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一四章 宣召
    

    ♂nbsp;   先不说三爷如何化解建隆帝的怒火,且说第四庄内,小暖正在与娘亲商量让她先回济县的事儿,“昨日女儿才跟太后娘娘辞行,说咱们要回去亲自督促刊印《暖农经》,不能因为守一出了事儿咱们就又不走了,这样会落人口实的。娘先带着小草和智真大师他们回去,女儿在这儿等着案子审结了就走。”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把女儿一个人放在这里,秦氏怎么能放心呢,“这案子牵扯着两位皇子,怕是不好审吧,太后和圣上知道你把他们家的儿子告了,会不会生你的气难为你?”

    当然会啊!说不得现在他们已经跳脚了,所以小暖才急着让娘亲和妹妹先走,免得她们跟着操心受气。小暖面上却不显山露水,反问道,“娘,守一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是!”秦氏用力点头,想起他们动刑时的残忍模样,秦氏就气得哆嗦。

    “咱们做错了什么?”

    “没有!”

    “圣上不只是皇子们的生父,还是天下万民的之父。咱们没错却被欺负成这样,为什么不能告?女儿就是要给圣上一个机会,让世人知道圣上爱民如子一视同仁,不会因为犯错的是他的亲生儿子就偏心。此案之后,皇子和权贵们也会明白圣上的态度,以后不敢任意践踏王法。圣上想明白了这一点,就不会难为女儿的。”小暖开解娘亲道。

    秦氏脑袋有点蒙,“可他能想明白?”他不是最小心眼儿么?

    “他想不明白也会有人帮他想明白的。”小暖低声道。

    这个人是谁,是她女婿还是太后娘娘?秦氏握着女儿的小手,“小暖啊,娘不放心,还是……”

    “没有还是了,小草还小。咱们家得靠咱们娘俩撑着,女儿在这里盯着案子,刊书和家里那一摊子就得交给娘亲了。咱们一起经了这么多风雨,女儿的本事您还不知道?女儿说没事就不会有事的。”小暖认真道,“咱们收拾东西,娘和小草上路吧,否则天黑前到不了下一个镇子了。”

    秦氏只得点头,“好,娘这就去收拾东西。”

    秦氏走后,小草走过来拉住姐姐的手,认真问道,“姐,小草要做什么?”

    小暖蹲下帮着妹妹整了整衣衫,也很认真地道,“小草,姐姐有重要的事情交给你。”

    “是!”小草立刻激动了。

    “娘回去后肯定会日夜担心我而吃不好、睡不好,姐姐一时半会儿回不去,娘亲就交给你了。”小暖认真道,“你要跟娘亲一起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能生病不能出事让姐姐着急,能做到吗?”

    “能!”小草响亮应了。然后又替姐姐出主意,“如果圣上冲姐姐发脾气,你就去找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喜欢你,她会帮着你的。”

    傻妹妹,皇后娘娘哪是真心喜欢她啊。小暖还是点了头,“嗯,如果有必要,姐姐会向皇后娘娘求助的。”

    小草对着姐姐的耳朵说起悄悄话,“姐姐,小草说得是真的。大皇子和四皇子打起来,捡贝壳的就是二皇子,皇后娘娘会帮着你的。”

    小暖笑道,“我的妹妹能想到这一层,非常不错。不过皇后不会明面上帮着我的,因为大皇子和四皇子也叫她母后,也是她的儿子,所以她得避嫌,面上会做出痛惜又为难的事的样子,然后到太后和圣上面前给两位皇子求情。不过你也别担心,姐姐综合了各种情况,分析判断了目前的判断,圣上生姐姐的气最多也就这几天,待石棺一案尘埃落定后,他就需要有个合适的理由处置了大皇子,而姐姐这个案子,正是再合适不过的理由。”

    是这样吗?小草两眼星星闪啊闪的,“姐姐,你怎么判断出来的,小草想学!”

    “这个不急,你要多听、多看、多想,少说,这件事待姐姐回去了再一点点讲给你听。”小暖握着妹妹的小手站起身,“走吧,姐姐送你和娘启程。”

    今日返乡是计划好的,她们昨晚已经把东西收拾好,现在只要再将小暖的东西搬下来,马车就可以上路了。

    秦氏拉着女儿的手,心中有千万句话也不知该说哪一句,只得一下下地拍着她的小手默默向老天爷祷告,让他能保佑女儿平平安安的。

    小暖送了娘亲和妹妹上马车,又去跟智真大师辞行。度通还在为城门戒严太快,他没赶得上进称去永福寺取经书而苦恼着。小暖安慰他道,“圣上拨了银子建造寺院,若是最后讨不到经书,我这里也能拨出一笔银子采买。”

    度通这才稍稍安心地笑了,“小僧这里还有一些银子,紧要的经书小僧先自行采买,若是银子实在不够再跟郡主商量。”

    圆通也道,“我师父能默写很多经书,这样可以省下不少银子呢。”

    智真大师摸了摸徒儿的小脑袋,含笑不语。

    小暖与智真道,“九清也没什么好东西送给大师以表欢迎之意,想来想去还是给您准备了一些棉絮做的垫子、棉被和衣物,都装在马车里了,还望大师不要嫌弃。”

    圣上夸奖过、京中有银子也难求的东西,他怎么会嫌弃呢,智真大师双手合十谢过,度通也感受到了小暖的诚意,踏踏实实地笑了。

    告别了大小和尚们,小暖到了师傅和师兄面前。本是打算让师傅跟着她们一起返乡的,但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儿,师傅不肯走小暖也没办法,只得让七师兄回去准备建造归阳观的事儿。

    小暖刚把他们送走,太后的懿旨就到了,宣小暖既可入慈宁宫。小暖看着远去的马队,嘴角缓缓翘起,总算在宫里的旨意到之前把娘亲和妹妹送走了,那么接下来,就由她去打这一场硬仗!

    小暖正要跟着慈宁宫的太监走,却见她师傅穿着一身干净的道袍过来了,“九清,为师跟你一起进宫。”

    小暖立刻反对,“师傅刚从牢里出来正该好好歇着,太后娘娘宣召的是徒儿一人,徒儿去就好了。再说这件事儿也是徒儿自己的……”

    “守一是上清宫的弟子,他被人残害至斯,为师身为上清宫宫主岂能不闻不问,任由你一个小丫头四处碰壁。我不是你娘亲也不是小草,你莫哄我,走吧,有为师顶着,哪个都骂不到你的头上。”师无咎说完,直接上了太后娘娘的派来的马车。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