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我到底要等你到什么时候?
    吃完早饭后,苏云落站在厨房里洗碗。

    宋清让靠在厨房门口,目光淡淡地看着她。

    苏云落的动作娴熟利落,每一个她洗过的碗,都干净地折射着太阳的光辉。

    宋清让眯眸,眼前浮现出另外一个女人洗碗的样子。

    她向来干练冷漠,在外人眼里,是个事业有成的御姐,成功女性。

    但只有他知道,她是个连洗碗都洗不好的家务低能儿。

    想到那个女人,宋清让的唇边紧紧地抿了起来。

    苏云落抬眼看他,“想什么呢?”

    “没什么。”

    宋清让回过神来,目光落在她正在洗碗的手上,“你经常洗碗?”

    苏云落淡淡地点了点头,“在监狱里面习惯了。”

    她说着,便将碗筷全都放到水槽里面清洗了起来,“其实在牢里也是做苦工,慢慢地也就习惯了。”

    宋清让看着这样的苏云落,唇畔的笑意渐渐凝固。

    他没有办法想象,苏云落在监狱里面经历了什么。

    五年前她是一个很矫情的女人。

    而现在的她,犀利,豁达,开得起玩笑也有小聪明。

    曾经,唐穗穗说,苏云落是她认识的,最没有脾气的女人了。

    就像是个包子,谁都可以上来啃一口,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反抗。

    那个时候,他心疼她这个人。

    但现在,他心疼的,是她的遭遇。

    她风轻云淡地说出的那些话,背后,是五年牢狱生活的艰辛。

    将厨房收拾好,苏云落抬眼看着宋清让,“时间不早了,不上班?”

    宋清让看了一眼时间,“的确是该上班了。”

    “一起吧。”

    苏云落穿上外套,“穗穗说给公司选了一个不错的地方,我也该去看看了。”

    “好。”

    他们刚刚确认关系,一起上班倒也不错。

    ——————

    宋清让将苏云落送到了写字楼的楼下。

    挥手道了别之后,苏云落打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整个人像是脱了力一般地,狼狈地靠在墙壁上。

    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做。

    明明和宋清让在车里的时间不到半个,却像是半年那么漫长。

    她不得不承认,不喜欢一个人却要假装喜欢的样子,好像有点累。

    她的确是不喜欢宋清让,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和他在一起。

    迟姐说,没有感情是不能够培养的,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想要,爱情是迟早都会有的。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墙壁上,她真的没有办法将宋清让直接当成厉少川那样对待的。

    宋清让是宋清让,厉少川是厉少川……

    一个温润如玉一个嚣张孤傲。

    耳边浮现出路上的时候,宋清让在车里说的那些话:

    “云落,我知道你是在拿我当挡箭牌,但我还是跟高兴,你选择和我在一起。”

    “其实厉少川能够给你做到的,我全部都能够做得到,甚至会做得比他还要好。”

    “只要你和我在一起,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我都可以帮助你解决掉的,相信我。”

    苏云落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脊背靠着冰凉的墙壁。

    墙壁上面的温度凉得她有些烦躁。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身边多了一个黑色的人影的时候,

    苏云落才终于抬起眸子。

    秦域站在她面前,眼里全是怒意。

    她抿唇,“你怎么会来这里?”

    秦域皱眉看她,“从小区里面就看到你和宋哥亲密地离开,所以我就一直跟着了,觉得好玩。”

    说着,他唇边露出一抹苦笑,“为什么是宋哥?”

    苏云落苦笑一声,“他等了我五年多。”

    “大概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会这么喜欢我。”

    说完,她抬眸,正视秦域的眸子,“难道不是么?”

    秦域看着她这幅颓废的样子,双手死死地握成了拳头,“如果我也可以呢?”

    苏云落怔了怔,抬起头看着秦域近在咫尺的脸。

    清晨的阳光在他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色,他看着苏云落,唇畔的笑里多少带着一丝的苦涩。

    “什么?”

    一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也不会越雷池一步的朋友。

    这是苏云落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的事情。

    而现在,她终于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了,最终选择的那个人,是给了他二次生命的宋清让。

    虽然秦域给她的感觉很像当年的厉景城

    “苏云落,我到底要等你到什么时候?”

    苏云落深呼了一口气,缓缓地站起身子,“我总不能够让人家白白地等我。”

    秦域似乎能够轻易地洞穿她的心思。

    秦域的双手在身侧握成了拳头。

    这一切发生地太快,等到苏云落有了反应之后,秦域就只剩下了一个背影。

    秦域蹲下身子,一脸认真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如果一定要找一个人演戏的话。”

    似乎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够做她的朋友,她只能够是他的嫂子。

    他刚认识她的时候,她的一门心思都在厉少川的身上。

    厉少川是他哥哥,他能做的,只能够是帮助她。

    话音落下,秦域已经用手扣住了她的下颌,“如果我说我等了你十二年呢?”

    男人那张让人心悸的脸上多了一丝自嘲的笑意。

    他痞痞地坏笑着,“苏云落,你说,我到底要等你到什么时候?”

    “可我不想放弃……”

    苏云落轻咳一声,别开脸。

    下一秒,秦域贴近苏云落,在她的唇上轻轻地碰了一下迅速放开,“云落,你说为什么,我的人生要这么曲折呢?”

    和秦域在一起?

    所以,他根本就是知道,她并不喜欢宋清让。

    以前,她喜欢的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现在,她选择的是给了他二次生命的宋清让。

    但即使是当年的厉景城,也只是她的朋友而已。

    他没有办法去争去抢,所以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女人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渐行渐远是不是?

    可……

    苏云落假装没听清,默默地转移话题,“你难道不觉得我和宋清让很般配么?”

    十二年前……

    “苏云落,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

    猛地,眼前浮现出那个戴着鸭舌帽一脸玩世不恭的少年。

    十二年?

    哪里来的十二年?

    “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

    他说,如果一定要找一个人演戏的话,为什么不能够给他一次机会。

    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轰隆隆一片。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