了让,指着宝拉面前的台面问道,“你还要继续吗?”

    “什么?”宝拉停了下来,奇怪的道,“为什么不?”

    “因为我没法保证你最后一定会赢!”肖遥道,“这一把你赢了两千,按照我们的约定,你可以分到一千。如果你现在不玩了,可以还我五万一千筹码,拿着属于你的一千筹码离开。但如果你要继续玩下去,现在赢到的可能会输出去。我最后是看你面前筹码的总金额,你可不能把现在赢到的一千拿到一边存起来。”

    “我明白了!”宝拉点头。

    肖遥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她现在走,一千块稳稳落袋,如果继续,有可能收获更多,也有可能一无所获。

    “那你的选择是?”肖遥问道。

    “我相信你!”宝拉犹豫了一下,对肖遥道,“继续,我会陪你玩到你不想玩为止!”

    “好!”肖遥笑道,“下一把,两千!”

    宝拉立刻拿出两千筹码放到面前的下注区。

    肖遥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个陪赌女郎,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对她缺乏了解,掌控她的信心也不是那么足。肖遥倒是不太担心这位陪赌女郎会拿着自己的五万筹码跑掉,主要是担心后面宝拉不按自己的指令操作。

    按照赌场的规则,荷官只听下注赌客的指令,不会听其他人的。就算旁边的赌客和荷官听到肖遥和宝拉商量的话,荷官也完全可以不用理会。算牌没法保证每一把都能赢,万一后面输上几把,宝拉不听肖遥的,跟肖遥反着来,肖遥就头疼了,所以才会故意提醒宝拉可以提前离开。

    这其实是肖遥进一步强调宝拉听从自己指令的一种心理暗示。如果宝拉此时选择不离开,给自己的理由多半就是相信肖遥会赢,这样后面宝拉不听肖遥指令的可能性就会降低一些。

    当然,这也只是让宝拉不听肖遥指令的可能性更低一些,肖遥还是无法百分百保证的。不过好在,肖遥的运气不错,他和宝拉的人品似乎也都很好。

    后面几把无论是输是赢,甚至是出现了连续三把都输掉的时候,宝拉也没有动摇,全部都是按照肖遥的指令来玩的。

    算牌的本质是提高赢的几率。也就是说,它无法确定特定某一局的输赢,只能在整体上提高赢的几率。这就意味着时间越长,赌的次数越多,它的效果才越明显。

    肖遥和宝拉玩了一段时间之后,算牌的效果就慢慢体现出来了。两人面前的筹码慢慢变多,明显超过了原来的金额。

    听肖遥的话赢钱了,宝拉自然就不太可能不按肖遥的指令来了,开开心心的当起了肖遥在赌桌上的牵线木偶。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