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1679章 失忆的毛病!
    无奈眼前的赵婉兮眼神明亮且一脸的无辜,实在是让人挑不出什么异常来。

饶是如此,那个自称为敖义的使臣也依然还是抽了抽脸颊,眼神一横,就要再度发难,好在关键时刻,被人给拉了一把,制止了。

这次站出来的人,一张胖胖的和善脸,不论实际为人如何,至少看着就很中庸的样子。

此人曾奉命去琼华宫给赵婉兮送过礼物,也曾清楚地揣摩出过自家主子欧阳晟乾的心意,此时此刻,自然不想有人跟这位婉兮皇后起了冲突,自然赶紧站了出来,笑着打哈哈,将这个不清不楚的矛盾点给圆了过去。

“婉兮皇后说的是,西岐跟南麟本就是联盟姻亲国,自然是容不得别人破坏的,若是有人心怀不轨,我们定然不会轻易放过。

您这次过来,是来探望我家王爷的罢?快快里边请,若是王爷知晓婉兮皇后在这个时候还能惦记着他,必定心生欢喜。”

真不愧是个完美的狗腿子,都到了这种时候了,竟然还能不忘记帮着自家主子拉皮条。

最关键的是,他这话还是当着逐月这个假冷君遨的面儿说的,也是惹人好笑。

无奈逐月的注意力压根就不在这个上头,根本懒得理会对方说什么。

反倒是那个敖义,一听到这就要放他们进去看望欧阳晟乾,自然是一脸的不满。好在莫约那个胖胖的使臣还是有些分量,这人到底再没多说什么。

虽说虎着一张脸,却也尽职尽责地跟在后头随着一道进了殿门。

殿里殿外,守着的西岐人是真的不少,人人一脸提防,不看逐月,目光都齐刷刷地集聚在赵婉兮这个南麟皇后的身上。

亏得赵婉兮做皇后的日子已经不短了,差不多也能适应,才保持着稳健淡定的步伐,一路往前。目光特意在那些如临大敌地盯着她看的西岐人中间转了一圈,最后在一张略带着几分阴沉的脸上稍稍顿了顿。

不过是转瞬之间的功夫,那人也朝着她望了过来,眼底是显而易见的冰冷,还有提防跟不善。

成功另赵婉兮心底一震,脑海中突然有了异样的感受。

莫约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逐月这才终于有点儿反应,主动开口为赵婉兮解惑起来。

一边说,一双鹰眼一边死死地盯着她的脸看,企图从上头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位乃是王爷麾下第一大将云将军,此次跟着王爷一道过来,做他的随行护卫。皇后可是认识他?”

认识?

她一个南麟皇后,却认识欧阳晟乾身边的护卫,这话是怎么说的?

也不知道逐月当众问出这样的问题,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

暗自冷哼,赵婉兮微微垂了垂眼皮避开了对方的审视,淡淡地勾了下唇角,顺带着稍稍摇了摇头。

“不认识,不过是见着这位将军英勇不凡,所以才多看了两眼。”

被赵婉兮这么当众夸奖,那个身材高大侍卫模样的人却是并没有领情。

不甚分明地暗自冷哼了一声,他暗戳戳地以眼风扫向一侧的逐月,其中警告意味分明。

自认为做的十分隐秘,实际上这个小动作,依然还是被赵婉兮给看在了眼里。只当不知,她也同样递给了他一记意味分明的暗示,给了一屋子的人一个台阶下。

“皇上,王爷洪福齐天,臣妾相信他不会有事的,这看望也看望过了,不如我们先走,不要吵了王爷休息。”

听到她这话,首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此前奉命去琼华宫送寄情花的那个看似一脸和善,胖胖的使臣。

推开满面的笑容,他第一时间紧跟着附和。

“婉兮皇后说的是,王爷现在睡着,也不能陪着二位说话,实在是失礼。待到后头他醒了,在下一定亲自恭请王爷上门道谢。”

赵婉兮:“……”

神助攻啊!

