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六九章打仗不需要计谋
    第一六九章打仗不需要计谋

    八牛弩发射远不如火箭弹发射那样惊天动地。一只只六尺余长的弩枪,呼啸着脱弦而出。

    转瞬之间,便有数百枚弩箭,火箭炮炮弹砸到了烽火山山上。

    随即,烽火山上就出现一朵朵绚丽的火花,每朵绚丽的火花,瞬间膨胀成一个个火球。小火球越来越大,快速形成一片片,一片片,一排排,一丛丛,形成了密得吓人的烈焰森林,几乎覆盖了整座烽火山头。

    猛烈的爆炸声接连响起,爆炸的冲击波裹着弹片、火焰以及无数碎石横冲直撞,将针叶松推倒,或者连根拔起,将它所遇到的一切障碍物通通夷为平地!

    一些树木太过高大,爆炸冲击波没能将它连根拔起,但它也不好过,树身上转眼之间便钉满了弹片,更吓人的是,爆炸冲击波扫过,树冠火炬般熊熊燃烧起来,那些树叶明明是冰雪覆盖,明明是青翠欲滴,却烧得噼啪作响!

    李嗣业望着这一幕,膛目结舌。

    就连陈应也感觉颇为意外。

    他可以举着双手,用个人和全家的名义发誓,这绝对不是他悄悄打开的金手指。事实上,这是陈家堡匠将监带给他的惊喜,可以说得上惊悚。

    早在武德七年的时候,陈应让工匠制作出了颗粒式黑火药,并且成功制造出了可以燃烧式的手擂弹。

    尽管在玄武门之变的当夜,这个手雷弹还立下的大功,让陈应一个人威震住了李世民麾下一千多名秦王府护军,并且成功掌握住了太极宫南衙的局势。

    不过,陈应对这种依旧明显直接点燃的引爆方式深为不满意,别说不满意,可以称得上是深恶痛绝。

    在陈应的记忆中,手擂弹应该是直接拉环,然后引爆,投掷出去,杀伤敌人。所以,拉环引信成了将作监重点研究的方向。其实,陈应如果想解决这个问题,非常容易。

    比如火柴,火柴上面的火柴头其实就是易燃入烧的红磷与硫。如果把这两种物质弄出拉环的模样,就可以做到拉环引信。不过,陈应并没有想起这一点。

    被愁坏的工匠们日思夜想,终于想出了一个非常笨的笨法子,在手擂弹的手柄处,制造一个钢套,中间放入一根带满毛刺的铜条,铜条与钢套中间,塞入火石、火药以及磷、硫磺、硝以及碎瓷屑。这样以来,一旦拉动铜条,铜条与中间的填充物就会发生剧烈的摩擦,而摩擦过程中,就会将易燃物点燃。从而做到像陈应所说的那种拉环即可引爆手擂弹。

    现在猛虎义从的掷弹兵团,已经全部换装了这种拉环引爆的手擂弹。

    陈应自然不会吝啬,给予了参与研发了所有工匠,按照贡献大小,分别奖励他们三百贯至八千贯不等的巨额奖励。

    这些受到鼓励的工匠们,更是脑洞大开。将脑洞放在了比较成熟的八牛弩上面。八牛弩弩箭的箭镞伤害力太低,了不起依靠动能杀伤三至五人。可是,换作提炼的火洞,按照弩箭的同等重量,就可以形成五步方圆的火海,如果放置同等重量的火药,那么杀伤力将增加到十倍甚至以上。

    于是,工匠们开始大动脑劲,他们将箭镞也采取这种拉环引爆的方式,只是手擂弹稍为不同的是,手擂是往外拉,而弩箭则利用弩机巨大的惯性,撞击力,往里面捅。也是同样是摩擦引爆的方式,火箭的箭杆,不再是拓木杆,而是采取了中空的钢管,里面装上提炼的火油,或者是火药。

    这虽然不是陈应大开金手指,不过效果却是一样的。

    随着一枚枚八牛弩弩箭带着弧度,飞向烽火山,烽火山变成了炼狱,不知道多少高句丽士兵被卷入大火中,尸骨无存,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困在大火中挣扎呼号,然而,还有谁救得了他们?又有谁敢冲出已经变成整个烽火山?

    好在,八牛弩的射程有限,八百多步的射程,充其量才能抵达山腰位置。

    然而,被无数枚弩枪引燃的烽火山,火烧连营已经无法逆转。

    正所谓风借火势,火借风威,烈火越烧越大。

    位于山顶的渊盖苏文双目尽赤,挥舞着横刀冲着山下大吼道:“卑鄙!无耻!有种就上来打啊,光躲在山下算什么本事?你们这群懦夫,啊……”

    他一边吼一边挥着横刀胡砍乱劈,状若疯狂,他真的要被气疯了!

