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80 未婚妻,陈冰月
    卧槽!

    听到何红裳的话,惊得我差点从房顶上摔下来,从昨晚到今天,我和多少人见过面,根本没人认出我来,没想到一条眼镜王蛇,只是和我对视了下,就知道我是张龙了!

    这是什么鬼技能啊,小乖到底怎么认出我的,我和之前明明完全不一样了,难道它比人还聪明?

    好在何红裳根本不信,只是把这当做一个笑话,还在“咯咯咯”地笑着。不过,程依依和红花娘娘完全笑不出来,脸色一个比一个沉的可怕,何红裳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立刻收敛了笑,一脸愧疚地说:“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笑的,就是小乖有点太荒诞了……”

    见何红裳不信自己,小乖更着急了,仍旧“嘶嘶嘶”地叫着,甚至张嘴咬住何红裳的袖子,要带何红裳出去看。

    得,越来越像狗了。

    何红裳拍了拍小乖的脑袋,说道:“好了小乖,知道你也想念张龙,但是张龙已经死了,昨天刚刚埋了,是不可能出现在房顶上的。行了,你要吃饱了饭,就去外面晒晒太阳,别打扰我们说话。”

    小乖没办法了,一脸沮丧地爬走了。

    我都准备逃了,看到何红裳并不相信小乖,这才松了口气,继续趴在房顶上面,我还想多看程依依和红花娘娘几眼。

    程依依和红花娘娘的脸色仍不好看,何红裳小心翼翼地说:“真的对不起,我刚才不该笑的……不过小乖确实喜欢张龙,它说它和张龙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很投缘,觉得张龙是个难得的硬汉。甚至有好几次,小乖跟我说,想去张龙的屋子里睡,但被我拒绝了……”

    还有这种事情?!

    我差点一口血吐出来,得亏何红裳拒绝了,要不晚上床边趴着条眼镜王蛇,也太恐怖了点!

    但更恐怖的还在后面。

    何红裳继续说道:“我还跟小乖说,虽然你是个女孩子,但你毕竟是条蛇,蛇是不能喜欢人的,更不可能和人在一起……”

    什么?!

    我是真的要吐血了,小乖竟然……竟然……

    好在何红裳又继续说:“不好笑是吗……好了我不讲这么无聊的笑话了……”

    看着程依依和红花娘娘仍旧一脸阴沉的样子,何红裳只好闭嘴,眼巴巴地看着她俩。

    原来是开玩笑的啊,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小乖真喜欢我……

    但是不管怎样,之前的好气氛已经没了,反而沉的可怕,何红裳也只能不说话了。

    就在这时,我身后又响起“沙沙”声,小乖竟然去而复返。

    我回过头,小乖立刻冲我“嘶嘶”叫着,我当然听不懂它说什么,但我看出它没恶意,似乎是在叫我下去,证明它说得没错,张龙真的活着,张龙就在屋顶上趴着。

    看它那么坚定的眼神,我都有点怀疑我的模样了,难道人皮已经脱落?

    摸了摸脸,并没有。

    于是我说:“小乖,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张龙。”

    小乖却还“嘶嘶”叫着,显然不信我说的话。

    蛇的眼睛,和人的是不是不一样?

    “我真不是张龙。”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跳下后墙,远走而去……

    我特意跟魏老请了几天假,是不可能就这样轻易回去的,我特意去“拜访”了些老朋友,想看看我“死”以后,他们会怎么样。事实证明,我并没有那么重要,除了特别好的几个朋友和亲人因为我茶不思饭不想外,其他人虽然也缅怀我,但并不会放弃正常生活,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世界本来就是这样。

    也有几个很伤心的,慕容青青便是其中之一,程依依好歹好友一群朋友和红花娘娘陪着,谁又陪慕容青青呢?她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天以泪洗面、茶饭不思,慕容云怎么劝都没用。

    我看着很难过,她本不该过这样的生活。

    尤其是“守一辈子寡”什么的,真的不敢遵守。

    以后吧,以后等我复活归来,一定好好地劝劝她,找个好人就嫁了吧。

    还有金巧巧和古玲珑,她俩虽然没有慕容青青那么夸张,没有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但也挺难过的,一整天都很难笑一下,时不时地看着某个东西就发起呆。

    我都没想到她俩有这么喜欢我。

    感觉她们都被墓碑下的誓言束缚住了,一样,等以后吧,我“复活”了,要和她们好好谈谈,将心思放在我身上也不是个事啊。

    连续好几天,我都在各地穿行,当然主要是龙虎商会的地盘,我在蒙内的时候,还打算进凤凰山,后来想想算了,别打扰他们的生活了。后来,我还去了趟飞龙特种大队,二叔他们不在,又去出任务了。

    三英还因此不满意,询问古老头为什么总派五行兄弟。

    古老头叹着气说:“张宏飞太难过了,得派他做点事,让他忙起来,否则他会得抑郁症。”

    听到这样的话,我也确实挺心疼的。

    在祖国大地转了一圈,基本快过去半个月了,魏老也恰好打来了电话。

    “浪够了吧?该回来了,我给你组织了欢迎会,天城上流社会的人都会到场,也是你和宁家接触的好机会,可以将宁公子当做切入点,一步步地接近宁家,挖出那个小孩的真相,还有萨姆的下落!”