在众人虎视眈眈之下,她根本没办法提出要给欧阳晟乾把脉,可是如果不把脉,后面的戏就无法继续演下去。

无奈之下,只能以退为进。没想到竟然真就有人出来配合了。

随着那个胖胖的使臣一句差不多要送客的话,逐月的眼神果然有了细微的变化。薄唇紧抿,他脚下没动,旋即吐出一句另殿内西岐众人再没想到的话来。

“朕的皇后也略懂一点医术,既然都来了,不如就让她帮着王爷看上一看?”

这话一出,如同炸锅。

似乎是没想到身为“自己人”的逐月竟会关键时刻掉链子,有那么一瞬间,就连着赵婉兮地清晰地感觉到,周到的空气明显是变了。

好在逐月既然敢说,应该是一早就想到了应对的法子,不卑不亢地站在那里,只以眼神朝着西岐人示意。

当着赵婉兮的面儿,西岐那几个使臣也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纵然人人面含不满,可到底还是忍住了。

背对着自己,赵婉兮不知道逐月到底是怎么跟那几个西岐使臣眼神交流的,只当是不知,她维持着一脸的好奇,目不转睛地远远望着床上的欧阳晟乾。

面上半分不显,实际上大脑已经在飞速地运转着。

不仅如此,藏在袖中的双手也是不住地动作。

半响之后,背着她的交涉终于有了结果,依旧是那个面容和善的胖使臣站出来松了口,一向带着笑意的脸上,似乎有几分勉强。

“既然婉兮皇后医术超凡,我家王爷病情暂时又没有什么别的进展,就只能劳烦您……”

“不客气,应该的。王爷在南麟皇宫出了事,本宫身为南麟皇后,义不容辞。”

事件既然好不容易才被推动着发展了,自然不会错过这样大好的机会。赵婉兮唇角含笑,顺带着还稍稍客气了一下。

“就怕本宫才疏学浅,帮不上什么忙。”

事实上,就算是她能帮上,那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帮啊。

她这话,本是提前为自己找台阶下的,结果在别人看来,分明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听见她的自谦,那个叫做敖义的使臣眼神不满,一记冷眼登时就过来了。

跟他彪悍外形完全不同的,竟然还小声冷嗤起来。

“既然知道才疏学浅那还不快滚?来这里捣什么乱?”

身在人家的地盘上,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就实为有些说不太过去了,这一回西岐自己人也听不下去,赶紧有人拉住了他,示意让其闭嘴。

既然说话声音极低,赵婉兮也就当做自己聋了,什么都没听见,在一侧逐月别有用意的眼神中一步步上前靠近床榻。

望着上头双目紧闭的欧阳晟乾,她侧眉想了想,没着急动手。

而是当着逐月的面儿,从袖中掏出一方帕子,先展开敷在了对方的手腕上。

然后再下手,算是当众撇清了她跟欧阳晟乾有任何实际性接触的嫌疑。

实实在在是做给逐月看的。

等做完了这些,赵婉兮这才不慌不忙地将手指搭上了欧阳晟乾的手腕,微合了眼皮,开始专注地把起脉来。

对她不屑归不屑,殿内一众的西岐人对欧阳晟乾这位主子,倒的的确确是忠心耿耿,一时之间全都噤声,再无一人说话。

只皆是齐齐将目光定格在赵婉兮身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想要做点儿什么,无疑于十分困难了,只见赵婉兮把脉完毕,又不缓不慢地翻开欧阳晟乾的眼皮看了看,随即紧蹙着眉头,将手指转移到了他的唇部位置。

只莫约是有所顾忌,只停留了片刻,到底还是没有动手。

等到眼看着她结束一切转身,胖使臣几乎是急不可耐地凑上前来,焦急发问。

“婉兮皇后可是看出了什么来?”

