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七章 连夜送信
    好生欣赏了番后,我才把面具和红袍脱下来。

    捏着红袍,我心想这做工材料和设计也不差,那服装店老板是不是五十块亏本卖给的我。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有了衣服面具的缘故,我待家里实在坐不住。

    于是便想着,给苗老板打了个电话:

    喂,苗老板,咨询你个事儿。

    苗老板倒很直接:

    打听消息,一万起步哦。

    我撇了撇嘴,但还是答应了:

    可以。

    我想问下,鬼捕殿的具体地址。

    苗老板的公鸭嗓笑着答应道:

    我待会儿就把信息发你手机上,收费一万,我会从你的任务奖金里扣除哦。

    说起任务,我又问道:

    对了,我今天已经杀了两名京武的手下,那是不是应该给我奖金?

    苗老板意外的哦?了声,随即问道:

    当然,取其武器过来验证,便能兑换奖金。

    我挠了挠头,这倒是被我给忘记了。

    反正杀他们也不是为了钱,并且明天,我肯定还会再遇到他们。

    于是说道:

    那行,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苗老板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鬼捕殿的位置在郊区附近,比起灵山宗这种深山老林,倒是方便不少。

    我决定不再等待,今晚就先去鬼捕殿看看。

    说走就走,简单的整理收拾后,关掉家里的灯,我便出了门。

    因为有具体地址,所以刚起路来很方便,搭车在南方向的郊区停下。

    按照苗老板的地址所写,沿着两个村子正中间行走一千九百米,进入四周无人的区域后,看到山坡上的两颗粗壮古树,爬山茂密的树顶,便有两根铁链连接的索道。

    不得不说,这鬼捕殿的入口,做的还真是隐蔽。

    就这两颗古树,没点儿功夫还真爬不上来。

    茂密的树顶上,我找了半天才发现一处因为长期用手摩擦而显光滑的树藤, 轻轻一拽,索道的两根铁链才显露出去。

    伴之缓缓升起的,还有个可供十人站立的宽敞长方形木板,用四根绳挂在铁链上。

    木板就算是缆车了,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任何防护栏。

    我垫脚从树顶跳到木板缆车上,顿时左摇右晃起来,感觉分分钟便会掉下去。

    想抓住旁边的绳子,木板还会重心不稳的往边上歪斜,最后只好踩在最中央的位置,唤出灵力稳固身体才稍微好点。

    趁着木板缆车还没动,我赶紧套上了红袍,戴上黑猫面具。

    等我刚穿戴好,对面像是能感觉到有人踩上了木板,自动的开始缓缓前进。

    我微微弯曲身体,眼睁睁的看着脚下的高度逐渐升高,冷风也迎面吹了过来。

    红袍的披风被吹的飘起,猎猎作响。

    因为是夜晚,看不清周边是什么景物,只知道脚下是深渊和模糊的高山剪影。

    等我适应了木板缆车的速度后,竟有种踩在板子上飞起来的感觉,无比刺激。

    木板缆车的体验很短暂,只有三四十秒钟,便带我滑到了另外一头。

    索道另一头是处平坦的半山腰,有两名年轻的鬼捕殿弟子专门守护索道。

    两名弟子穿着简单的灰袍,并没有像九窖里的神捕殿那般,夸张的在胸口印字,修为也只是入门的灵叶境。

    他们看清楚来人是我,还穿着一身红袍加黑猫脸面具,顿时警惕的抽出了背后长剑。

    其中一名弟子快速的拉了把崖边的索道闸,木板瞬间急刹车,前后摇晃,最终停在了离他们十米远的半空中。

    来者何人?

    神捕殿弟子呵斥询问,声音响彻山谷。

    我等到那木板不再剧烈晃动,站稳身子后,才开口说道:

    我找你们殿主!

    两名弟子面面相窥后,语气稍缓:

    阁下是何门何派的弟子?可否先报上名号?有没有提前预约殿主?

    我嘬了嘬嘴:

    我无门无派,也没提前预约,但确实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殿主说说,请两位兄弟通融通融。

    谁知这话说完,两名弟子根本不买账。

    想闹鬼捕殿,连名号都不敢见,你以为殿主是你说见就能见的?请回吧!

    说着,那名弟子再次掰动索道闸。

    我脚下的木板也开始缓缓的往后倒滑,是要原路返回的意思。

    没办法,既然说不通,我只好硬来了。

    我脚下踩稳木板,运转浑身灵力猛的向前一冲,半途中又抓住铁链借力,再次往前一跃。

    两个冲跳,瞬间稳稳的踩在了半山腰的崖岸边。

    转头看了眼背后的悬崖,我呼了口气。

    心中感叹这鬼捕殿选的地方,还真是易守难攻,随便派个厉害点儿的人看守,都有以一敌十的效果。

    就在这时,刚刚的两名神捕殿弟子已经抡剑向我刺来。

    大胆!敢硬闯鬼捕殿!

