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1626章 杀手锏!
    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下,白怜神色几乎是难看到了极点,然而等到抬头时,却又不得不笑脸相迎。

其中的煎熬滋味,也就白怜自己心中才能明白。

好在,比较起最最坏的打算来,这也算是好的,好歹捞到了名分。况且,她还有杀手锏。

心下想着,白怜给太皇太后磕头完毕,又朝着上首的冷君遨俯身。

“妾身谢恩,多谢太皇太后恩典,多谢皇上恩典。”

略过了赵婉兮这个皇后,她一边说,一边调整好角度,用一双楚楚动人的眼,朝着冷君遨看,甚至暗地里还做好了受惊的娇羞状。哪知等到她看过去了才发现,上首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早就收回了目光,不再看她。

只是兀自转动着手中的酒杯,微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要一朝得宠的计划失败,到底没有欧阳华菁的底气,当着众人的面儿,白怜再不敢作妖,没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安静了许多。得到之前那个嬷嬷的示意,悄无声息地退到了一旁,坐在最下首比较靠后,临时为她准备的席位上。

宴会,继续进行,摒弃掉这个算不上小的意外,其他诸事,一切正常。有眼力劲儿的臣子上前敬酒,算是将临时封人的这个事情给接了过去,推杯换盏,气氛重新活跃了起来。

只是比较起一开始来,到底还是存有几分尴尬跟生硬。

在那之后,赵婉兮再没多看冷君遨一眼,也鲜少理会众人,跟尊石雕似的好不容易熬到宴会结束,周身的力气好似被卸走了一般,就连站,都站不起来。

所幸琼儿担心,一直注意着她的状态,见着不好,赶紧伸手将赵婉兮给扶了起来。顺势屈了屈膝,赵婉兮便告辞而去。

“太皇太后,孙媳身体稍有不适,便先行退下了。”

礼是朝着上首两人行的,开口唤的,却只有一人。想到刚才的事情,太皇太后到底还是没有挑她的刺儿,点头应允,只是出口的话语,却是意味深长。

“既然累了,那就回去歇着吧,兮儿你是我南麟国的皇后,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你做,可要养好身体。”

因为是皇后,所以必要的时候,就得顾全大局,就得大度是么?

眼皮低垂的瞳孔里,极快地闪过一抹不屑,但是表面上赵婉兮却没有多说什么,也没吭气,点点头表示自己受教了。

见状,太皇太后也不再追究,跟着起了身,转头朝着全程言语极少,几乎没说什么话的冷君遨道:“时辰不早了,哀家也回去歇着,剩下的事,你看着处理吧。”

“孙儿遵旨。”

既然太皇太后地起了身,自然再没有敢坐着,不论是君臣,全都齐刷刷地站着恭送。赵婉兮想了想,还是等了一下,侯到对方先走,才抬脚紧随而去。

留下冷君遨站在原地,一脸隐晦莫测的暗沉。

悄然靠近,原本还想着借此机会刷个脸的白怜,则是紧张的话都不敢说。

跟初时的痴迷不同,自受封之后,冷君遨的目光,便再未在她身上停留哪怕是一丝一毫。令白怜从一开始的踌躇满志,都变得逐渐有些不自信起来。

宴会临近尾声,太皇太后跟皇后都走了,重要人物退场,冷君遨这个皇帝,自然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扭头吩咐了伺候在身侧的太监一句,他便也要走,眼睁睁地看眼前的人就那么迈出了步子,白怜这才总算是急了。

小跑几步追上去,又不敢靠的太近,生怕冷君遨真的就这么走了,她赶忙怯怯出声:“皇上?”

“嗯?”

眉头微扬,冷君遨淡然回眸。目光落在白怜那张精心装扮过,差不多已经有八分像云子佩的脸,目光深沉似海,声线也是异常的平淡。

“何事?”

