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章 收债
    

    打开门口后,只见里面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www.bqgzw.com

    这女人被五花大绑,躺在那里极为虚弱。

    这个人是谁呢,那就是红唇女了。

    秦平以为她已经死了,但没想到她居然还在这里好好的。

    “把她带上车。”秦平赶紧走过去,给她松了绑。

    紧接着红唇女就一下子昏厥了过去,估计这段时间也没少受罪。

    上车后,秦平把她送去了医院,检查完后医生跟她秦平说,她没啥事儿,就是最近饮食不足导致的昏厥,只需要休养几天就可以了。

    秦平心思着,这正好对六大家族不太了解,有她帮忙的话,以后干什么事儿,估计也简单的多。

    “安排几个人看着她。”秦平对薛伟说道。

    薛伟点头道:“明白。”

    紧接着秦平就回了家,当时苏梦清就问秦平:“现在是不是都已经解决了?”

    秦平笑道:“算是吧,等我把这些钱收回来,咱就去买个小岛住着,还有一些古董啥的,我拿到三角区去拍卖了。”

    接下来的几天,秦平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没事儿就出去打打球,钓钓鱼,喝喝酒,过的优哉游哉。

    很快,六大家族的宣判就下来了,最终他们六个人全都被判了死刑,而财产呢,尽皆没收。

    至于那些欠条,和秦平偷偷留下的那个箱子,并没有人来找他要,这就让秦平彻底放下了心。

    三天以后,秦平接到了通知,这个通知是啥呢,那就是关于至诚投资的拍卖活动。

    这个至诚投资因为涉及金额比较大,所以上头也没有给什么处罚,就是拍卖,算是重新找个主人。

    秦平对至诚投资那是势在必得的,所以,这天大清早的他就穿上衣服,去了拍卖会。

    在宁城,秦平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了,所以他到场以后,很多人就直接放弃了资格。

    毕竟在他们看来,这个至诚投资就是一坨屎,除了那些外债之外,屁都没有,接过来了也是大麻烦。

    最终,秦平以五百万的低价收下了至诚投资。

    有了至诚投资,秦平也就算是彻底成为债主了,他晃了晃自己的手里的欠条,在心里暗想:这要是在古代,老子就是个大财主。

    把这些钱收回来,整个浙东恐怕没人比秦平有钱,就算是周惠民也不行。

    办完了手续后,秦平便跟薛伟还有猛哥三个人一起去了至诚投资。

    到了门口那里的时候,秦平接到了国字脸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面跟秦平说:“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么?上头准备成立一个组织,现在想邀请你加入。”

    秦平连忙拒绝道:“我就不去了,咱之前都说好了,这件事儿办完之后,我就要退休了。”

    秦平怕这个国字脸再提一些别的要求,所以他还没等国字脸回话呢,就直接把电话给扣了。

    到了至诚投资的门口,薛伟跟秦平说:“这里面还有不少人呢,回头估计不能听咱的吧?”

    “听不听可不是他们说了算的。”秦平冷笑道,“他们要是听话,我就赏他们一口饭吃,他们要是不听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秦平就直接往楼上走去。

    到了办公室后,秦平发现这里的人像是在防着秦平一样,七八个人站成一排,冷眼看着秦平。

    秦平笑道:“哟,这是都在等着我呢?”

    那几个人冷眼看着秦平,说道:“我告诉你,我们是不会妥协的。”

    “那可不行。”秦平摇头,“这里现在是我的了,哥几个别那么固执。”

    说完他就要过去坐着,这个时候呢,有个比较年轻的小子忽然伸手就一拳挥向了秦平。

    秦平没有躲,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

    在至诚投资干的,都是有几分本事的,所以他这一拳还是很重的。

    “你他妈是想死吗?”薛伟几个人立马就不干了。

    但秦平笑了笑,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上的一丝血迹,尔后看向了这个小子,问道:“你是想进医院,还是想进去坐牢?”

    这小子当时一愣,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子哪儿都不进!”

    “不进?”秦平冷笑了一声,“那我就先让你进医院,再进去蹲着!”

    话音刚落,秦平伸手抓着他的头发,猛地把他按在了桌子上。

    接着随手从办公桌上抓起来花瓶,狠狠地砸在了这个小子的头上。

    他抓着碎片,往这个小子的头上砸了十几下,直到砸的他满头是血动弹不得才停手。

    紧接着,秦平一伸手,旁边的薛伟就赶紧给他递过来了一份纸巾。

    秦平擦了擦手上的血,跟薛伟说道:“打电话报警,把他抓进去,就说他是六大家族的残党。”

    “行。”薛伟连忙拿出来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没一会儿,JC便到场了,秦平指了指那个小子说道:“六大家族的。”

    当时那个带头的看着其他几个人问道:“他们也是吗?”

    那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急忙摆手道:“不不不,我们不是,我们是这个公司的员工,员工...”

    但JC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看向了秦平。

    秦平笑道:“就这一个小子是。”

    那JC也没说啥,便把这个小子直接给带走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剩下的人便尴尬的说道:“老板,不好意思哈...”

    秦平轻哼道:“以后老实点,六大家族已经是过去式了,知道吗?”

    “知道,知道,我们明白...”这几个人频频点头道。

    秦平让薛伟把那些欠条扔到了桌子上,说道:“算算,到期的尽快去要回来,有什么事儿就找薛伟。”

    “行,我们知道了。”

    这些人当中,秦平唯独信任薛伟,再加上薛伟办事利索、大胆、心细,所以秦平干脆就把这个交给了薛伟。

    次日,薛伟便正式动身了。

    他从最近的宁城开始收债,带了三四个人,坐在了他们家里,等着回来。

    第一个人家,是宁城的一家企业,老板姓谢,一年前资金链断裂,从至诚投资借了一个亿。

    如今已经过期了整整三天,金额直接翻到了两个亿。

    这么大的利润,恐怕也只有至诚投资敢干了。

    很快,这个谢老板便醉醺醺的回来了,大门一开,看到的不是他老婆孩子,而是坐在沙发上的薛伟。

    “你们是谁?”这个谢老板问道。

    薛伟没有回答,他挥了挥手,身边的人二话不说,上去对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没一会儿便把他打的爬不起来了。

    “谢老板,怎么,欠我们的钱,这是想赖账?”薛伟走过去,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脸说道。

    “什....什么钱。”他小声的问道。

    薛伟一听这话,当即摆手道:“继续打。”

    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后,谢老板哭着喊着的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马上还,明天就给你转,行吗?”

    “明天?”薛伟作势就要扇他,这谢老板急忙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我现在就还,现在就还....”

    接下来的几日,薛伟如法炮制,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账户上便多了整整十个亿。

    而秦平呢,啥都不干,天天钓鱼喝茶,日子过的倒是舒服。

    他心思着,等钱收回来的差不多了,得去买点东西了,比如说私人飞机,游轮什么的,上次夏流的手笔,还是给秦平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半个月以后,钱开始大规模的往回走了,这一天,薛伟带着一个价值三十亿的欠条来到了秦平的家里。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