    “好。”

    又是宁公子。

    我和宁公子真是杠上了,每次都利用他,之前是以师父的身份,现在又要以魏子贤的身份。

    说真的,我都有点惭愧了。

    但没办法,有些事情该做还是要做,扳倒宁老之后,希望宁公子不会被牵连吧。

    当下,我就准备收拾东西回天城了。

    在上飞机之前,我又接到一个电话,我还以为是魏老,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陈冰月!

    魏子贤的这个手机上只存了两个人的电话,一个是爷爷魏老,一个是未婚妻陈冰月。没办法,魏子贤太傲了,根本不屑和其他的人来往。陈冰月,就是陈老的女儿,陈老已经故去,据说是被贴身护卫王巍杀了,现在整个陈家都由陈冰月把持。

    也正因为如此,陈家有些式微,在实力上不如另外几家。

    或许这就是陈家要和魏家联姻的理由?

    我有些紧张地接起了陈冰月的电话。

    “子贤,你回来了?”陈冰月的声音还蛮好听,之前听她名字还以为很冰冷呢。

    “是的。”我答,我也不敢多说,怕陈冰月听出破绽,也符合我高冷的人设。

    但陈冰月还是说道:“你的声音怎么有点不一样了?”

    我说:“可能是因为有点感冒吧。”

    陈冰月也没多想,继续说道:“回来几天了?”

    “七八天了。”

    陈冰月沉默了一阵:“怎么没联系我呢,今天还是魏爷爷通知我,才知道你回来了。”

    “没什么,去其他地方玩了几天,准备上飞机了,马上就到天城。”

    “在哪个机场落地?”

    “t2航站楼。”

    “行,我去接你。”

    “哎,不用……”

    我的话还没说完,陈冰月就挂了电话。

    我还想再打回去,但是广播已经在催,我只好上了飞机。

    一路上,别提我有多紧张了,这就要和陈冰月见面了吗,虽然魏老说过魏子贤和陈冰月不熟,但我还是担心露出马脚。下了飞机,都没法装迷路,或是玩错过的戏码,因为我刚走下飞机,就有一辆保时捷911在舷梯下等着我。

    接着,一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美人,站在车边冲我招手:“子贤,这里!”

    我:“……”

    我真的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把跑车开进机场里的……

    特权果然吓死人啊。

    我还是第一个下飞机的,我在没有离开之前,其他人都不准离开,所以除了工作人员,根本没人看到这幕,更不存在拍照的可能性。

    我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同时心中暗暗想着,绝对不能多说话,说多错多,要保持高冷,远离陈冰月……

    与此同时,陈冰月已经走了上来,张开双臂就抱住了我。

    “子贤,我好想你……”

    一股幽香同时窜进我的鼻间。

    这……

    我实在是很无语。

    一般男人要是被美女抱住,不知道有多喜悦,而我只觉得尴尬,逢场作戏都做不到,因为我有一种毛病,除了程依依以外,其他女人碰我一下都会浑身感到不适。

    哪怕换了张皮也是这样。

    陈冰月长得很漂亮,到了她们这个级别,无论基因还是保养都是最顶级的,好看已经不是新闻,不好看才是新闻。

    但我还是不舒服。

    我咬咬牙,轻轻地把陈冰月推开,说道:“我有点累了,咱们回去吧。”

    “好。”

    陈冰月似乎习惯魏子贤的冷漠,并没多心,甚至主动为我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我便坐了进去。

    脚还没来得及进去,陈冰月突然说道:“我给你拿了双鞋,你看看合脚吗?”

    陈冰月从座位上拿出双鞋来,这鞋没有牌子,因为到了魏子贤、陈冰月这种级别,轻易不会穿牌子货,大多时候都是定制。

    上衣、裤子、鞋子都是如此,而且绝对纯手工打造,无一不是出自顶级大师之手。

    陈冰月蹲下身来,在众多工作人员的注视下,将我的旧鞋脱了下来,并且亲手为我换上新鞋。

    看着这幕,我确实是吃惊极了。

    这……这么低三下四么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