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2.可怕的力量
    这座城池非常的大,大到让周睿感觉自己好像不是走在地底,而是身处某个空旷的荒野。

    荒野之中,一座城池耸立。

    这里的建筑,绝大多数都坍塌了。

    风格与周睿所知晓的任何一种都不同,如果非要说像的话,可能教堂会比较相似。

    “能看出是什么年代的建筑吗?”周睿问。

    梅斯摇摇头,道:“吸血鬼虽然可以从血脉之中获取先祖的部分记忆和知识,但我的记忆中,完全没有这一类的建筑。它的存在时间,一定远远超过了我的记忆。”

    周睿沉吟一番,然后道:“先过去看看吧。”

    梅斯没有异议,这里越是显得古老,他就越想去看看。周睿所说的话,正合他的心意。

    两人迈步走入城池之中,一路走,一路看。

    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破败,处处充斥着腐朽的气息。

    四周隐隐飘荡着丝丝红雾,如同活物一般四处游荡。

    梅斯看的眼睛发亮,道:“那些都是纯净的血脉力量,比我现在的血脉纯净至少十几倍!”

    “你记忆里的吸血鬼,有这样的纯净血脉吗?”周睿问。

    梅斯想了想,然后摇头道:“根据记忆来看,两者应该相差一倍左右。不过从记忆中的知识计算,这种血脉也并非最纯净的那种。也许最初它很纯净,却因为时间的流逝或者其它原因被污染了。”

    血脉还可以被污染吗?周睿有些不太理解。

    “当然能,就像人类的身体会被各种病毒侵袭一样。”梅斯解释道。

    周睿哦了一声,这么说,倒也有些道理。

    人类的血液之中,很容易被病毒感染,从而引发各种各样的疾病。吸血鬼的力量虽然蕴含在血液里,但也很难说就没有什么可以影响他们。

    两人又继续在城池中走了很久,让人诧异的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除了近乎坍塌的城池外,什么都没有剩下。

    没有吸血鬼,没有桌椅板凳,连生活的踪迹都不存在。

    这实在是很令人费解的事情,按理说,就算时间再久远,连城池都没有完全坍塌,总该有些东西留下来才对。

    可是这里空空如也,好似当初就是建造了这么一个废墟,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

    难道说,这里是吸血鬼的烂尾楼?

    这真是一个可笑的想法,周睿不觉得吸血鬼会搞这种东西。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某种力量让这里变成了空白之地。

    想到这,周睿的表情不禁凝重了许多。

    一个存在于无数年前,连梅斯的记忆中都不达不到的纯净程度,那个时代的吸血鬼会多么强?

    能把这一切抹去的,到底是吸血鬼自己,还是他们的敌人?

    而不管是谁做的,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以后进来的人,会不会也和从前的事物一样遭到抹杀?

    对于这个猜测,梅斯也表示了赞同。

    “吸血鬼是很怀旧的种族,他们不会轻易抛弃任何一样陪伴自己无尽岁月的东西。就像很多吸血鬼一生都住在破旧的城堡之中,哪怕再烂,也不会随意丢弃,这是他们的传承。”梅斯抬头看向城池最高处,道:“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去那里看一看。就算这里真的从未有人住过,既然建造了,一定在制高点存在某种踪迹才对。”

    “提高警惕。”周睿提醒道。

    两人继续并肩而行,朝着最高处走去。

    许久之后,他们终于来到这城池的高点,一座巨大的黑色城堡。

    城堡的建筑材质,似乎和入口是一样的,但是有近半如同被火焰融化了一样。

    站在城堡旁边,触摸着融化的缺口,周睿立刻感受到其中潜藏的可怕力量。

    这股力量,让他有些熟悉。

    是阴差的力量?

    不可能!

    熟悉的力量竟然出现在海外的孤岛上,而且是在一座吸血鬼的城池之中,这怎么可能呢。

    可是那股力量除了等级奇高外,一切都和周睿所熟悉的完全一样。

    他和阴差主簿打过那么多次,对这种力量已经非常熟悉了,绝对不可能感受错的。

    “太可怕了!这里一定曾经发生了难以想象的恐怖战斗!”梅斯的手指在缺口上轻微触碰就被飞快弹开,奇异的力量比血脉力量造成的伤害还要大,他的手指立刻流出了不少血液,而且完全无法控制伤口的恢复。

    对恢复能力极其强大的吸血鬼来说,这是很不可思议的。

    但周睿却早有预料,立刻弹出一道金光。金光落在梅斯的手指上,将那丝奇异的力量迅速抹除,血液也停止了流出。

    “谢谢大人。”梅斯连忙道谢。

    然而周睿却皱起了眉头,他弹出的这道金光虽然不算多,却也是自己道德金身的一部分。按理说,就算遇到接近府君的力量,都可以相抗衡。

    然而仅仅消除梅斯手指上的这一丝力量,却用了差不多三秒钟。

    就好像一个两百公斤的壮汉和三岁儿童对抗,打倒他需要三秒钟一样,实在不可思议。

    这说明,那个三岁儿童虽然看起来小,但力量却不比壮汉差多少。只是碍于体重的差距,才被迫倒下。

    所以,这是府君的力量?还是说,超越了府君?

