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1章 你与T的一次大对决(3)
应寒年伸手揽过林宜的肩膀,冲着顾铭勾了勾唇,似笑非笑,似嘲非嘲。
让人看不透。
顾铭蹙了蹙眉,没有办法只能牵着应雪菲的手继续往前走,一路走到前面的白色亭子中。
小花童撒了一路的花。
牧师缓缓走近他们,朝着新人低了低头,然后开始宣读誓词。
“在这光荣而神圣的日子里,我们将见证顾铭先生与应雪菲女士的爱情,就如同亚当与夏娃……”
顾铭根本没有心思听这些,转头频频张望。
“看什么?”应雪菲冷笑着看他,压低声音道,“过了今天,你这辈子都捏在我手里。”
“神经病,我真不知道得罪你什么了,你这么为我堂哥办事。”
顾铭咬牙切齿。
忽然,余光中扫到什么,他转头望过去,只见远处树林中有身影动了动,但很快就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来了。
顾铭的心顿时放松下来,站在那里听着牧师念些没用的废话。
几分钟过去,牧师还在念,那边的人却迟迟不行动。
顾铭的眉头又蹙起来,忽然他的手被应雪菲狠狠地拧了下,痛得他差点骂出来,见牧师看着自己,才反应已经问到自己了。
“你愿意接受应雪菲女士成为你合法的妻子,共同在上帝的指引下生活吗?”
还不行动。
没有它法,顾铭只能黑着脸道,“我愿意。”
这大概是史上最不情不愿的“我愿意”。
应雪菲看着他英俊的侧脸和不耐烦的眉眼,不禁笑起来,眼底深处有着浓浓的悲哀。
“应雪菲女士,你愿意接受顾铭先生成为你合法的丈夫,共同在上帝的指引下生活吗?”
“我愿意。”
应雪菲答着。
这一秒,她恍惚回到上一世,那时也没什么人恭喜他们,但是她和顾铭都很开心,说得心甘情愿。
随着她这一声,现场的演奏团顿时将音乐推向高潮,浪漫而激动人心。
就在这时,从树林中冲出一堆人来,姜祈星的反应最快,上前就将一直紧盯顾父顾母的两个保镖给按住……
现场忽然打斗起来,所有人都惊了。
保镖们冲向各自的雇主。
演奏团乱了音调,拿着乐器慌忙往后退,有人在拼命尖叫。
整个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林宜坐在那里,手被应寒年牢牢握住。
应雪菲站在亭子里,震惊地看着突然变乱的局面,下意识地瞪向顾铭,扔了捧花要去抓他。
顾铭飞快地往旁边避开来,抢过牧师手中的话筒就大声地道,“大家不要紧张,其实今天的婚礼整个就是一个局,顾锦软禁了我父母,逼我娶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要我们父子在顾家信誉扫尽,好让他自己拉拢人心,顺利上位!”
现场的音响开得很大,这一声声砸到现场,掀起轩然大波,成功地震惊了所有人。
保镖们还缠在一起厮打,两方势力打得不可开交。
有一方明显逐渐弱势下来。
顾锦坐在其中,闻言刚要说话忽然被人按倒,整个人趴在白色椅子上起都起不来。
应寒年的人悄无声息地进了戒备森严的顾家,又迅速控制了现场。
“是应寒年先生帮了顾家,放心,现在局势已经基本控制住了,大家不用担心,应先生的人手都是厉害角色,不会伤害到诸位!”
顾铭跳上中间的鲜花道,大声地安抚现场宾客的情绪。
“怎么回事?”
其他三大家族的决策人正要在自己的保镖保护下离开,闻言呆在那里,纷纷转头看向应寒年,“寒年,这怎么回事?”
“小事而已。”
应寒年勾唇低笑一声。
“这还小事,就差动枪了!”三人都有些激动,“一场相交,是不是也该提前通知下我们?”
“这是我的错。”
顾父跟着站起来,向他们赔着不是,“我被顾锦软禁了多日,顾家的事务全被顾锦操控着,我也没法统治几位,幸好我儿子还算机敏,找到机会向应先生求救,今天我们才能脱身。”
应雪菲见事情有变,立刻要去抓顾铭,奈何裙子太绊脚。
“雪菲,到我这边来。”林宜站起来喊她,现场乱得不行,唯独他们这边一片平静,一个保镖都上前不了。
应雪菲听到她的声音,眉头蹙了蹙,又看一眼已经被制住的顾锦,明白计划已经失败,无力回天。
而她,不会为了顾锦去和应寒年、林宜作对。
他们在应门放过了她,她不会不识好歹。
应雪菲抓着自己的裙子走到林宜面前,有些歉意地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瞒着你,我只想对付顾铭,你知道的……”
她没想到顾铭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反扑。
“听到没有,她承认她是我堂哥的人了!”
顾铭突然出现在她们身边,转眸瞪向已经被制住的顾锦,愤慨地道,“堂哥,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连亲人都害你还算是人么?”
见状,众宾客渐渐恍过神来,明白了这里有顾家的内乱,还有应寒年的插手帮忙。
挺顾铭父子一派的人立刻道,“难怪我今天进来就感觉气氛怪怪的,很多老人都不见了,我还当是新换的一批,原来早就换成顾锦的人了。”
“顾锦,我们大家拥顾总上去,是因为你太年轻,顾总是你叔父,你居然这么报复他?”
“顾锦,你简直是太荒唐了!”
“我就说今天怎么顾总都不出来,全是你小子在招待人,原来你来这一手!”
所有的怒骂声如潮涌般推向顾锦。
顾锦被人双手反绑着抓了起来,狼狈不堪地看着周围一张张指责自己的脸,脸涨得通红,“我没有,我没做过!”
但没人理会他,因为今天顾家异样的氛围已经将他的罪名坐实。
顾总走向应寒年,站到他面前感激地鞠了一躬,“应先生,今天真是多谢你替我们父子解围。”
顾铭站在自己父亲的身后,垂下握着话筒的手,神色轻松。
听到这话,应寒年慢悠悠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薄唇勾起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不用谢我,我今天是来解围的,不过,不是为你们。”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