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八十九章:伤敌伤己
    方方正正的戒尺在一瞬间立得笔直,这是任何一名修行者都能轻易做到的一件事。

    但是在戒尺立得笔直的那一瞬,透过重重冰蝶,陵天苏分明看到冰蝶之后那双阴鹫的双眼中浮现出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

    因为顾瑾炎握着戒尺的手,尚且虎口震裂的手……离开了那把戒尺。

    那把戒尺依旧笔直的悬停在半空中,裂缝的光芒依旧微弱,却隐隐的飘荡星火般的光点,而裂缝以外的尺身却是如墨如夜般的漆黑,与裂缝中的光芒形成鲜然的对比。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顾瑾炎竟然在用神魂之力隔空操控着手中的戒尺。

    每个修行者,识海之内皆会存在着一定的神魂之力。

    但每个人之间的神魂之力的差别却是质的差距。

    有的人的神魂之力即便苦修一辈子,也仅仅只有游丝般大小,即便释放运用出来,也操控不了任何外界的物品。

    而有的人,神魂之力生来便强大浓厚,稍加修炼,便可隔空控物。

    亦可利用神魂之力修炼神符,修为精湛者便可如同秦紫渃那般符器双修。

    当然符器双修对于个人的天赋与才能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即便是大晋千百年的历史以来,也就出了秦紫渃这么一位符器双修的天才。

    而顾瑾炎虽然神魂之力明显不如秦紫渃,但是神魂之力之强亦可操控手中武器。

    相较于数量庞大的冰蝶,顾瑾炎身前的戒尺显得较小无比。

    他双手对准那把戒尺猛然虚握,体内大量的元力与识海中的神魂之力疯狂的涌动而出,他的脸色瞬间陷入苍白,眼神是如同黑夜里的星星一般明亮。

    戒尺飞速旋转起来,前方的空间被戒尺旋转尖带起的汹涌气流蛮横切开,一条笔直的剑光自他身前嗖然飞出!

    漆黑戒尺上高速旋转带起的飓风竟被裂缝中的星火急速点燃,无形的风染上令人心悸的火光。

    “轰”的一声!

    几乎震破耳膜的爆炸声响彻整个地牢。

    地牢剧烈的晃动起来,落石滚滚,尘土飞扬。

    这地牢本该实在这两击相撞的瞬间,而炸得支离破碎,但就在即将崩坏的那一刻,一道金色阵光闪烁,转瞬即消。

    除了摇晃的动静大了些后,倒也没有出现意料中土崩瓦解的状态。

    关押重犯的牢房之内,大批犯人眼中尽是惊恐之色。

    原本平时都难以相处的死对头们都瑟瑟发抖的抱作一团,三五成群的畏缩在一团。

    一颗心都快蹦到了嗓子眼,生怕殃及池鱼了。

    而那只断了一只手的曹根一人关押在一间牢房内。

    他只能蜷缩着抱着自己的身子,怀中抱着那只断手,深深低头,眼中炽热光芒如疯魔般闪烁不断。

    冰蝶叠加而成的一道冰墙硬生生的在这一撞之下,生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窟窿处的冰蝶化作凄美的残蝶,残蝶再被戒尺身上的炽热飓风生生搅碎,再也难寻到一丝踪迹。

    夏运秋脸庞却阴沉得可怕。

    他关注了这纨绔多年,不是忌惮他会对自己造成多大的危害。

    顾瑾炎的存在,对他而言,不过是灰暗的漫长人生中打发时间的笑话。

    他以顾瑾炎做种的种种荒唐事迹当做一种乐趣。

    他越是无法无天肆无忌惮,他就越发期待着看到他绝望的表情。

    但是,他从不觉得这个怠于修行的顾家少爷会对他造成一丝威胁,这也是他敢对顾然动刑的理由。

    可如今面对这一击,他隐隐的觉得自己仍是没有真正的看透这位顾瑾炎。

    或许假以时日,他真的能够成长到伤到自己的那一天。

    狭长的眼眸升腾起一股暴戾情绪。

    不行!他绝不会让那一天来临!

    眼看着那把再普通不过的戒尺在神魂之力的操控下破开层层冰蝶。

    冰蝶上的寒意非但没能减少戒尺上的火焰,反而还增长其气焰。

    一息便穿透了大半冰蝶攻击!

    夏运秋嘴唇微动,唇中牙齿将舌尖咬破,血腥的气息顿时弥漫在整个口腔之中。

    被咬破的的舌尖用力顶住上颚,双唇紧抿,舌尖含咒酝酿半息,嘴口大张,冷冷吐出一字!

    “合!”

    强大的元气裹挟着这一个简单的字语,却发出铿锵的撞击声!

