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720章 你的命一文不值
    路彦昭的意思她也算是明白了,路彦昭是觉得,自己害的修罗门毁了暗夜组织摩洛哥基地。

    他现在是想让自己赔他一个基地呢!

    如果自己拒绝的话,按照路彦昭现在的手段,弑天帮最多撑不过十天,毕竟,整个弑天帮那么多人,都要生活呢!

    可是,如果要答应路彦昭的话,弑天帮以后,可再也不叫弑天帮了,她要想再把弑天帮从暗夜组织独立出来,或者再重新建立一个弑天帮,怕都是不容易的。

    成玉左思右想,好半天,她才为难的看着路彦昭:“路彦昭,弑天帮是我的心血,你要是要它,比要我的命还严重,你就不能换个要求吗?”

    路彦昭讽刺的看着她:“换个要求,你以为你的命值钱吗?要不是看在还有一个弑天帮的份上,你的命对我来说,一文不值,我告诉你成玉,我不仅不会换要求,还要你亲自去说服弑天帮众人,不服从的,杀无赦,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陪着你们玩游戏!”

    成玉的脸色苍白,她犹豫挣扎。

    可是,路彦昭对她的神色,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路彦昭等的不耐烦了,直接开口道:“成玉,你的时间到了,最后三秒,没有考虑好,我不介意让弑天帮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听到路彦昭的话,成玉脸色瞬间大变。

    最终,她死死的咬着牙,沉声道:“好,我答应你,我答应把弑天帮,归入暗夜组织麾下,我答应你,留下自己两根手指,毕竟,这是我自作自受,是我做错事情在先!”

    路彦昭冷哼了一声:“有自知之明是好的,只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一下,下次作死之前,先考虑一下后果,是不是你能承担起的!”

    路彦昭说完,直接起身,向着外面走出去:“会有人安排你留下手指的!”

    路彦昭说罢,人就消失在了门口。

    看着路彦昭离开,成玉死死的咬着牙,她觉得自己真的没脸回弑天帮。

    她就这样把弑天帮卖了,可是,她也没办法啊!

    要想留下弑天帮,她只能不得已这样做!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心里难受的慌。

    这是,林彬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子进来,直接放在成玉旁边的桌子上,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你可以走了!”

    成玉嗤笑了一声,你可以走了,也就是说,她现在就要留下手指,滚蛋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桌上的刀子,将自己的无名指和小拇指放在桌上。

    林彬只听到一声痛苦的闷哼声,就听见成玉声音虚弱的开口:“我可以走了吗?”

    林彬低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别过脸,冷声道:“可以走了!”

    成玉走了,林彬让人收拾了一下偏厅,就向着外面走出去。

    他刚走出偏厅,许沫儿就急匆匆的跑过来,一脸好奇的抓住他的胳膊:“我看到那个成玉一脸苍白的走了,一副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是不是老大揍她了?”

    听到许沫儿这话,林彬无奈的伸手扶额:“是不是你们杀手团,平时做任务的时候,也是揍人一顿就好了?”

    许沫儿愣了几秒,有些不解:“我不懂你话里的意思啊,我明明看到成玉好端端的出去了,要说是真的受伤了,那估计也是内伤,我真的搞不懂,老大是怎么做的!”

    看到许沫儿好奇的模样,林彬的眸子闪了闪,俯身在她耳边低声道:“老大打算将弑天帮当做以后摩洛哥这边的基地,这样的话,也不用重建了,比较省事,而且,他留下了成玉帮我们去说服弑天帮的众人,这样一来的话,弑天帮的人心,基本上一下子就散了,到时候,我们再雷霆手段,安抚人心,不愁这弑天帮,不属于我们暗夜组织,至于成玉么,她做的那些事情,死上一百次也不让人解气,但是,目前她还有点作用,所以,老大就让她留下两根手指走了!”

    许沫儿回味了一下,立马回过神来:“哦,所以刚才她那副样子,是因为……”

    林彬看到许沫儿明白了,立马点了点头:“嗯,就是因为手指的缘故!”

    许沫儿忍不住缩了缩肩膀:“十指连心,想想都疼!”

    林彬听到许沫儿这样说,也忍不住感叹了一声:“是啊,想想都疼,许沫儿下手那么狠,我都不得不佩服她!”

    许沫儿看了一眼林彬,瞪着眼睛:“怎么?这就佩服上了?”

    林彬顿时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只是顺着你的话说,怎么就又说错了呢!”

