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97章:青梅竹马篇,可能另有原因
    酒精这个东西真的是害人不浅啊,但绝对不是做错事的借口。

    池央央在心里默默地发誓,以后她一定要做到滴酒不沾,绝对不能让酒精把自己的人生给毁了。

    如果她喝酒后第二天醒来,身边是一个陌生男人,杭靳非得扒了她的皮。

    想想,她就吓得打了一冷颤……抬眼悄悄瞄杭靳,还好他没看她。

    眼看叶志扬这事闹得这么严重,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是没有办法解释得清楚了。

    说他没做对不起蓝飞扬的事情吧,但是他又能肯定出事那天醒来身边确实躺着一个赤裸的女子。两个赤裸的男女早上从一张床上醒来,要说他们昨天晚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就连傻子怕是也不会相信。

    但是池央央很快用到了自己的专业医学知识:医学上一般来说男人喝得烂醉之后是没有办法B起,不过也不排除跟他一起的女人主动套弄引他。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确实能证明志扬哥是无辜的。不过他也不算全部无辜,是他没有注意男孩子在外也要好好保护自己,才让别的女人有机可趁,把飞扬姐伤得那么深。

    反正在你这里不管怎样都是叶志扬的错了。刚刚杭靳一听到事情的经过就已经狠狠地把叶志扬训斥过了,骂人的话跟池央央的意思差不多,然而一到池央央面前,他总觉得还是应该为男性争取一点脸面,不然她以后可能动不动就拿这事说事。

    他这话一出口,不出意外肯定会遭到池央央的白眼:杭大少爷,这件事情不是叶志扬的错,难道还是飞扬姐的错不成?是不是哪天你在外面跟别的野女人发生了关系,还要跑回来怪我平时没有侍候好你?

    杭靳:我是这个意思么?

    池央央:那你是什么意思?

    再这样吵下去,双扬的事情没有解决,他们两个又要打起来了。杭靳立即做了一个投降的手势:老叶这件事情,你有没有联想到一些什么事情?

    池央央确实有想到: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设局陷害志扬哥。

    杭靳看着她,赞赏地点了点头:还有呢?

    池央央又道:飞扬姐他们这两年生意发展得很快,我也听她说过是有竞争对手想搞垮他们,不排除对方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段。

    杭靳又点点头:你说得对,不排除有这种使阴招的小人。不过你还有没有别的猜测?

    池央央摸着脑门,认真想了想:别的我暂时想不到。

    杭靳提醒道:你还记不记得赵自谦的事情。

    听杭靳提到赵自谦,池央央恍然大悟,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说在我们背后的势力已经把魔爪伸到我们朋友身上来了?

    杭靳唇角微微上扬:反应还不算太迟钝。

    池央央紧紧握住了拳头,眼眸中闪过一道冷意:那些人害了我的父母,害了我们的同事,现在又对我们的朋友下黑手。杭靳,我们不能再这么被动了,一定要想办法主动出击。

    杭靳揉揉她的头,答得轻松:嗯,知道了。

    杭靳一点都不着急,是因为他手里已经掌握到一些线索。他手上的线人,给了他两条比较实用的线索,再过两日他就能确定一件事情,到时候便自然能够确定幕后凶手到底是谁。

    可池央央并不知道他掌握的线索,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如果幕后之人仅仅是针对她,哪怕是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她也不怕,但是那些黑手伸得有点长,弄到她朋友头上来了。

    杭靳看到了她的不安,忍不住把她拥到怀里,用胡渣去扎她的脸:小白痴,有我在,天塌下来都有人替你顶着,别害怕。

    我不要你替我顶着,我希望我们一起顶着。她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主动伸手抱住他的腰,靳哥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瞒着我,我已经不是让你护在身后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了。

    嗯,你不是小丫头了,你是成熟的女人了。杭靳的喜悦表现得很明显,还特地加重了女人两个字的音量,让人一听不由自主就想到了昨晚,让池央央羞得掐了他腰肉一把。

    她的小手软弱无骨,顶多就是拿解剖尸体的手术刀时利索一点,他的腰肉又结实,她掐他,跟挠痒痒没有什么区别,但杭靳却夸张地喊道:疼疼疼,你想谋杀亲夫啊你。

    池央央小脸一红:不要脸,我还没有承认你的身份呢。

    没承认我的身份?杭靳剑眉一挑,眼眸之中就有危险的光芒,危险之中又透中几分邪气,昨天晚上是谁一声声求着我让我快点的?

    池央央反正不会承认是自己干的那么丢人的事情,反正他又拿不出证据,她死活不承认,他还能把她怎么着不成?

    杭靳却有的是办法让修理池央央,他突然靠近她,低头不知道在池央央的耳边说了什么,让池央央的脸一下子爆红到了耳根,低低骂了一声:臭不要脸!

    杭靳:你不就喜欢我不要脸。

    池央央:……

    这个男人真是没皮没臊。

    她拉开与他的距离,但是杭靳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立即又贴了过来:小白痴,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不再提昨晚的事情。

    什么事情?池央央总觉得这个男人又在挖坑让她跳,但还是想知道他到底挖的是什么坑,是不是一个能让她甘心跳的坑。

    杭靳又说:叫声老公来听听。

    池央央只给了他一道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杭靳:昨晚是谁一声声老公叫着,求着我的?

    池央央急得伸手捂住他的嘴,生怕他说这么不要脸的话让别人听了去:杭大爷,这里人来人往的,咱们要点脸行么?

    杭靳:今天出门前是谁拿着结婚证警告我……

    老公!冷不丁地,两个字从池央央的口中说出。因为她知道,她若不应了他的要求,他还能做出更加不要脸的事情来。

    还不如直接如了他的意,让他收起再玩她的心思。

    老婆!杭靳话落,火热的唇便贴了上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他总觉得他家小四眼儿的小模样更加诱人了。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