略带冷漠的嗓音,也跟白怜想象中的完全不同,纵观起来,她这还是第一次见着冷君遨如此淡漠的一面。

心底原本就充满了不确定,这样一来,更是忍不住的发虚,此前在回太皇太后话时好不容易激发出来的那点儿底气,也泄了个一干二净,目光更是不住地躲闪着,竟是连冷君遨的脸,都不敢看了。

只能垂着头,不安地盯着地面,呐呐出声,一股子可笑的小家子气油然而生。

“我……民女……妾身……还未有栖身之所呢。”

只要有了皇帝女人的名分,那么相应的待遇,便自然不会少,赏赐,属于自己的住所,更是必须的。而且眼下冷君遨后宫空置,随便指一个地儿,都能把白怜给安置了。

在鼓起勇气开口的同时,白怜甚至还暗戳戳地想着,若是自己豁的出去,好好求上一求,指不定也能入住云裳宫。就在她沉浸在自己美梦里头时,全然没有察觉到,站在几步开外的冷君遨,鹰眼里头闪现过了几分清晰的锐利。

出口的声音虽然依旧还是淡,可也有了几分不大耐烦。

“你原来没有住处?”

可惜这些异常,白怜都没有发现,因为心存敬畏的缘故,第一时间就开了口。

“当然是有的。”

她原本不就是住在琼华宫的偏殿里头来着?还是冷君遨亲自带着过去,开口让赵婉兮给安排的呢,他没有理由会不知道啊。

听冷君遨问,白怜便乖乖回答,话语才出了口,方恍然反应过来什么。随即意识到不对劲,登时不敢置信地抬起了头。

“可是那……”

是琼华宫啊。

然而并没有给她说完的机会,冷君遨眼角一沉,一言便结束了这个话题。而后一挥衣袖,径自转身。

“既然你有住的地方,那继续住着便是。”

听完他话的一瞬间,白怜登时就有了一股子欲哭无泪的悲凉感,可惜冷君遨走的飞快,根本不给她再开口的机会。面如死灰地在原地僵了片刻,白怜一咬牙,还是转过身,扭头朝着赵婉兮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心里头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最艰难的时刻已经挺过来了,后面便是再辛苦,也得继续走下去才成。横竖她现在也有了名分在身,想必即便是赵婉兮这个皇后……也不敢拿她怎么样了。

按照白怜的想法,其实更想去找的人,还是把她包装起来,送到冷君遨眼皮子底下的欧阳华菁,无奈今日这事,她算是把赵婉兮给得罪了个彻底,琼华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就算是为了这条小命,也得生忍着。

先走一步的赵婉兮,却觉着自己脚步有些飘。

今天的一幕,就更看戏似的,如果不是琼儿怕她想不开,死死咬牙抑制着悲伤紧紧地扶着她,赵婉兮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

不仅如此,从离开的那一刻起,她就总有种感觉,觉着身后似乎有人在看她,视线一直胶在她的背后,如影随形,存在感极强。

白怜追上来的事情,也第一时间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头,不过赵婉兮没顾得上理会,凭着心底一抹轻微的不甘,借着拐弯的动作,她不其然地回了下了头。

可惜并没有见着想象中紧盯着她的人的目光,唯独看到冷君遨那道明黄的背影,消失在了廊下尽头。

心,刺痛,随即就是钝钝的窒息,憋得难受。随着咬唇的动作一道闭了下眼,遮住了眼底的湿意,但是赵婉兮一个不小心,还是没能管好自己的动作,嘴角咧出了一抹异常苦涩的笑。

都已经这么明显了,还在期待些什么呢?

一个个的,都是好算计,最可气的,还有冷君遨这个大猪蹄子!