    原本,他在得知唐军横渡大海,从浿水登陆。正如苏定方猜测的那样,渊盖苏文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烽火山,这是高句丽唯一可以阻击唐军进攻平壤城的机会。

    于是,渊盖苏文就自告奋勇,率领三万余名高句丽将士,埋伏在烽火山、大城山中,准备趁唐军自海浦进攻平壤城的时候,给陈应来一个两面夹击。

    事实上,陈应早在海浦的时候,渊盖苏文早已派出斥候侦察陈应的动向。

    只是,渊盖苏文被陈应的假动作迷惑了,陈应在海浦打造了一出准备构建永固式军营的架势,这样以来,陈应短短时间内恐怕不会进攻平壤,至少三五天内他需要收缩兵力。

    正如拳头打人,必须先把拳头收回来,集中力量,才能中创对手。

    只是,陈应明显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当渊苏盖文调集更多的兵力埋伏在平壤城西面的山区时,陈应趁夜对烽火山、大城山以及牡丹峰一带展开夜袭。

    当然,陈应并没有命令部队连夜攻山,这样的攻山效果,只是以卵击石,除了初期还能占一点便宜,一旦高句丽伏兵发觉,陈应只能强攻。

    可是,陈应根本就没有攻山的意思,他使用这种新式的火箭,用火药和火油,将这三山全部变成火山。

    渊盖苏文几乎咬碎了牙齿,但是看到弩箭不断从山下飞来,每一枚弩箭落下都是血肉横飞,他意识到这场伏击战没有办法打了。

    渊盖苏文咬咬牙,建议大家放弃伏击,撤往平壤。

    这一建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支持,高句丽伏兵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离埋伏的山区,逃离唐军八牛弩的有效射程,狼狈不堪的朝下平壤撤去。

    撤退的路上,每个人都心情沉重,西三山是他们唯一可以借助的地利优势,一旦这个优势失去,他们还有希望吗?

    特别是险峻如烽火山的兵家必争之地,已经变成了火山,被唐军这烧得净光只是时间问题。

    连大山都是这样,平壤城还有机会吗?

    小小的平壤城很可能会被唐军炸平,城里储备的粮草和军械也会化为乌有……

    终于到了快要天亮的时候,渊盖苏文率领残兵败将抵达了平壤城远不足五里的地方。

    这是一大片坦荡的平原,也是开阔地。

    望着远处的平壤城,渊苏盖文心头不安起来。

    特别是回头望着身后不足两万残兵败将,他对高句丽的未来看不到任何希望。

    就在这时,他的眼皮开始狂跳起来。

    远处的雪堆似乎在动。

    不错,渊盖苏文并没有眼花。

    那些雪堆就是在动,准确的说,这些雪堆都是唐军将士的伪装,扯在雪色伪装服,露出伪装下的真容。

    渊盖苏文骇然四顾,却只见整个军阵岿然不动,如同一座黑色的山岳。唐军人数不多,大约三四千人。不足渊盖苏文麾下的四分之一。

    黑色的旗帜,黑色的盔甲,排在最前面的是唐军弓弩手,弓弩将箭镞放进箭槽内,早已引箭待发。而弓弩手后面的横刀手,则整齐的拔出横刀,整齐的拍击着盾牌,发出一声声充满暴戾气息的嗥叫:“杀,杀杀……”

    这种钢铁般的声音,让人有一种穿越时空的错觉。

    一千多年前,战国时期,让人胆寒的秦军就是这样森然列阵,发出“杀杀杀……”的怒吼,随后弩箭如飓风般暴射而出,山东六队一排排的倒下,死伤枕籍,尸横遍野,往往还没跟秦军短兵相接,便已经被射倒了三分之一。

    果然,正是渊盖苏文所想的那样,不待他整理队形。唐军的弓弩手率先出手。

    一出手就是绝杀。

    “咻咻咻……”

    密如蝗虫过境般的箭矢,带着湛蓝色的金属光芒,朝着高句丽的军队笼罩而来。

    陈应此时还不忘教导儿子。

    “大郎,看到没有。打仗,从来不需要用计谋,无论有多少敌人,一个字,就是怼!”陈应扬起手中的横刀,虚空一辟,大吼道:“给本大将军碾死那帮杂碎!”

    李嗣业很是无语。

    心中暗想,你这还叫不用计谋?那什么才叫用计谋?

    ps:本来想调整心情,快速更新,心情有点郁闷。希望大家理解。追订越来越低,希望大家也支持一下正版,写书不易,网文会越来越艰难,希望大家支持一下。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