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目标
    作者有话要说:  没坑,下一更也会有的,目前是艰难的复建阶段。|留言回复以及其他让我慢慢补。前情提要:

    ·“平衡体系”进一步失衡之后,千渡加快推进拆分进度,着手准备水门的复活。

    ·因为水门曾使用尸鬼封尽之术,因此部分灵魂被“死神”所吞噬,如今需要夺回这一部分魂魄。

    ·千渡一行人潜入木叶村取得旋涡一族的“死神面具”,凭借面具可以施展尸鬼封尽·解,取回被吞噬的灵魂,但使用术法之人将会丧命。

    ·千渡要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刺耳的重金属音乐传出门外,千渡推门的手稍微停顿,这才走进了这间酒吧之中。

    火影世界是有“酒吧”的,虽然整体风格“原始简单”了些。昏暗的空间,粗糙的装潢, 上方悬挂着几盏颜色俗艳的旋转彩灯, 更把分坐四处的客人映衬得面目模糊怪异。所以说“灯下看美人”不一定就准, 有时候会是反向效果。

    而在千渡眼中, 这种水平的“酒吧”确实是足够辣眼睛, 按了按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隐约作痛的额角, 千渡来到吧台点了两杯鸡尾酒。

    市丸银套着他的人偶外壳坐在千渡旁边, 尸魂界只有复古风格的档次不一的酒馆,因此银倒是初次见识到“酒吧”这种场所, 多少有几分新鲜与好奇。

    银屈指弹了一下纤细的杯子, 纵然周遭声音纷扰,但他还是敏锐地分辨出人偶手指与杯体撞击时异于常人的声音。

    收回手, 银凑近千渡耳边说道:“千渡, 这具身体内部也是防水的吗?”

    “……你还真想喝?”

    千渡点酒只是不想显得太格格不入, 但在酒送上来之后是碰都没有碰,就算这酒吧不是黑店,他也怀疑这里酒水的质量,何况这间酒吧本就不够“单纯”。

    倒不是黑店,但也是一个兼职了情报交换、信息售卖以及私人委托的平台,来往客人中既有前来享乐的,也有前来工作的,更有二者兼备的。

    银拎着酒杯打量着里面缤纷的色彩,无所谓地笑道:“嘛,即使加了什么料,应该也影响不到我吧。我还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呢,顺便玩玩啊。”

    “哦,不防水。”千渡干脆地说道。

    银:“……”

    人偶还是有局限性,不然银此刻大概能鼓起一个包子脸来。

    银百无聊赖地呆了一会儿,酒吧中昏暗的光线对他没有太多影响,过了片刻银又戳了戳千渡,低声道:“是‘那个’吗?”

    千渡的视线落点与银汇聚在一处,闻言轻轻颔首:“嗯。”

    在那个方向,沙发卡座里美艳的陪酒女郎正在与客人卿卿我我,尺度颇大。

    “嘛,但看起来这位漂亮姐姐正忙着,你要先上演一出争风吃醋的戏码吗?”银的声音里充满了“看好戏”的兴致。

    千渡瞥了一眼身边这位就差一盘瓜子的吃瓜群众,似笑非笑道:“论撩妹,难道不是银你的水平更高一些,这种时候难道不该是你出马?”

    银眨了眨眼,正要有来有往地互撩上几句,却见千渡站起了身:“走了。”

    那一边,女郎依旧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整理着衣衫头发,而身材高大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的男性客人则推开拥挤的人群,一路向酒吧门口走来。

    千渡的目标,正是这人。

    银这次是真的有点疑惑了,随着千渡一起离开酒吧,不忘低声问道:“和你有相同能量体系的,不是那名女子吗?”

    “嗯,但这一次和查克拉属性的关系不大,而是更侧重于‘频率协调’。”千渡给银解释道。

    他们两个远远缀在目标后面,而对方也是“老江湖”了,警惕极高,并不简单。但千渡完全不担心失去线索,因为除了他与市丸银之外,更有灵魂状态的君麻吕跟踪在对方身后。

    “呀……所以君麻吕是从头到尾围观了吗?”银眯着眼睛,轻笑着打趣。

    千渡则完全不当回事,随口道:“还好吧,那两个人又没有真刀实枪地来一场,不会给小君带来不良影响的。”

    “说的也是,还是对方比较可怜。”银的感叹一点儿都不真情实感,环顾了一下四周环境,对千渡道,“差不多了吧。”

    千渡在酒吧里的时候神色就不是很好,不过那会儿头顶是照妖镜般的彩灯,看到的事物准确度不高。这时候被泠泠的月光一照,那一份苍白和疲惫就遮掩不住了——在银面前,千渡也没打算如何伪装。

    体内平衡的失控,终究是有影响的。

    银的“差不多了”不是一个疑问句,不等千渡回应,市丸银就已经使用瞬步向前行去,将千渡落在了后方。

    千渡依旧不疾不徐地向前走,对于这次行动他和市丸银之间事前并没有商定什么计划,但有些事凭默契也足够了。

    虽然没有刻意提速,但千渡的速度也并不慢,片刻之后便与君麻吕和市丸银汇合。而比千渡更迅速的是银的动作——他们的“目标人物”此刻已然轰然倒地,一线殷红穿过咽喉,干脆利落的封喉毙命。

