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再斗一场
    

    ♂nbsp;   深山内,师未残坐在一块岩石上,下方是潺潺流动的山间泉水,顺着水面飘来清新的风。

    凉风扑面,师未残心头却越发焦躁。

    他一路追杀唐楼至此,却突然失去踪迹。

    已经过了大半年,师未残留在深山当中,决意要找出唐楼踪迹,却一无所得。

    师未残是剑修中的佼佼者,除了一手剑法凌厉外,更有惊人的追踪技能,以及超出想象之外的韧性。

    发现唐楼踪迹断绝的第一时间,师未残扔出防身用的剑门旗阵,在山外设了四个点,确保唐楼不会逃走。

    一路颤抖至今,师未残和唐楼交手超过五十次,对他的手段了然于心,知道唐楼擅长土遁,剑门旗阵插入地面,阶段四方地脉,让唐楼无从逃窜。

    师未残有十足信心,将唐楼困死在深山内。

    可接下来的搜索中,师未残碰壁了。

    大半年时间内,师未残将这片山脉翻来覆去搜查不下于上百次,却找不到半点唐楼的蛛丝马迹。

    师未残的追踪术,在八卦山守丹人当中,足以排进前十名,对自己身能力有充足信心,但这次情况发生了偏差。

    唐楼仿佛凭空蒸发,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如果唐楼藏在地下,或者融入空气,师未残都能找到他,可现在唐楼的情况,仿佛消失去了另一个世界。

    但师未残心性坚韧,不是半途而废的人,他守在这片山脉附近,知道终有一天唐楼会出现。

    这天,天空电闪雷鸣,空气却干燥无比,两指都能搓出火星,天边尽头一股漆黑龙卷旋转不休,带动超出自身体积十倍的烟尘杂物。

    师未残心头萌生希望,但愿这次异象是唐楼出现的征兆。

    片刻过后,龙卷飞到山前,被挡住去路。

    一道人影刷刷飞出,几个旋转落到地上。

    “唐楼!”

    师未残的语气充满惊喜,大半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目标终于出现。

    唐楼落到地面,环视四周,一眼见到师未残,表情古怪问道,“你守在这里多久了?”

    “将近八个月,现在看来是值得的。”

    师未残身为孤傲剑修,花了大半年时间在此枯守,这份毅力和恒心,放眼天下都找不出几个。

    唐楼掐指一算,“八个月吗,相差不是太大。”

    福地内,唐楼和闵知足等人同行,穿过撕开的黑洞缺口,本以为可以一同安全落地。

    没想到唐楼出来后,发现自己还在入口的深山,闵知足等人已然失散。

    “这福地的空间规则也太乱了。”唐楼内心埋怨道。

    他更没想到的是,师未残有这份耐心,停留外面等候他八个多月。

    这样的敌人太棘手,也太可怕的,必须尽快解决掉

    师未残目光一动,再度打量唐楼,发现他已经是实打实的炼师境界。

    “原来如此,你藏身山中苦练,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提升进度,成就炼师境界才出现。”

    师未残自以为才到真相,傲然说道,“纵然你成了炼师,也绝不是我的对手。”

    唐楼淡然以对,“胜负未定,还要试过才知道。”

    对方纵然是炼师剑修,如今唐楼实力大进,也绝不畏惧他,甚至还有借助对方小试身手的暗算。

    说罢,唐楼环视四周,目光停留在地面上,一眼看穿剑门旗阵的埋伏,“难为你了,为了破我的土遁,竟布下旗阵隔绝地脉。”

    唐楼的土遁术发动原理,是借助地脉的相通连接,可以做到短程挪移。

    但现在,土遁术显然行不通。

    师未残的四道剑门旗阵,分别插在山外的四个方位,浓烈的剑气隔绝地脉,唐楼若是安心留在原地还好,若是强行发动土遁术,最终将撞在剑门旗阵上,被剑气卷得粉碎。

    师未残平静说道,“你是狡兔,不张开大网可兜不住你。”

    唐楼拔出短剑,“既然如此,我便割开你的网。”

    说罢,短剑快速插入地面,两道亮光没入地面,一道金黄庄严,另一道七彩缤纷。

    师未残还想开口,戏谑唐楼垂死挣扎。

    脚下土地猛然动了,响起两声不分伯仲的禽鸟鸣叫声,越过高山巅峰,地面之上的千丈高空,两道宽阔无边的巨影浮空而起。

    这是一只狰狞神骏的金色大鸟,和美丽玄奥的孔雀,翅膀展开足足有上百丈。

    禽鸟的虚影如此真实,带来的威压堪称恐怖,两双翅膀扇起的飓风,几乎将周围的高山扇飞。

    眼前声势浩大的景象,仅仅是唐楼这一剑的光影余波。

    师未残脸色变了,四杆阵旗有了感应,看似平静地表下,剑气化成惊涛骇浪,滚滚席卷而来。

    根据以往师未残和唐楼交手的经验,唐楼虽然手段层出不穷,却受限境界低微,无法发挥强大威力,在他面前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可是,今天久别重逢的首次交战,唐楼就带给师未残巨大惊喜,而且惊比喜更多。

    在地下游走的剑气狂潮,竟对阵旗带来极大威胁。

    “剑门旗阵,起!”

    师未残急忙变招,手中印诀、念法配合,要发动旗阵的威力,挡住这次攻击后,然后拔出阵旗。

    这四杆阵旗珍贵无比,属于宗门公物,师未残只是借用,若然有损伤或遗失,定然是一桩麻烦。

    鸣叫声直冲九霄,四杆阵旗同时出现类似景象,剑气狂潮升起,化作金鹏、孔雀的虚影。

    两只禽鸟外观壮美,行为举止却凶残无比,围着阵旗一番撕扯啄击。

    阵旗的作用是守护、困敌,虽然偏向防御,却也不是轻易能攻破。

    但两只禽鸟的能耐,远远超出师未残的预估。

    哗啦啦,四杆阵旗同时被撕碎,碎布四处乱飞,连带着旗杆都被拔起半空。

    剑门旗阵至此被废,围困深山的外网荡然无存。

    可是,现在师未残不用担心唐楼想逃了。

    这一手威力大增的剑术,表明唐楼今非昔比,足以正面威胁到师未残。

    师未残取出短笛,没有急着动用血髓神剑,这门剑法杀伤极大,却不能运用自如。

    如今唐楼不逃,师未残用上万种办法对付他。

    “你手持短剑,莫非也会剑术?”师未残问道。

    唐楼点点头,“略知一二。”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