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7章 聚会继续
    这时候赵一笙才想起来,她听樊晴说过,她是个未婚妈妈,有一个女儿,却从来没听她提起过孩子父亲。

    转念一想,假如他们感情好的话,乐乐也不会出生在单身家庭了,更何况,还是樊晴还是在未婚情况下生了她。

    “乐乐,你先在阿姨这里呆一会儿,很快你妈妈就会过来了,好吗?”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赵一笙对陆时亦的信任程度超过了任何人。

    可她的想法不代表乐乐的想法。

    小女孩看着她,很认真的摇头说,“他们那些人都很可怕。”

    她确定她妈妈有危险,要不然也不会急到大哭。

    “可是……”赵一笙叹了口气,拉着乐乐到沙发上坐下,“你担心你妈妈,你妈妈也担心你,要不然,她为什么会让你先离开。”

    乐乐眨巴着大眼睛,听不太懂赵一笙的话。

    “你要乖乖听话,保护好自己,你妈妈才会放心,她很快会回来的。”赵一笙轻轻抱着乐乐,眼神却一直看着窗外。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小区有汽车快速开过的声音,然后有一些吵闹,但很快趋于平静。

    乐乐坐在沙发上,两条腿来回晃动着,心神不宁的抿着小嘴。

    怕这孩子胡思乱想,赵一笙想了很多办法安抚她,但都不太奏效,在她的记忆中,那些人的到来就代表樊晴一定会受到伤害。

    她们又等了一会儿,别墅门被人打开,乐乐立刻蹦下沙发,几步路的时间,樊晴走了进来。

    “妈妈!”乐乐跑着冲了过去,直接勾住了樊晴的脖子,眼睛里溢满了泪花。

    “别哭……妈妈回来了,妈妈不好,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樊晴抱着女儿,感激的对赵一笙笑了笑。

    今天本来是她准备邀请朋友们来聚餐的日子,不知道那个人怎么知道了她回国的消息,派了很多人过来,还威胁她。

    要她乖乖的把女儿带回去,还要帮他去勾引竞争对手,否则他就在南城公开他们的过去,让樊晴身败名裂。

    那个男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威胁她了,这也是樊晴选择出国安心生活的重要原因。

    不过定居在国外不现实,近几年她父母的身体也不太好,她不想背井离乡的生活,想回南城找一份长期的工作,既可以照顾乐乐,又能有时间过她自己的人生,不被那个人渣打扰。

    没想到,他还是能找到她。

    “你还好吗?”赵一笙给她倒了杯热茶。

    下意识的往门口的方向看去,却没看到陆时亦回来。

    好在乐乐见到樊晴之后,情绪比刚才稳定多了。

    “乐乐,去房间里,自己玩一会儿,好吗?”樊晴犹豫着,低声对女儿说道。

    有些事,虽然乐乐也看到了,可樊晴不解释给她听,小孩子还是不明白。

    乐乐看看她,又看了看赵一笙,听话的到旁边餐厅去玩了。

    跟乐乐招手的时候,樊晴嘴角还有笑容,但转瞬,她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眼底也蒙上了一层寒冰。

    “为了那个男人,我断送了我的学业和事业,甚至瞒着家里投资他的公司,结果到头来,欠了很多钱,他也在知道我怀孕之后,立刻抛弃了我。”

    樊晴掩面哭着,泪水划过她的脸颊,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因为那个渣男哭了。

    可今天当他又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她痛恨他,也痛恨自己,为什么对自己的人生这么不负责,连累孩子跟着她一起吃苦。

    在赵一笙的印象里,樊晴非常自信,也很有能力,在公司帮了自己好几次,现在看着她哭的这么伤心,赵一笙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她皱眉,帮樊晴抽了几张纸巾。

    “别哭了,乐乐很担心你,你要是一直哭,孩子心里会有负担的。”

    赵一笙觉得乐乐的眼神比同年龄的小孩要成熟,或许因为被未婚妈妈抚养长大,母女两个人早就成为了对方的依赖和寄托。

    这也是为什么,乐乐虽然不知道那些人究竟要对她妈妈做什么,却会下意识的感到害怕。

    想到女儿,樊晴渐渐的止住了眼泪,这时候,陆时亦也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何靳。

    他处理这些事情很有经验,分寸也把握的很好。

    “樊小姐,那些人已经走了。”何靳走过去,沉声道。

    樊晴轻声道了谢,手指从发丝间穿过,叹了一声,“要不是你们过去,我可能真的就……”

    赵一笙先陪着乐乐回来了,所以不知道在樊晴那儿发生了什么,可看陆时亦的表情又是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索性没有多问。

    “你要不要通知一下,你今晚请的客人?”以赵一笙的想法来看,樊晴这个状态不适合继续举办搬家聚会。

    然而,樊晴的态度却很坚决。

    “不,聚会要按时开,我有必须要见到的人,我要让她知道,我跟那个人的关系。”樊晴咬着唇瓣,眼里满是决然。

    陆时亦站在另一边,只是看着赵一笙,一言不发。

    不知道为什么,赵一笙总觉得陆时亦什么都知道。

    除了乐乐之外,他似乎也知道樊晴过去的事。

    想着樊家跟陆家的关系,赵一笙心想这也说得过去,就算陆时亦不去主动关心,也总会有人把消息送到他耳边。

    这个时候,赵一笙完全没想到,樊晴曾经的恋人居然会是唐以宁留学时认识的人。

    更没想到,她们之间会有那样不堪的关系。

    樊晴确定那些人离开之后,就带着乐乐回去了。

    晚上八点多,她给赵一笙发了条信息。

    “都准备好了,他们很快过来,你们也来吧。”

    没等赵一笙回复,她又发来一句,“我觉得,你过来见见他们,对你有好处。”

    赵一笙皱了皱眉,下意识去看陆时亦。

    接收到她眼神的询问,男人半眯着眼睛,“你自己决定。”

    一番挣扎,赵一笙看在那套长裙的份上,去卧室换上了。

    看着镜子里虽然不苗条,但是体态优雅的女人,她微微露出了笑容。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