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夏小英的来电
    夏小英当时穿着一条牛仔裤,从我的身体贴着她的那一刻起,我发觉夏小英就开始有了一些变化,原先那种发牢骚的急躁心情似乎消失了大半,尽管嘴上还在关切地询问着工程部的那个傻逼:“仪器大概什么时候能搞好啊?”但在她一本正经的语气中我似乎听到了一种喜悦之情,这种喜悦是奇特的,是不可言说的。

    人不可貌相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工程部的那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傻逼居然是个仪器调试方面的行家,三下五除二地就把仪器调试好了,前后不到5分钟,围在周围的凑热闹的混混们也陆续地散开了,我也不得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夏小英那软软的温暖的臀部怀抱。

    按目前产线这热火朝天的情况来看,晚上又指不定会加班到几点,十一二点那是肯定的,看来这出去开房,再和夏小英来一次激情燃烧的约会的想法基本上又要破灭了!

    确实是憋得太久了,于是,我就去了工厂的厕所,想在厕所里撒泡尿。工厂的厕所比较简陋,在拉大便单间的木门上,不知道哪个傻逼用笔画上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主要是一些女人的身体部位,画画的水平真的不敢恭维,不是画变形了就是比例明显不对,有些部位看起来明显的臃肿而膨胀,屁股大得就像脸盘一样,不知道是哪个发情期的小屁孩画得,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木门上竟然还写了一首诗,写得歪歪斜斜的——深山老林一条沟,一年四季水长流,不见牛羊来喝水,只见和尚来洗头!

    拉完大便之后,世界在我看来清静多了,那晚工厂车间一直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多钟,因为是在试产一个新产品,我不得不跟在生产线上,夏小英也差不多忙了一晚,下班之前,她给我发了一个短信:“我先回家睡觉了,好困。”

    这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屋漏偏逢连夜雨。第二天,研发部的张总就给我打来电话,需要我当天就回深圳伟创力。

    接下来的几天,夏小英经常会发短信给我:“在干嘛呢?你什么时候再来珠海出差啊?”

    一直以来,我都不太喜欢用短信沟通,因为太麻烦,有时候短信发出去了还要等半天,这种等待本身就是一种折磨,有时候还会给对方造成身心负担,比如,你给对方发去这样一个短信——“宝贝,我好想你,想你想得我都睡不着觉!”这样的短信要被她老公看到了,那不引起夫妻和家庭的矛盾吗!能安全就尽量不要去冒险,能隐瞒就尽量不要去暴露,这是我泡妞的一个禽兽原则。

    我这样不冷不热地干憋着,搞得夏小英还以为我忘了她了,有一次,她在半夜一点多钟给我打来电话,要不是那时汤丽睡着了,夏小英的这次突然袭击还真有可能会闹出事情来,这也太沉不住气了!

    那天晚上,我正好半夜起床尿尿,电话铃声正好响了,我了个去的,都深夜一点三十八分钟了,这么晚了到底是谁打电话给我啊?我再定睛一看,我地个亲娘啊,竟然是夏小英,我赶紧跑到厕所,偷偷地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一开始,我并没有在电话里听到夏小英的声音,只是隐隐约约听到几声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喂,是夏小英吗?你在吗?”

    电话那头终于说话了:“是我,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也不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把我忘记了?”

    很显然,夏小英已经因为我的冷淡而在身心受折磨了,我很明显在她的声音里听到了一种哀怨和责怪,当然这都是我的错,我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吃饱了,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完全不管人家美少妇的身心感受,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

    我当时很快就变了一副嘴脸:“怎么可能呢!这几天我想你都想得睡不着觉,我一直都想打电话给你,连做梦都想,但我怕一打电话给你之后,我就又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你,更想你,想你想得我都快要疯掉了,所以,我就干脆不打电话给你,你能理解我的这种心情吗?”

    我的这一席话很快就起到了效果,夏小英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也欢快了多了:“你是不是骗我的,我这几天好想你,昨天晚上我都喝酒了。”

    ——“哦,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借酒浇愁了,你的愁是什么?快告诉我,让我来为你把这个愁解决掉。”

    夏小英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又开始像一个小女孩了:“你是个大坏蛋,都是你惹得祸,害得人家这段时间,一点心思都没有,天天想着你,你什么时候能再来珠海啊?我好想你!”

    在电话里,我隐约感到了夏小英身上的那种热情和期待,甚至还有某种豁出去了的洒脱和大方,可是,在这样的洒脱里又带着某种让人心痛的哀怨,我不知道怎样来形容这种奇怪的气氛——这感觉就像你看到了一个丰满的农村少妇在田间劳作,没有带胸罩,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汗衫,她卖力地挥舞着锄头,在田地里辛勤耕耘,汗如雨下,浸透了她那件薄薄的汗衫,以至于,她丰满的身体在那汗水里面隐约可见,她毫不在意,涣然不觉,落落大方,只是挥舞着她手中的锄头,只是专注着挥舞本身,不见她的男人,只见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在田间,在阳光下,汗水淋淋地,波涛汹涌地挥舞着手里的锄头,如此的形单影只,如此的一声不吭,默默地向你呈现这样一个质朴的、生动的、活泼的画面,您恨不得马上从她手里夺过来锄头,心甘情愿地为她锄地,为她卖力,甚至为她去死,你觉得只有在这个时候,只有拿起她手中锄头,为她锄地的这个时候,你才深切地感到自己是个男人,是个可以给她依靠和温暖的男人,是只真正的雄性动物,是真正的货真价实的男子汉!”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