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6、拓海之死,巨头落幕!
    说实话,拓海这一招虽然是玄级上品脉术,可是它脱离了三境——小成、大成圆满,踏上了唯有温平才知道的登封境。也就是成了所谓的秘术。

    再加上拓海燃烧寿命给了这脉术加持,已经将破坏力、力量所有方面都提升到了半步地无禁。在这种攻击下,天地湖没有任何一位镇岳上境能活下去。

    可惜,他遇到了龙柯,遇到了灵体榜2000位之上且已经被修炼至圆满的绯红灵体。

    拓海此时已经有些绝望了,最强的杀招已经使用,也燃烧了五百年的寿命。这样都伤害不了敌人,那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被敌人打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他现在已经没有了继续打下去的心思,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离开!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你是谁?”

    在离开之前,他想要知道对手的名字,然后将之埋藏在心中,茗记一生!

    以此作为前进的动力!

    “不朽宗,赵柯。”

    说完,龙柯将手中武器紧握起来,脉门跟着一震,金色的脉气直接涌入手中的武器之中,无数的丝线再度出现,然后化作一张网扑向了拓海。

    “接下来,该我了!”

    龙柯嘴角泛起寒冷的笑容,杀意节节攀升!

    可此时的拓海已经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想法,他只想跑。

    对于镇岳境上境来说,在地面上奔跑的速度虽然没有镇岳境的翼族妖物快,可是想要走,也不是同境的人能够拦下的。这就和一心求死没人能拦得住一个道理。

    嘭!

    当金色的丝网距离自己只有百米时,音爆之声传来,拓海一头扎入了山中。

    龙柯顿时为之一愣,她完全没想到这拓海竟然这么没骨气,打不过就跑。

    作为镇岳上境,脸都不要了?

    不都说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吗?

    镇岳上境追镇岳上境,想追本来就难,何况对方还有《龙隐决》能够暂时消失一段距离。不过,她也不甘心就这么让拓海跑了,脉术一收,就要追上去。

    不过这时候温平的阻拦声音传来了。

    “不用追了!”

    温平早已经反应了过来,直接从系统空间拿出了飞舟,还没来得及开启隐匿功能就跳上飞舟,迅速将漩涡炮给升了上来。

    “会飞的船!”

    远处的众人看到飞舟出现时,顿时一惊。

    不过当下一幕出现时,他们更惊讶了,因为坤殿还有山被毁灭时,它就出现过!

    嘭!

    巨响后,熟悉的白色光团忽然射了出去,眨眼间便追上了在林中一路飞奔的拓海。

    拓海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坤殿被毁的画面,赶忙使用《龙隐决》将自己的身形隐匿,已经完全顾不上自己的灵体能不能承受了,可是终究是迟了,白光已经爆开。

    在它炸开的那一瞬间,一股庞大的吸力出现,将刚跑出去百米远的拓海直接拉了过来。整个身体已经完全不像是自己的了,只能任由吸力带走自己。

    “不!”

    当被吸到漩涡中心时,巨大的拉扯力随之传来,他感觉此时的灵体根本就像是面团一样,开始被拉长,皮肤、经脉在这种情况纷纷爆裂开来。

    顷刻间,拓海被染成血人,可就当这种感觉刚刚舒缓一些时,两个白色光团又落了下来……

    当一切都归于寂静,拓海的气息在众人的感知中已经不复存在,很显然,拓海已经死了!

    年丰回过头看着一幕时,脸都忍不住颤抖起来,惊声感叹道:“拓海……死了。”

    “这结局……”

    段天等人虽然不敢相信,但是还是慢慢接受下来这个事实。

    本来已经发挥出半步地无禁力量的拓海,在给对手宣判死刑后不仅没有杀死敌人,反而想逃也没有逃掉。最终死在了白光所化的漩涡之中!

    拓海一死,龙神门彻底算是亡了,剩下的这些残兵败将,只会被一步一步蚕食。

    一想到这个神秘的势力竟然以一己之力将有着数千年历史的龙神门彻底瓦解,众人的心就根本静不下来。

    “消灭龙神门的势力若是传开,恐怕整个天地湖都都畏惧吧?四星巨头势力说灭就灭,还有谁敢招惹?”央栈忍不住感叹起来,心中也升起了结交之心。

    百宗联盟若是能拉拢这种势力,长远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想到这,央栈开始往龙神门内而去。

    与此同时,温平将漩涡炮收起时,满足一笑,尽管三炮下去花了一大笔白晶,可是却杀了一个一心想跑的镇岳上境。总的来说,还是赚的。

    拓海一死,龙神门算是彻底亡了,也不知道当拓盈他们回来时,会是什么表情。没了拓海罩着他们,估计昔日的敌人会成群结队地找上门吧?

    可惜,不朽宗不再悬色湖,否则乘机宣传一波,将龙神门有天赋的弟子全收了!

    毕竟是巨头势力,估计其中还有天生异脉的天才呢。

    与此同时,在龙神门外上万人听到没了动静的时候纷纷就要往里去。当然,此时赶往里走的也都是弟子,那些执事之类的,都站在原地没动。

    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万一敌人赢了,他们进去,不就是送死吗?

    就在这个时候,龙神门内跑出来一个人,面带惊慌之色,一边跑一边喊着:“门主、梅长老都死了!都死了!”

    “这……”

    “门主竟然输了!”

    人群的海洋顿时话涛四起。

    舒敏此时站在人群里,楞楞的,只是紧握起手来,因为她一想到刚才遇到温平时的画面就觉得不可思议。温平给她感觉就像是一个小弟弟一样。

    又想到刚才自己竟然低声咒骂温平,顿时是懊恼不已。

    突兀的,舒敏心生一念,赶紧对身旁的朋友说到:“对了,我们去加入他们吧?能够将龙神门的门主都杀了,我们加入肯定也会变得更强。”

    “对!”

    “那赶紧去打听打听,这次走一年我都没意见!”

    几人赶紧往前挤去,也顾不上什么仪态,一手扒开一人,像是挤牛奶一样往前挤去。

    不过,此时的温平已经生了离去之心。

    他不想在这继续待下去,出一些没必要出的风头,因为家里还有躺着两个人呢。

    可是却有人想要强留,央栈一步当先,还没靠近就报上了自己的名号,“朋友,且慢!老夫央栈,乃百宗联盟第一主事,不知道两位怎么称呼?”

    尽管是第一主事,身后站着镇岳上境,可是在温平和龙柯面前,他不敢摆任何架子,甚至还害怕说错话而导致对方不满。总之,每一个字他说得都小心翼翼的。

    不过,温平并没有回答这种问题,而是留下了一句话便上了飞舟,“龙神门的神女还有日月星辰四大长老在回来的路上,应该两三天就能到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