    两人实力偏弱,但勇气可嘉!

    我并没有要伤害他们的意思,只是借着形意拳的步伐躲开长剑,随后迈步贴身,左肩前倾一撞。

    灵叶境的弟子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趁着左手边那弟子被撞飞,我快速绕到他身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右手边弟子还准备继续抡剑攻来,却被我唤出悬浮在半空的青龙小剑,给抵住了眉心。

    见两人都被我制服住不敢乱动,我这才唤回青龙小剑,也松开了手。

    两位兄弟,我不是坏人,是真的有急事要跟你们殿主谈谈,如果不放心,我可以在这里等着,但麻烦你们通报一声。

    他们心里很清楚,自己刚刚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阎王殿。

    要真想闹事,他们早就死透了。

    缓了几口气后,两名弟子才一起朝我拱了拱手:

    还请阁下稍等。

    说完,他们一并小跑离开。

    我信守承诺,坐在崖边的石块上,耐心的等着。

    我所在的位置,是神捕殿的入口,是在半山腰上开辟的索道平台。

    靠着山体往里走,有个打通的宽敞山洞,山洞里像是有旋转的石梯,应该通往山顶,而神捕殿的真正位置

    抽了一支烟的功夫,就见七八名男子向我走来,所有人都是背后负剑,除了刚刚两名年轻弟子是灰袍,其余的都穿着白袍。

    而白袍的弟子,又都是灵花境的水平,这种靠衣服颜色分实力的方式,很有意思。

    他们看到我穿红袍戴面具,也同样惊讶,边走边议论纷纷。

    其中有名白净的男子,似乎是为首之人,他侧头制止了大家的议论,随后冲我礼貌的拱了拱手:

    阁下拜访鬼捕殿,有失远迎,还望见谅,殿内请。

    我站起身,反问道:

    你们殿主呢?

    白净男子有些为难的冲我笑了笑,但又不敢随便对陌生人说实话:

    阁下找殿主,是有何事?

    想着我原本就是一片好心,至于他们信不信我也懒得操心了。

    于是直接说道:

    我来是想告诉你们,明天会有暴徒来鬼捕殿闹事,你们最好提前做好准备。

    白净男子眉头紧皱:

    暴徒?

    我点了点头:

    京武听说过吗?

    白净男子一脸懵的摇着头。

    我继续说道:

    就是最近打着张家形意拳,四处杀害宗门弟子的那群暴徒,为首的叫京武,已经盯上你们了!

    说到这里,我那白净男子才恍然大悟。

    我不相信鬼捕殿这种势力,会没有京武方面的消息。

    那些弟子们,一个个开始慌张的咋呼躁动起来。

    唯有白净男子,稍微沉稳一些。

    他想了想后,走到了我身边,礼貌的冲我又拱了拱手,随后小声说道:

    阁下好心提醒,在下感激不尽。

    既然阁下真诚相待,我也实话实说了。

    实不相瞒,殿主半个月前就带着鬼捕殿大部分核心弟子和长老们,去了青竹县办事,到现在还未归来。

    整个鬼捕殿如今,能打的,也就十人左右……

    我想过鬼捕殿会缺少高手坐镇,但没想到会缺的这么厉害。

    难怪京武敢挑战整个鬼捕殿,原来是没人了。

    白净男子始终皱着眉,有话似乎羞于开口,犹豫了半天才说道:

    阁下前来报信已经万分感激,我知道现在说这话有些不合适,但明天如果京武真的闹来了,关乎鬼捕殿安危,在下还是厚着脸请求您,能抽空助之一臂之力。

    白净男子说话礼貌且懂分寸,我对他印象很不错。

    再说,我本来就是要对付京武。

    我正要对付京武,明天你们只需守好索道,不让其过崖就成!

    白净男子欣喜的冲我拱了拱手:

    万分感谢!

    我们也会竭尽全力,守好索道!

    想到一个问题,我便又问道:

    对了,你们鬼捕殿平日和那些门派交好,就附近的,遇了事能出手支援你们的。

    白净男子瞬间两眼一亮:

    我明白,我这就派人连夜送去求救信!

    问这个问题,倒并不是让他写信求支援,而是我猜京武的同伙们想声东击西,其目的应该就是阻止别人前来支援鬼捕殿。

    提前摸清楚大致的范围,免得没方向的四处乱找,我也好各个击破的收拾他们。

    白净男子转身准备回殿内写信,又想起我还在崖边站着,赶紧折了回来,带着歉意:

    抱歉,差点儿忘了阁下,我先送您回去吧。

    我摸着下巴琢磨了会儿:

    你如果相信我,不如我帮你连夜送信,如何?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