    随着这低沉的声线响起,冰蝶中的窟窿眼竟然凭空形成一道冰蓝结界。

    有了这结界的形成,那窟窿竟然开始朝着燃着火焰的戒尺合拢而去。

    戒尺飞行的速度陡然降了下来。

    顾瑾炎虚握的双手开始颤抖,识海内传来如针扎般的尖锐刺痛。

    他渐渐的失去对戒尺的掌控力,破裂开的虎口躺着惊人数量的鲜血。

    他努力的睁大双眼,看着即将逼近夏运秋却又生生止步的戒尺,顾瑾炎心中十分不甘。

    沾满鲜血的右手猛然握拳,然后抡起一股沉重的拳风,狠狠的击打在心口之上。

    胸膛因为这股巨力而凹陷半分。

    苍白的脸颊涌上一股红潮,口中喷出大量的鲜血。

    顾瑾炎全身的脉络开始动荡,体内正常流转的元力在此刻以十倍速度的开始疯狂流转。

    额角青筋根根粗大暴起,压榨识海内深处沉寂的最原始的神魂之力。

    “咔咔……”

    原本沉寂下来的戒尺再次剧烈颤抖起来,正如它主人那强烈的不甘情绪一般,想要挣脱这如同冰牢的囚禁。

    顾瑾炎这般不要命的打法,饶是加持了结界的冰蝶也承受不住。

    怦然炸了一地碎冰,随着顾瑾炎一声咆哮,戒尺上的剑风陡然变得厚重起来。

    火势滔天,没了冰蝶的束缚,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带着熊熊烈火漫天盖地的铺卷而去。

    失去冰蝶的保护,夏运秋手中长剑急抖,他正欲以剑锋相迎。

    但当他见到那疾驰飞来的戒尺,电光火石之间,剑锋毫不犹豫的偏转过去,以明亮的剑身和迎面而来的戒尺狠狠撞击在一块。

    事实证明,关键时刻偏转剑锋的举动是正确的。

    戒尺上传来前所未有的炎热巨力将他用以格挡的剑身狠狠的撞在了自己的肩头之上。

    夏运秋闷哼一声,唇角溢出一丝血线。

    血线出现在他苍白的面容上,异常醒目。

    肩上传来的骨头碎裂声响让他生出一种恼羞成怒的情绪。

    他与和纨绔交手…居然负伤了?

    顾瑾炎亦是闷哼一声,只是这闷哼声与夏运秋的对比起来,倒是显得要痛苦不少。

    只见他膝盖一软,单膝跪地,双手脱力般的垂下,双肩无力的耸搭着。

    他的双耳,不住的涌出大量的鲜血,顺着他的下颚弧度流淌而下。

    而对面撞击在逆寒剑身上的戒尺也仿佛力竭般炎炎光芒涣散,“咣当”一声落在地上。

    夏运秋眉锋微微皱起,顾瑾炎这种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的打法真的很出乎他的意料。

    他以为,平时这位养尊处优蹭破点油皮都大惊小怪的少爷,在战斗时刻竟会如此拼命,真是天方夜谭!

    “顾瑾炎,你真的很让我意外,你能够伤到我,看来不仅仅是你们顾家客卿长老传功给你的功劳。”

    夏运秋面无表情的用衣袖擦去嘴角的血迹。

    “废话真多。”

    陵天苏不知何时出现在夏运秋身后,脚下踩出一道龙形气浪,高高跃起。

    他所施展的正是南族轻功功法“游龙扶摇上青天”。

    凛冬朝着下方当头劈下,没有一点含糊。

    夏运秋素来战斗都是眼观八方,耳听六路。

    更何况如今是二打一,心思深沉的他即便是在与顾瑾炎战斗,注意力也不曾离开过他身后的叶家世子。

    所以对于陵天苏是如何出现在他身后的,他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

    不慌不忙的横剑举与头顶,将重如山岳般的凛冬沉稳接住。

    奇异的是,脚下的地面无声无息仿佛头顶上方的沉重威压不存在一般,竟不曾下陷半分。

    而这次,他是以剑锋迎之,显然这一刀远不如顾瑾炎那拼死一击来得让他重视。

    他唇角再度挪动,这次,他缓缓的吐出两字。

    “蝶……兵!”

    森冷的寒意骤然暴涨,逆寒剑明亮的剑身奇异的涌出恐怖的霜降元力。

    陵天苏眼眸深深眯出一道狭长的线,他嘴唇紧抿,看到一只比那数量成群的冷蝶还要大上无数倍的冷蝶之灵从逆寒剑中涌动而出。

    它的蝶翼伸展间,将陵天苏身处的这一片空间给撕裂开来,他的衣袍也随着发出布昂撕裂的声响。

    巨大的蝶翼仅仅只是扇动一下,陵天苏强悍的皮肉便同身上衣料撕扯开来。

    鲜红的血液没有同着重力一起躺下,而是在空中撕裂出千奇百怪的形状,然后飞溅至地牢的天花板上,留下斑斑点点的无数血点。

    陵天苏一身白袍被鲜血浸的鲜红。

    夏运秋微诧,暗道这小子的肉身好生强悍。

    要知道他这一招“蝶兵”可是曾将被他越境强杀的那位安魄强者肉身轻易撕开直见白骨。

    而这小子正面吃了这一招居然仅仅皮肤表层被扯出道道血口,深度还不见其骨。

    眸光微闪,被翼风吹起的裂口衣布下,他看到陵天苏染写的肌肤闪烁着淡淡青光。

    那浅得像鱼鳞一般的青芒是什么?

    夏运秋不解,方才好似就是那青芒缓解了“蝶兵”的攻击。

    (ps:又到了周末,又可以在家愉快的码字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