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1章 苦海气泡
    

    ♂nbsp;   “剑式——归心。”

    李颛桥别无他法,菲兹的实力太过于强悍了,自己如果仍旧保持理智,那必然不会是他的对手,到那时,自己如今逃与不逃的结果都相差无几。

    所以,李颛桥只能够是摒弃自己的理性,用纯粹的战斗本能去面对这个教皇的战将。

    想到这里,李颛桥又止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教皇到底还隐藏着怎样的实力,才能够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一次又一次的为自己续命,才能够派出菲兹这般的四翼天使?

    原本在李颛桥的设想之中,教皇以及他的教廷已经迂腐了,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现在看来,藏在教廷之中的教皇俨然成为了李颛桥心目中的庞然大物,根本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撼动的。

    而且,这些事件之中仿佛还隐藏着不少的迷雾,让李颛桥难以看清。但是,这些所谓的迷雾李颛桥现在都无暇去探查,只得把面前的这一关过去了先。

    归心剑式施展,李颛桥顿时便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待得睁眼之时,却发现自己站在了体内苦海之中。

    “这是什么情况?”李颛桥正纳闷,身旁的苦海却是还是咕噜咕噜的开始冒泡,气泡炸开,带*点梦幻般的色彩。

    “明明我是施展了归心剑式,往常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异象,怎的这次如此不正常?”李颛桥心道,却又一无所知,转眼看向了身旁的苦海。

    一个气泡炸开,就在李颛桥的视线之中,渐渐,李颛桥的视线变得虚幻,开始变得扭曲起来。

    他仿佛回到了当年,能够亲身的经历当年自己刚刚出生降临到这世间之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耳边不断的有惊呼声,喊叫声,还有不知何物砸落在地面上的轰鸣声,爆炸声,总之所有的声音夹杂在一块,让他觉得极其的不舒服。

    旁边,一个男子探过头来,看了他几眼,随后又抬起头对此时抱着李颛桥的人开口道,“是个男孩,夫人,辛苦你了。”

    一个女声传来,有些虚弱,但是更多蕴含在其中的则是喜悦之情,“不辛苦,这毕竟也是我的孩子,是我怀胎十月孕育出来的生命。”

    李颛桥听到那个声音,心中便是一惊,那个声音他极为熟悉,甚至曾经不知多少次都会在梦中听到。那便是他娘亲,白冰凌的声音。

    他很想转过头去,看看此时的白冰凌,看看那个教会他坚毅、坚强的女子,但是他却根本无法掌控这个身体。

    忽的,他感觉到,有种力量似乎正在侵入自己的身体,那股力量很强大,李颛桥自觉现在的修为根本不可能与那力量抵抗。他想尝试,去驱赶这股进入自己身体的力量。但是,他无法控制现在的身体,他颓然的清醒了,现在的自己仅仅是一个过客,一个看客,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去参与这历史。

    此时,身为婴儿的李颛桥也感觉到了什么,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云飞、凌儿,此时外面不知是和缘故,天空不断掉落陨石,你们保护好自己,我出去看看。”一个略微苍老却仍旧中气十足的传来,李颛桥并没有看到他的容貌,但是在他离去的时候,李颛桥看到了他的背影,那是李丘帆。

    过了一会,李颛桥听到外面传来喊声,“琉飞,你这是何故?为什么要请一位黄衣传教士来族中?”

    被质问的必然是李颛桥的叔伯李琉飞,他辩解道,“父亲,嫂嫂临盘之际天空出现了这般异象,我担心我这侄子会不会……”

    李丘帆很显然是被气到了,大骂道,“会你娘了个球,你这一天天的想什么我都不管你,但是这种事情我不允许你动什么歪心思,再有一次,我便打断你的腿,逐你出李家。”

    这时,又有一道声音出现,慌慌张张的,显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老爷,老爷,老爷不好啦。”

    “不好了你娘个腿,有事直说,有屁滚一边儿放。”李颛桥没想到,爷爷当年的脾气这么火爆,随时随地出口成脏。

    “明舟……明舟老爷走了。”那声音被李丘帆吓到了,急忙将这消息完整的说了出来。

    随后,这产房之中李云飞开口了,“凌儿,你先好好歇息,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说完李云飞便也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直到此时,李颛桥才见到了白冰凌,这个时候的白冰凌因为刚刚生产完,脸上尽是豆大的汗珠,苍白的脸色显示出了她此时的虚弱。

    她抱着李颛桥,眸中说不尽的温柔,只这样看着他,一言不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又被推开了,李丘帆脸上挂着肉眼可见的愤怒,李云飞也是如此。跟在他们身后进入产房的,则是李琉飞以及一个身穿着黄色衣衫的猥琐男子。

    “哼,神棍。”李颛桥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看着那黄衣传教士,脑子里面只有这一个想法。

    那男子将手伸向李颛桥的额头,掌中有着淡淡的圣光,这让李颛桥颇为惊讶。“什么时候连一个黄衣传教士都能够掌握圣光了?这神棍必定有诡。”

    圣光缓缓的接近李颛桥,脱离那黄衣传教士的手掌,开始进入李颛桥的身体。

    “这人到底是谁?”李颛桥正在纳闷的时候,那黄衣传教士的脸上陡然多了一丝惊讶。

    李颛桥感知到自己身体,明白了为什么这黄衣传教士会觉得惊讶。

    因为他的圣光直接被吞噬,然后消失不见了。

    “好了没有?神……咳,传教士?”李丘帆的声音传来,问道。

    那黄衣传教士很快收起了脸上的惊讶,看向李丘帆等人,“此子居然能够排斥我的圣光之力,甚是邪异,我甚至怀疑他是否能够被称作恶魔之子了,李家主稍等片刻,让我细细查看一番。”

    “放你……”李丘帆听闻,顿时大怒,张口欲骂,却被李云飞拉了拉衣袖,只得作罢。

    白冰凌也很是诧异,但语气却变得有些强硬起来,“这位传教士,切勿危言耸听,我儿不过是出生恰逢天地大变,怎能遭你如此污蔑?”此言一出,李颛桥感觉到自己被抱紧了许多。

    “呵呵,夫人无需如此,我只是说出一个推测,并无污蔑贵公子之言,请让我细细查看一番便可。”那黄衣传教士的表情变得有些慌张,急忙辩解道。

    白冰凌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黄衣传教士再次伸出手来,摸向李颛桥的额头,一个更加庞大的圣光之力从他的手掌之中传向李颛桥的体内。

    李颛桥也想了解到底自己出生的时候遭遇到了什么,正欲随着神棍的圣光前去查看的时候,却是眼前一黑。

    “啵”

    李颛桥仍旧站在自己的苦海前,眼前的气泡到此时才完全的碎裂,发出一声清脆的破碎之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