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92章 去哪了
    顾梓菲按着太阳穴说道:

    “百奇,你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被姜贝妮陷害了,让言小哥看到了我和邱哲睡在一起的场面。

    但其实我和邱哲什么都还没有做,是邱哲用铁丝敲开了锁,破门进来非礼我的。

    我是清白的,我要和言小哥解释啊,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

    百奇惊讶的看着顾梓菲,他都没料到,让言默林黑脸成这样的,居然是这种事。

    他摸了摸下巴,得出一个结论。

    “大哥原来也有疯狂吃醋的时候啊。”

    顾梓菲:“……”

    她都急的火烧眉毛了,百奇居然还那么淡定的看戏。

    真的是,交友不慎,关键时刻气死人。

    顾梓菲忍忍忍,“所以你得赶紧让我进去,我进去就好了。”

    “不行。”

    百奇仍旧拒绝的干脆。

    顾梓菲直接炸了,“为什么?你都知道前因后果了,你就不能帮我一把么?”

    “我为什么要帮你?”

    百奇嫌弃的看着顾梓菲,“你让我吃了那么多狗粮,我让大哥吃吃醋怎么了?公平啊。”

    还很爽快呢。

    狗粮换老谭陈醋,滋味还是特别酸爽的。

    而且言默林这种人,他吃醋可是百万年难得一件,偶尔吃吃,有助于情商开发,明白人世间,原来还有情爱这种东西。

    不然一切太过于顺畅,他都不知道自己老婆是自己来的。

    顾梓菲哪里有百奇那些弯弯肠子,只着急的火烧眉毛,人都要疯了。

    百奇这人果然和她八字相冲,不对盘。

    看来,软磨这一套不行了。

    顾梓菲突然转身,就走到桌子边,将水果刀拿出来,比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大声说道:“百奇,你现在要么让开,要么我就死在你面前。”

    百奇愣了下,颇为意外的看着仿佛要同归于尽的顾梓菲。

    那模样,还真有几分英姿飒爽。

    百奇幽幽的道:

    “你死了,我会给大哥说,你在这里畏罪自杀了。”

    顾梓菲:“……”

    “百奇!你特么是不是和我有仇!”

    百奇龇牙一笑,“天下的异性恋,都该被烧死。”

    顾梓菲连拿刀的力气都没有了。

    颓丧的瘫坐在地上,整个人又累又崩溃,连骂百奇的力气都没了。

    百奇见顾梓菲消停的坐着了,他也往后退了两步,悠闲的坐在楼梯上。

    半躺着的姿势,别提多爽了。

    他玩味的看着顾梓菲,好一会儿,才幽幽的道:

    “你来这里多久了?”

    顾梓菲低着头,眼中裹着泪,完全不想搭理他。

    她现在这么丧,看起来像是能闲聊侃大山的人么?

    百奇悠然的笑着,“来这么久了,都不知道这条小楼有多少个入口,真是愚蠢。”

    多少个入口?

    顾梓菲猛地一愣,刷的抬起头来。

    对哦,百奇守着大厅的楼梯入口的,可是小楼后面,可还有一个小楼梯啊!

    她走不了正门,她走后门啊。

    而且百奇这个意思,是不会管后门的。

    顾梓菲欢喜的就从地上蹦起来,“百奇,我突然发现,你虽然嘴欠讨打了一点,但是还是个好人。”

    说完,她立即朝着外面跑去,绕去后门小楼梯。

    百奇嘴角抽了抽。

    你是个好人?

    这特么居然给他发好人卡,是祝福他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么?

    虽然他都还没考虑女朋友的事情……

    但是,顾梓菲果然是他命中注定的敌人,八字相冲。

    刚就不该提醒她的,哼。

    顾梓菲以最快的速度就跑到了小楼后面,沿着小楼梯蹭蹭蹭的就爬了上去。

    她率先冲到了言默林的房间,里里外外找了一圈,但都没人。

    她又赶紧去了书房。

    原本里面每天都有着很多人在里面忙碌,处理事情,但现在似乎都被临时赶走了,到处一片来不及收拾的慌乱,连个人影子都没有。

    而且,整个楼上,也瞧不见一个人影。

    想来是言默林回来之后,心情不好,将所有人都赶走了。

    他这是气的多狠啊。

    顾梓菲懊恼的按着太阳穴,又继续接着找。

    找到他的私人酒窖的时候,终于在这里发现了不同,刚进门,就闻到了浓烈的刺鼻的酒精味道。

    地上更到处都是被打开了打落一地的酒瓶子,有空的,有还有酒的。

    整个地方一片狼藉,活活像是被土匪扫荡过似的。

    顾梓菲心脏缩了缩,踩着遍地的酒精,朝着里面走去。

    越走到里面,她的心越是紧,空气里的酒精味就越是浓烈。

    言默林回来,便跑来喝酒了么?

    高高在上清贵如谪仙的他,却要借酒消愁了,那是多生气啊。

    顾梓菲难受的有些哽咽,咬着牙往里走。

    酒窖很大,到处都是酒,越到里面越是狼藉,惨不忍睹。

    酒瓶摔的到处都是,甚至是有些酒架子直接被推倒在地,名贵的酒淌的到处都是。

    里面甚至是狼藉的都快没地方下脚了。

    有些玻璃碎片上,甚至是还沾着点点血迹。

    顾梓菲心脏狂跳,完全不敢想,言默林在这里到底做过什么。

    是发了多大的火。

    他现在是又在酒窖的最里面,狂喝着酒么?

    想着,顾梓菲便走的更快,不顾赤脚走在里面,不小心被玻璃划伤了好些口子。

    伤口被酒精刺的生疼着,疼的她几乎都快麻木了。

    她强忍着,好不容易走到了酒窖的最里面。

    而让她震惊的是,酒窖里面空空荡荡的,除了一片狼藉的玻璃瓶子,居然根本就没有言默林的人影。

    他不在这里。

    顾梓菲瞬间浑身发凉,一阵阵慌张涌上心头。

    这是整个小楼最后一个地方了,其他地方都没有言默林的人影,这里也没有。

    他,不在小楼里?

    可百奇在那里守着,确实是亲眼看见他上来的,而且酒窖这里的狼藉,也肯定是他弄的。

    可是他人呢,去哪了?

    顾梓菲心都提了起来,感到非常的不安,她不敢耽误,赤脚踩着遍地的碎玻璃,就急匆匆的朝着楼下跑去。

    便跑便喊道:

    “百奇,言小哥不见了!”

    她跌跌撞撞的跑到楼梯口,“你看见他离开过吗?”

    百奇抬眼看着顾梓菲,皱眉,“没有。”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