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4、二哥
    

    ♂nbsp;   “大小姐……大小姐……您不能进去,您不能进去!”屋外突然传来婢女急急忙忙的阻拦声。

    周谨有些恼火的退开身子,看着近在咫尺的许姝娇艳欲滴得红唇,很是心有不甘,无论哪个男人在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被人打断都高兴不起来!

    许姝指了指书架后面,示意周谨藏好,周谨终究还是低下头来轻啄了一口才走开,许姝咬唇忍了,然后坐到了傅俊谦的书案前,做出一副欣赏傅俊谦书法的样子,她知道傅俊谦的那个婢女是拦不住傅欣瑶的,而玉珠最多能做的就是帮她拖延一点儿时间来应急。

    果然如许姝猜想的那样,她才坐下没多久,傅欣瑶就气势汹汹的推开门冲了进来不过当她进来之后,看到屋子里就坐着许姝一人,并不见傅俊谦的人影,有些惊讶,怒气也消下去了许多,“二哥呢?”

    “傅二公子?傅二公子领着七哥去见傅大人了!”许姝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况且她陈述的也都是事实。

    傅欣瑶却没那么容易就相信许姝说的话,又问道,“那郑九小姐又怎么会在我二哥的书房里?”

    “这里是傅二公子的书房吗?”许姝惊讶的把手里的纸张放下,“刚刚有个婢女说要带着我去见傅夫人,然后就把我带到这儿来等了!我还以为……这里是傅夫人或者傅大小姐你的书房呢!”

    傅欣瑶抿唇,许姝的话毫无破绽,让她无计可施,可是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不是这样子的,但是无论如何不能留着许姝在这里,“郑九小姐既然是来见我母亲,我就带你去吧,方才那个婢女带错路了!”

    “好!”许姝点点头站起身来就要跟傅欣瑶一起离开。

    跟傅欣瑶擦身而过的瞬间,傅欣瑶抓住许姝的胳膊,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低声道,“别白费心机了,二哥是不会娶你的!”

    “这话从何说起?许姝挑眉,“傅大小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怎么记得屡次三番去郑家的可是傅家的人,而不是我郑家厚颜无耻的来你傅家的!这白费心机的另有其人吧!”

    许姝现在明白了,傅欣瑶来到书房果然不是碰巧来的,就是冲着她来的!

    虽然许姝口中的另有其人其实是指的傅家的其他人,可是在傅欣瑶听来说的就是傅俊谦了,毕竟刚刚傅欣瑶所说得费尽心机的人是许姝,现在许姝反驳回来她很容易就理解成傅俊谦,护兄心切的傅欣瑶听了许姝的话更加恼火了。

    傅欣瑶恼恨的甩开许姝的胳膊,恶狠狠的盯着许姝,即便事实真相似乎真的就是许姝说的那样子,却也始终不肯承认是傅俊谦追逐着许姝,好半天才终于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狐狸精!”

    许姝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狐裘披风,毛茸茸的领子簇在脖子上,露出尖尖的下巴,此刻因为不太想搭理傅欣瑶,所以微微侧着脸,逆着光看过去能看到许姝那长长的眼睫仿佛带着星光一闪一闪的,樱唇紧紧的抿着,透着无限风情,这样瞧上去确实有几分“狐狸精”的气质,傅欣瑶看的心里越发难耐了。

    许姝看也不看傅欣瑶一眼,一边慢条斯理的抚平被傅欣瑶抓乱了的狐裘表面的皮毛,一边道,“傅大小姐此言差矣!我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还是行了什么难以启齿的勾当了?竟惹来傅大小姐如此指责,我自认行的端坐的正,问心无愧,跟傅二公子可没什么瓜葛,所以傅大小姐的指责我也担不起,所以还请傅大小姐收回刚刚说过的话!”

    如果现在傅欣瑶指责的是她和周谨的话,许姝或许会无话可说,可是傅欣瑶说的是她跟傅俊谦,她跟傅俊谦可是一丁点儿关系也没有!只是傅欣瑶怎么这么反感她?就因为傅家曾经有意为傅俊谦求娶她?可那也是傅家存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关她何事呀?傅欣瑶这愤怒来的有些奇怪了!

    “你别否认,你就是个狐狸精,彻头彻尾的狐狸精!”

    傅欣瑶看上去冷酷干练,可是没想到也有这般胡搅蛮缠的时候,是什么让她失去了理智呢?

    许姝好整以暇的看着傅欣瑶,努力的回忆跟傅欣瑶相处的一点一滴,今日的傅欣瑶实在是跟印象中的傅欣瑶大相径庭呀!若不是不想惹事生非,她倒是想剖析一二,只可惜她现在没这个心情,只想快点儿离开这个正“嗖嗖嗖”的往屋里灌冷风的门口。

    许姝不说话,傅欣瑶就只当许姝是默认了,于是就越发愤慨了,“亏我还以为你在庙里住了那么多年,是个矜持有气节的,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勾着哥哥隔三差五的就往郑家去,为了你还顶撞父亲和母亲!二哥从来没这样过!”

    傅俊谦为了她顶撞傅大人和傅夫人?许姝对于这一点儿并不怎么认可,或许傅俊谦和傅大人以及傅夫人争执的表面原因是因为她,但是本质绝对不是她,作为政见不和的两个世家,关系突然走的近了,这对彼此的势力阵营都不是一件好事,而郑家和傅家走进的罪魁祸首就是傅俊谦和她了。不过看着傅欣瑶正数落到兴头上,不想跟她争执,免得要吹更久的冷风,所以许姝依旧一言不发。

    “甚至他还将他随身佩戴多年的玉佩都送给了你!”傅欣瑶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几个字,那个玉佩是二哥哥最喜欢的了,她问他要了好几次他都不舍得给,最后却给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傅欣瑶既然知道玉佩的事,怎么就不知道那枚玉佩好几年前就已经不在傅俊谦身边了呢?

    许姝无语摇头,懒得跟傅欣瑶解释,“傅大小姐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去跟傅二公子说,不必在这里跟我废话!”

    说罢许姝又准备走回去坐下了,站在门口跟傅欣瑶说了这么一会儿话,她都快冻僵了,可是看傅欣瑶两颊通红,竟然一点儿都没冻着,许姝莫名觉得有些羡慕了。

    “你去哪儿?我话还没说话!”傅欣瑶急得在身后叫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