    许沫儿给了他一个白眼:“你不是说错了,你是不懂,在你的女朋友面前,永远都不要去轻易夸别的女生,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女朋友多小气!”

    许沫儿说完,留给林彬一个背影,直接转身走了。

    林彬在原地懵逼了几秒,才回过味来,感情许沫儿这是吃醋了啊!

    想到这里,他有些无奈的笑着摇摇头。

    吃醋了就直说嘛,还你不知道,你的女朋友有多小气。

    想到许沫儿刚才吃醋生气的小模样,林彬忍不住勾唇。

    晚饭的时候,秦未央没有来吃晚饭。

    许沫儿看的出,秦未央没来,路彦昭连晚饭似乎都不想吃了。

    只不过,他可能是不想把自己的情绪,表现的太明显,愣是坐在那里,一动没动。

    直到开始吃晚饭了,冷韫成嘴贱,故意说:“我以前真的不了解秦小姐,现在我才知道,她原来是这么负责人的一个人,今天,我们刚确认了,她会去非洲,她已经主动提出,明天就出发了,我以前还真的是看走眼了呢!”

    冷韫成故意,自发自的感叹着。

    路彦昭的一张俊脸,彻底的沉了下来。

    他突然一把将筷子放在桌上,发出巨大的声音:“能不能好好吃饭!”

    他根本没有给冷韫成留一点面子。

    冷韫成脸色,当下就变得不对了。

    路彦昭压根没有搭理他,直接起身就向着楼上走去。

    冷韫成看到路彦昭走了,脸色变了又变。

    最终,他想到自家孙女达成所愿了,再想到,孙女喜欢的人,就是路彦昭,他把心里的不舒服,也压下来了。

    许沫儿狠狠地瞪着冷韫成,恨不得用目光把冷韫成瞪死。

    她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人老了,还能嘴贱成这样。

    他刚才的话,摆明了是让路彦昭不舒服,他却还是故意在饭桌上说出来,他这到底是膈应谁呢!

    真是恶心透了!

    许沫儿气的也吃不下去了,她看了看碗里的米饭,直接开口道:“林彬,陪我出去散散心,跟这样的人,我真是一口饭都吃不下去!”

    许沫儿说完,直接就往外走去。

    冷韫成铁青着脸:“许沫儿,你一个小辈,你说谁呢!”

    许沫儿压根不搭理他。

    林彬去追自家老婆了,才不管冷韫成的脸色有多难看。

    冷汐月还在饭桌上,大声的吵嚷着:“许沫儿,你不要太过分了!”

    只不过,许沫儿走的很快,出了门,就听不见冷汐月那抓狂的声音了!

    路彦昭上楼,直奔秦未央房间。

    他真的是气急了,连门都没有敲,直接一把推开了房门。

    然后,他就看见,秦未央打开皮箱,正在收拾东西。

    路彦昭只觉得,心里的火蹭蹭蹭的往上冒。

    秦未央被他突然开门吓了一跳,只不过,看到是他之后,依旧一言不发的,继续自己的事情。

    路彦昭看的那叫一个生气,他大步走过去,直接伸手,一把抓住秦未央的胳膊:“秦未央,你能告诉我,你现在这是干什么吗?”

    秦未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在做什么?你看不见吗?”

    路彦昭的声音,咬牙切齿:“秦未央,到底想做什么,你到底能不能跟我好好说话!”

    秦未央转身,也不收拾东西了,平静的看着路彦昭:“路彦昭,说实话,我之前觉得,你很成熟,可是,这段时间,你的种种行为,都让我觉得自己之前的认知,是错误的,如果你这么易怒,这么幼稚的话,我个人觉得,你真的不适合管理暗夜组织!”

    路彦昭死死的攥着秦未央的手:“秦未央,你知道的,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想去非洲,你是在跟我赌气,对不对?”

    秦未央淡淡的笑了笑,平静的看了一眼路彦昭:“路彦昭,说实话,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不懂你为什么这样说,我为什么要跟你赌气?我自己都找不到原因!”

    秦未央的态度,让路彦昭所有的愤怒和暴躁,都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样,变得无力苍白。

    路彦昭盯着秦未央的脸,像是在观察,她是不是说谎一般。

    他说:“秦未央,你看着我,你告诉我,你不是赌气要去非洲,你不是自愿的,只是你生气我上午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唐突的亲了你,所以,你生气了,你要走,对不对?”

    本来,路彦昭不说这个还好,他现在这样一说,秦未央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心跳加速了。

    她的心又乱了!

    她要怎么告诉路彦昭,她只是想要逃,她真的只是想找个地方先躲起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