    淡淡的血腥飘散在空气之后,银将染血的短刃在死者的衣服上擦拭干净,归鞘后收入袖中。那是一柄类似于斩魄刀“神枪”未始解前模样的普通兵刃,银的攻击也是纯粹的物理攻击。因为这具躯体是要用来做“容器”的,并不适合在改造前就遭受其他术法的能量影响。

    君麻吕也收起了他那忍术和缚道混杂的束缚术,能如此迅速高效的解决一个水平不低的忍者,君麻吕出其不意的制伏也起了决定性作用。

    千渡不禁感叹道:“嗯,总算没白白把你俩带过来。”

    三人之间早就是无需多言感谢的关系,君麻吕抬眼望向千渡:“你看起来不太好。”

    “还行吧,关键时刻还是不会掉链子的。”千渡边说着,边从拿出了那枚山寨的“晓”戒,驾轻就熟地寻找到了最近时常联系的“频道”。

    千渡和赤砂之蝎敲定了“接头”的时间地点,市丸银顺带着听了几耳朵,在千渡结束通话后嫌弃地瞥了一眼地上的人,有几分不开心地道:“你要‘附身’到他身上?这家伙长得没有你百分之一好看。”

    “我该说……谢谢夸奖?”千渡收起戒指,重新取出了一份封印卷轴,在朦胧的白烟消散之后,横陈于地的尸体被收了起来。

    除却最后残余的一点血腥味道,周遭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

    重新上路之后,沉默的气氛环绕四周,但也称不上尴尬。君麻吕本身就少言寡语,而会开启嘴炮互撩的千渡和银两个,一个的精力大多放在了“拆蛋”的后续流程上面无暇他顾,另一个则沉浸于自己的心思之中,没空开口。

    想到千渡将会进入道一具拥有真实血肉的躯体之中,“不高兴”的情绪漫过市丸银的心头,甚至是在他察觉之前。这份感觉来到太过突然,以至于银有瞬间的仓促。

    所以,你才会亲手打磨人偶吗?

    银看向走在身侧的人,弯起的眼睛遮掩住全部情绪。

    虽然千渡的大部分精力都投放于接下来的安排上,但也没迟钝到不闻外物的程度,感觉到银的视线,回以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如今市丸银已经能用人偶的五官摆出他的招牌狐狸笑了,对千渡道:“你是准备恢复魂魄状态,进入那具‘义骸’之中?”

    “嗯。”千渡仍旧有点疑惑,银不会闲着问这种明摆着的事,他等待着接下来的“下文”。

    果然市丸银带着一点跃跃欲试的好奇道:“即使在尸魂界,也没有见识过由真正的人类制成的‘义骸’呢……到时候我能感受一下吗?”

    “不可以呢。”千渡没有一秒停顿地拒绝。

    “诶……”

    千渡微笑着道:“因为确实太丑了……我是没有更好的选择,银莫非不满意现在的吗?”千渡的手臂搭到银的肩膀,手掌再稍微变个角度就能抚摸到人偶的脸颊。

    “我亲手制作的,才最适合银啊。”

    同样蓝色的眼眸相互注释着,仿佛能看到彼此的灵魂深处,看到那些未曾言明的语句。

    *

    在约定的地点时间,赤蝎准时抵达,身旁自然跟着“青玉组合”中的另一位,迪达拉。

    金发少年对旦那和某人之间的合作极有怨言,除了“艺术理念冲突”之外,更有“旦那你竟然会给别人制作傀儡”的诧异。

    这种另眼相看的“破例”式对待,让迪达拉莫名的不开心。

    千渡倒是开始有点理解迪达拉的心情了,这时道:“别想那么多,这只是大人之间肮脏的交易而已。”

    蝎打开了封印卷轴“验货”,嫌弃地“啧”了一声,若不是看在千渡的交易砝码很符合心意,他是万万不会接手这份“原素材”的。

    太丑,又没什么品质可言。

    千渡到底是不会读心术,不然他一定要和蝎探讨一下“绯流琥颜值能打几分”这个问题。不过没讨论起来也好,省下了时间来应对那一点小意外状况。

    “呀咧,躲躲藏藏有什么意思~”

    市丸银掩于袖中的短刃滑到手心,但短刃不是可以始解延长的斩魄刀,银索性直接将短刃投掷了出去——来人的实力也不是普通的铁器就能应付得了的,留着短刀也没什么用处。

    纤细却柔韧的黑色丝线迎上了短刀,没有什么声音,却在刹那间将短刀击碎,碎片四分五裂地散落一地。

    “是你们?”蝎看清了来人,和表情一起阴沉下来的还有声音,“角都、飞段。”

    穿戴着同样风格火云袍的两人越走越近,正是晓之北三组合。

    “切,这是什么表情,根本就没有跟踪你俩好吗!”飞段的大嗓门冲蝎和迪达拉道,大抵只起到了火上浇油的效果。

    角都的倒是给出了具有说服力的理由,角都看向地上那具尸体的表情就跟看钞票一样:“虽然实力不济,但他在换钱所里的标价却是很高,没想到让你们抢到了先手。”

    “靠,你果然就认钱。”迪达拉脱口而出道。

    角都不以为意,淡淡道:“不然你以为你们的活动经费从哪里来。”

    拿着组织报销款的迪达拉瘪了瘪嘴,感觉这句话不是很好反驳。

    角都看向了蝎道:“赤蝎,让给我如何?”却是完全没把真正的所有者放在眼中。

    千渡也不生气,只是想起了一句话:

    武力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能解决你。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