“这个……”

此情此景之下,就算是真的看出了什么来,她也不可能明着说啊。

语气略一迟钝,赵婉兮的目光首先还是投向了同样紧张地盯着她看的逐月。一直看到对方眉头皱起来了,她才掩饰性地淡淡一笑,话里话外暗藏了几分别有意味的深意。

“大人且不用着急,王爷福厚,定然不会有什么大碍。”

“……”

只这一句废话,再无其他,闻言,那个胖使臣的笑脸,果然就清楚地僵硬了一下。

与此同时,人群中也传来了一声清晰的冷嗤。

只当是没听到,赵婉兮继续装聋作哑,兀自走到逐月身侧,主动跟他认错。

“是臣妾无能,让皇上为难了。”

话是这么说,实际上逐月这里早就收到了她的暗示。

听完之后,逐月倒是罕见地没有多余的表示,点点头算知道了,薄唇之下也是格外宽容。

“无碍,太医院也束手无策,皇后不用太过自责。”

说完,又朝着一众的西岐使臣拿足了架势,“既然如此,那朕就先告辞了。若是王爷这边有任何的异动,请务必派人告知。”

自然是没有人愿意出面留他们。

随着逐月一道出了殿门,眼见着就要下台阶了,赵婉兮突然转头,视线依然定格在欧阳晟乾那位能耐极大的侍卫身上,陡然问出一句让人再没想到的话来。

“本宫听闻这位将军曾患有失忆之症,可是好些了?”

随着她此言一出,周遭的目光果然有所不同。

不过这一次倒不是冲着她来的,西岐人更多的注意力还是停留在逐月身上,明显暗含警告。

还有几分怀疑的意味。

看的逐月眉头紧皱,一张跟冷君遨十分相像的面皮异常紧绷。

而那位被问到的云将军则是带着不善的疑惑,沉眼不耐烦道:“在下无事,多谢婉兮皇后关心。”

言语之间的语气跟神态,跟那天晚上在长菁宫内已经是截然不同,至此,赵婉兮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人,跟那晚的那人,根本就不是一个。

而且这人“失忆”的毛病,也来的太过蹊跷巧合了,她适才靠近的时候曾仔细感受过,对方气息之间的确有受了内伤外伤的痕迹,但是这些伤,不应该会导致大脑损伤。

且看对方思绪正常,也不像是脑子坏掉的样子。

就算是脸相同,身份也对的上号,但是骨子里头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有了一个逐月,再没什么是不可能的,等确定完了,再想想那晚那人的种种所作所为,还有给她留下的感觉,赵婉兮的心底,陡然生出十分的希望来。

而且还是越想越有可能那种。

在这样的情绪驱使下,她的脚步都轻快了起来,然而好景没有持续多长,这厢赵婉兮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细节里头,那厢的逐月,却已经是早就等不及了。

欧阳华菁还在昏迷未醒当中,适才赵婉兮又对他诸多暗示,心里头早就安耐不住了。

好不容易才离开了未央宫,一路遣散了后头跟着的宫人,好不容易到了一处四下比较开阔的地方,他几乎就已经安耐不住了。

目光锐利地紧盯着眼前明显神思游移的赵婉兮,蓦然发问。

“如何?”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嗓音异常冰冷。

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赵婉兮基本上已经可以迎刃有余地因对逐月,即便是心不在焉,在听到他的问话之后,神思也能一秒回归。

不着急回答,先是定了定神装作思考的模样,方才慎重出声。

“恕我直言,王爷这毒……看似跟丽妃是同一类型,实则还是有区别的,只是这种区别,一般常人极难分辨的出来,很容易就当成是一样的处理了。”

“所以?”

对于逐月来说,明显这毒到底是不是一样的,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

故而他的耐性压根没有在赵婉兮故作高深上头停留,便直奔着自己想要的结果上头去。

而这也是赵婉兮想要的,自然不会隐瞒,回应的极为痛快。

“所以,王爷这药,有解,而且……若是臣妾诊断的不错,他已经服下解药,最多差不多再过一两日的功夫,便能醒来。”

“当真如此?”

赵婉兮的话,无疑跟逐月了解到的信息相差极大,这么听着,逐月面色果然异常。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