想的来气,赵婉兮转瞬之间,眼神变得幽凉冰冷,犀利地盯着随在一侧,连头都不敢抬一下的白怜,漠然出声。

“本宫倒是不曾发现,白怜姑娘……哦,不,应该是白采女,竟然还有这份本事。

舞跳的不错。”

自己今日此举,无疑是得罪了赵婉兮,过来的时候,白怜就已经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可饶是如此,听着赵婉兮后面那句莫测的赞叹,她的后背,还是出了一层冷汗。

识趣地一声不吭,暗自渴望着赵婉兮能再接再厉,好歹骂她一顿,出出气也好。

不料,她有那个觉悟,赵婉兮却没那个精神,没打算继续在这磨着,慢悠悠地冷哼一声,算是给白怜安排了好差事儿。

“这么好看的舞姿,没人欣赏,实在是有些太过可惜了。琼儿,去,多叫些人来,也不用另选他处了,本宫看着这地方便很好,让白采女好好舞上一曲,给大家开开眼界吧。”

饶是赵婉兮这话说的没有什么情绪,慢条斯理的模样,也依然还是招架不住白怜过激的反应。听完之后,她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眼前的人,似乎不大相信,这话是从对方口中说出来的模样。

看的赵婉兮更是哂笑不已。

都怪她此前性子太好了些,从白怜入住琼华宫以来,便鲜少当着她的面儿,亲自开口处置一些事,导致对方都有了错觉,八成觉着她很好拿捏了。

便是白怜一开始被欺负为难,也是宫女们的事儿,起初还有一个琼儿带头,后来她伪装的好,连琼儿也友善了起来,自己甚至还为她出头。

此刻再回头,赵婉兮只想自嘲。

被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偏偏,她又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肯吃哑巴亏的人。

若是没有足够的筹码,不划算,有谁又会想不开,为难自己?不过一个白怜,还不值得她大费周章,顶多,一两句话的事儿。

不得不说,赵婉兮的猜测,可谓是摸准了白怜的心思,否则,她也不会咬牙跟上来了。

还道是赵婉兮会因着冷君遨的缘故,处事多少有所顾忌,不料一朝动怒发火,这手段也是狠。

无奈眼下她没有依仗,除了乖乖听命之外,别无他法。唯一的靠山冷君遨,明显不会为她做主,而且现在再去求救,也来不及,左思右想之下,白怜干脆放弃了抵抗,自发做起了心理建设来。

不过一舞而已,跳就跳了,大不了等到来日出息,再将这份耻辱给一一讨回来便是!

不知是看出了她的想法还是怎的,见状,赵婉兮缓缓勾唇,笑容冰冷且恶劣。而后掀开唇角,又加上了一句特别说明。

“不到日出,不准停!”

“什……”

这话的意思是,她得跳整整一夜的时间?

赵婉兮这根本不是一般的惩罚,分明就是想要废了她!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白怜生生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血色尽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了下去。微颤着唇,整个人看上去也是柔弱不堪。

可惜一朝被蛇咬,她这副姿态,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用处,甚至连多看一眼地懒得浪费精神,交代完毕之后,赵婉兮便继续抬脚走。

至于身后的事儿,自然有人去处理。

没走几步,赵婉兮眼风稍稍一扫,就看到了琼儿忧虑重重的脸,想着她定然是不赞同自己的做法,忍不住心情又有些沉。

“琼儿,你可是觉着,本宫过分了?”

只要有心,她一个皇后,收拾白怜的方法,有的是。不过一个小小的采女,就算是有了名分,也多得是让她从此翻不了身的手段,亦或者,干脆就睁只眼闭只眼,反正这后宫里头,已经有了一个欧阳华菁。

可是偏偏,她就是学不会大度。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顾全大局的皇后,这一点,赵婉兮很有自知之明。

学不会倒还罢了,连等到这事儿都没过去,白怜才刚刚封了采女,她就忍不住出手整治人,未免也太过招摇了些。

理智上,赵婉兮并不否认,自己有些意气用事了。

无奈这种冲动的念头,实在是压制不住,大不了……就是斤斤计较了,又能怎么的?

去他么的皇后应有的气度!

想的简单了,人也就轻松很多,而琼儿这里,听到被点名问话,才恍然回过了神来,一副后知后觉的呆鹅模样。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