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73章错怪钱菲菲
    我迅速的扫了一眼,发现周婷并不在她身边,我赶紧把伞往她手一递,说了声“对不起”,赶紧去把她的伞给捡了回来,然后再将她手的伞换了回来。钱菲菲什么也没说,只是漂亮的脸微微泛起了红晕,径自朝公交站牌下走去。

    我忽然想起来了,自己今天晚是要到张清月家吃饭的,刚才想走了神,还以为自己是冲着钱菲菲,才走到公交站牌下。

    我无趣地摇了摇头,撑着伞来到她的身边,虽然心里仍然有点小紧张,但之前的忐忑不安和恐慌完全没有。

    正所谓无欲则刚,既然放弃,不会再患得患失了。

    “对了,钱菲菲,周婷呢?”

    钱菲菲愣了一下,估计没想到我知道她的名字,恐怕忘记了那天周婷当面介绍过,而且还没想到我会主动跟他搭讪。

    过一会儿可能又想起来了,在看到我第一次跟她说话这么自然,勉强地笑了一下:“她今天在学校的食堂吃晚饭。”

    “你们挺有意思的,昨天你在食堂吃,今天她在食堂吃,轮班吗?”

    “我妈跟她妈都在超市工作,她们两个刚好轮班,昨天是我妈晚班,今天是她妈晚班。”

    原来她们母亲都在本市最大的天海超市工作,正因为如此,她们其他的同学走得更近。

    我忽然明白了,身为亿万富翁的孙晓丽,居然把钱菲菲扔给了一个只能在超市里班的同学,这难怪会伤透钱菲菲的自尊心。

    换做是我,我也会选择和贫穷的养母待在一起,而不会在养母需要我的时候,却跑去投靠亿万富翁的生母。

    我点了点头,忽然感觉跟钱菲菲搭讪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有个好理由和借口,好像她并不拒绝与我聊天。

    早知如此,前几天我何必那么紧张?

    我很希望她能问问我,当初为什么在她面前装笔,那样的话,我可以好好解释一下。不为别的,想证明我从来没对她处心积虑地别有用心,而且我喜欢的是周婷,也好泄一下心的不满。

    可钱菲菲并没问。

    我甚至希望她会调侃一句,我现在是不是在追周婷?那样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

    可她同样没问。

    钱菲菲举着伞,面无表情的平视着前方,但眼角的余光,明显一直在关注着我,应该是等我主动各种搭讪吧?

    我回头看了一下公交车来的方向,好像没看见车子的影子,两个人肩并肩的站在这里显得有些尴尬,于是我又说了一句:“从昨天晚开始,我嫂子在张医生家住,今天叫我过去吃饭。”

    我的意思是告诉她:别以为我是跟着你,我们仅仅是同路而已!

    钱菲菲笑了一下没吭声,依然目不斜视地注视着街对面。我能感觉她心里其实挺紧张的,否则,她的目光应该朝左看,看看公交什么时候出现,而不是一直看着街对面。

    一个等公交的人,街对面有什么好看的?

    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聊天技巧还是有点问题,我应该多提些问题,钱菲菲才便于回答,刚刚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情,钱菲菲无言以对也是正常的。

    “对了,昨天叫甘蔗的那伙人,今天没来找你麻烦吧?”

    “没有。不过要来他们也是晚来,但我估计昨天被你打的那么惨,他们是绝对不敢再来了。”

    “是不是经常有小混混追求你呀?”

    钱菲菲面颊一红:“没有。那个叫甘蔗的,开始并没惹我,只是在学校门口搜其他男同学的钱,我看不过去,说了他一次,结果才被他缠。”

    看来她是个爱打抱不平的主,这恐怕跟她成长的身世有关。

    “有一点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不管对方多强大,你都敢打抱不平,像你这样性格的人,恐怕越来越少了。”

    我故意把话题往这个方面延伸,是想让她主动说出那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那样的话,我可以向她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头一天挨打,第二天却能逆袭。

    没想到她却没有延续这个话题,准确的说,她根本没吭声。

    公交车这时行驶了过来,躲在后面屋檐躲雨的人,这时才相继涌了出来。

    然而公交车人满为患,面人头攒动,看去整辆公交车像个大腹便便的孕妇。

    公交司机耍了个小心眼,直接把车开过公交站牌,引来了我们身后一群叫骂声,司机却滑行了几百米远之后,在前面停下,放下两个顾客之后,又摇摇晃晃地离开。

    一些人嚷着要投诉,但我觉得可以理解,车的人实在太多,公交司机恐怕也是没有办法。

    我趁机问了一句:“现在是高峰期,恐怕后面车的人也不少,你看身边这么多人,要不我们打的吧?”

    钱菲菲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说道:“下雨天的士也是人满为患,何况这是个较热闹的路口,要不我们走两站,过了路口之后,还可以等其他较松散一点的公交车?”

    我去,这是好主意呀?

    我再次后悔没有早点主动跟她搭讪,她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么难以接近。

    “好吧,那我们走过去。”

    我们转身来到路口,正准备通过斑马线时,一辆电瓶车直接冲了过来。

    “当心!”

    我下意识里把她腰一搂,两把雨伞都撞到了一块。

    斑马线的正前方明明是绿灯,显示行人可以通过,可骑电瓶车的那个抠脚大汉,居然朝我们瞪了一眼:“找死呀!”

    麻痹的,是你眼瞎好不好?

    我瞪大眼睛正想回她一句,钱菲菲却说道:“算了,跟这种人不值得。”

    我余怒未消地摇了摇头。

    我们通过斑马线之后,我才发现我们两个人的伞,一直叠加在一起,我的手,也一直搂着钱菲菲,而钱菲菲居然一声不吭,任由我搂着继续朝前走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