    随着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周睿早已经了解到,天下分九州,九州之下又有三十六郡,再往下才是府君,然后是一城主簿,阴差等等。

    州主,郡王,府君,主簿,阴差,构成了一个森严的力量体系。

    周睿有种感觉,这里的吸血鬼一定遭到了某位至少是郡王的恐怖存在抹杀。也只有三十六郡之一的郡王,才有资格在无尽岁月前,抹杀一座远古吸血鬼的城池。

    至于府君,周睿不觉得有那种可能。

    连他都可以对抗府君了,远古吸血鬼怎么可能那么弱呢。

    “大人,您快看这里!”梅斯忽然似发现了什么,高声喊道。

    周睿循声望去,只见梅斯站在一处垮塌的墙壁旁边,满脸的惊喜。在他的脚下,是一滩血水。

    那血水很少,大概只有巴掌大小,却不断飘荡着丝丝缕缕的血气上升。

    周睿目光一凝,仔细看了许久,顿时吃惊的发现,整个城池的血气似乎都是从这里诞生的。

    “是你之前感受到的纯净力量吗?”周睿走过去问。

    梅斯用力点头,带着迫切的渴望,他深吸了一口气,丝丝血气被吸入体内。脸上的痛苦,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反而更加的兴奋,道:“这里的血脉纯净程度,比入口处感受到的还要高上一倍,已经很接近记忆中的理论极限,也许这是一位和始祖生活在同一个年代的吸血鬼留下的血脉传承!”

    周睿听的一怔,吸血鬼始祖……

    如果没记错的话,所谓的始祖,是比毁灭在诸神黄昏中血族长老会还要古老的存在,那是一位横跨宇宙,近乎无敌的强者。

    能与始祖存在于同一个年代的吸血鬼,又会是多么的强大?

    哪怕无尽岁月前就被抹杀了,却仍然能留下这一团血脉传承。而且在这制高点内,仍有超越府君的力量残余。

    梅斯先前的猜测没错,传递到外界的血脉已经被其它力量污染了,污染源,正是这种来自内地的可怕力量。

    很明显,那位抹杀吸血鬼城池的存在,要比这个强大的吸血鬼还要强横的多。在他的力量影响下,血脉传承能够遗留到现在,足以见证一切。

    “你现在能吞噬吗?”周睿道:“就算能,我也建议你不要现在去做,这里还没有探查清楚,我总觉得暗处隐藏着什么。”

    梅斯点点头,道:“大人请放心,我是不会轻易吞噬这团血脉的,哪怕他很纯净。但正因为他的纯净程度比我高出数十倍,如果冒然吞噬,我的身体会无法承受来自血脉的力量而爆炸。所以,我需要时间把它制成血晶,逐步吞噬提升。虽然速度会慢一些,但起码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梅斯所说的步骤很完整,证明他现在仍然拥有足够的理智。

    周睿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方案。

    得了周睿的允许,梅斯立刻迫不及待的伸出右手。

    他猛地一咬牙,把整条右臂拽了下来,抛向半空。

    古怪的咒语声,从他口中念出,那条手臂立刻爆碎,化作无边的血雾将地上的血池笼罩。

    远古的血脉传承太强大了,梅斯必须自损身体,用血咒的方式将其分化支撑一块块血晶,然后才能逐步吞噬。

    别看只是损失了一条手臂,实际上他此刻的力量,最少也要损失近半。

    吸血鬼的伤势,向来和人类判定标准不一样。

    就在梅斯刚刚动用血咒,尝试着分化血脉传承的时候,这座黑色的城堡突然剧烈晃动起来。

    一股可怕到极点的气息,从城堡的深处传来。那股力量,让周睿的脸色大变。

    这股力量实在太恐怖了,哪怕是他,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为什么在空无一人的城堡里还有这样的力量存在?

    而那熟悉的力量特性,更让他立刻想到了某种可能。

    难道曾经抹杀吸血鬼城池的那位郡王,现在竟然还活着!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