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赌注
    

    “大小姐放心便是”,中年儒士看着薛慕,阴沉的声音再度响起,“小子,我要是你现在就识相的赶紧离开,马车里的那位身份尊崇无比,不是你这等乡野村夫能想象的。www.travelfj.comhttps://www.1kanshu.cc

    “那又怎样”,薛慕摇了摇头,看着沈青羽和中年儒士,十分平静的说道:“你们谁来,或者说一起来。”

    “狂妄至极”,中年儒士气的脸色煞白。

    “果然是无知的乡下少年,既然如此便先给你点苦头吃吃”,沈青羽摇了摇头,拔出腰间宝剑,闪身上前,“刷刷刷”几点寒光瞬间刺向薛慕双膝。

    沈青羽只有先天第五重的修为,比之中年儒士尚且不如。既然自己被认为是乡下少年,薛慕索性装傻充愣,不使出半分真气,完全只依靠体魄的力量来御敌,他吞服下十一颗“神力丹”,如今光肉身力量比之先天第九重大圆满的高手全力一击亦是不遑多让。

    墨镝剑轻轻一挡,一股巨大的力量传出,沈青羽只觉半边手臂酸麻,长剑几乎脱手而出。

    “好小子,竟然天生神力,看来是我小瞧你了”,沈青羽大吃一惊,顿时收回轻视之心,再次出招时已是全力以赴,尽显狠辣。

    薛慕此刻扮演着他们口中所谓的乡下无知小子,倒没有主动出招攻击,只是见招拆招,用的全是一些最基础的动作。饶是如此,沈青羽接连攻了四十多招,却是连薛慕一片衣角都没碰到。

    马车里面,两个明媚的少女,一个碧绿,一个鹅黄。黄裙少女轻声说着,“小姐,这沈公子不是大罗剑派的杰出弟子吗,怎么连这个看上去不会武功的人都打不过。”

    “大罗剑派的大多数弟子都是一群坐井观天的蛤蟆,就他沈青羽也配得上杰出二字,他那个孪生姐姐沈青鸿据说如今已有道境二重的修为,她或许还称得上杰出二字”,绿裙少女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二人比斗,露出丝丝兴奋之色,突然说道:“明秀,那条大狗我要了,这个少年我也要了。”

    明秀轻啐了一口,说道:“小姐,你说什么呢,可别让外面的那帮男人们听到了心里笑话你。”

    绿裙少女瞥了明秀一眼,说道:“你想什么呢,本姑娘是要他做我的战仆。”说着竟是走出马车,明秀见了也赶紧跟了出来,绿裙少女吩咐道:“周叔,你去帮帮沈青羽。”指着薛慕说道“给我活捉了他,我要他做我的战仆。”薛慕见绿裙少女指着自己也不由多看她一眼,绿裙飘飘,人如明玉,容貌虽然比丁仙儿还要好看上一分,但却让自己十分的不舒服。

    “战仆”

    中年儒士心里打了个寒颤,似乎看到了牢笼中人兽相搏的惨烈场景。躬身领命,拔出长剑加入了战局,仅管他心中是一百个不乐意和沈青羽联手对付一个空有一身蛮力却不懂武功的乡下少年,但夷梦的吩咐不容置疑。

    “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心中暗叹一声,剑如青虹,向薛慕围攻而去。但见中年儒士加入战局,薛慕大喝一声,收起对战沈青羽一人时的游戏之心,墨镝剑化成一道黑芒瞬间就已掠到中年儒士的眼前。

    这还是薛慕和他们交手以来第一次主动出击,“轰”的一声,黑芒和青虹各携势而来,猛烈的冲撞在一起。中年儒士只觉虎口发麻,再一看自己的宝剑上竟多出一道深深的缺口。难怪沈青羽久战不胜,这少年这真是有些门道。顷刻间,所有的轻视之心顿时烟消云散。

    此时此刻,马车上的车夫却是频频点头,浑浊的目光里泛出丝丝神采。

    绿裙少女本以为有了中年儒士的参战,再用不了几个回合就能将薛慕生擒下来,但哪想四五十招过去薛慕依然游刃有余,反倒是沈青羽和中年儒士有些左支右绌,败像连连。

    “老陆,你看他们俩还胜的了那个少年吗”,绿裙少女突然望着车夫问道,车夫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绿裙少女眉头微蹙,又问“那你呢”

    车夫点了点头,却说道“大小姐,老夫的任务只是保护您的安全,至于这些琐事我是不会出手的,依我看,大小姐还是熄了收那少年做战仆的心意,别说沈青羽和宋天明,就是这里所有的先天境界的武者一同出手也未必能活捉到他,如此少年奇才,大小姐为何不替太守大人招揽到府上。”

    绿裙少女沉默了片刻,银牙一咬,说道“我偏不,我就要他做我的战仆。”她跳下马车,走上前来,喝道“沈青羽,周叔,你们都住手退下。”

    两人一直勉力支撑,若非彼此都未露出杀心,只怕薛慕早已了解了他二人性命,此刻听到绿裙少女如此一言,如蒙大赦,虚晃一招后远远的退开了。

    绿裙少女望着薛慕,明媚的一笑,银铃般的声音想起,“喂,你叫什么名字”

    薛慕看着眼前笑颜如花的美少女,冷冷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绿裙少女撇了撇嘴,皱着眉说道:“不说算了,你当本姑娘很想知道吗,我叫夷梦,四海夷平的夷,美梦成真的梦,我看你本事不小嘛,我两个护卫联手居然都赢不了你,不过不知道你胆量如何,敢不敢和我赌上一局。”

    “我为什么要和你赌呢”,薛慕冷冷的看着夷梦,语气亦是十分的冰冷。

    “你没得选择,因为整个云州城还没有谁能阻止我想做的事情,你若是不陪我赌一次,即便你今日带这条大狗逃走了,日后也将被我派人无休止的追杀”,夷梦俏脸一扬,嘴角间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你是在威胁我吗”,薛慕语气一寒,不觉间一丝杀机悄然泄出,但随即却又消散无形,因为他发现与此同时马车上的车夫也散发出一道气机锁定在自己身上,倘若自己真敢对夷梦出手的话,他肯定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掉自己。

    “是又如何,你赌不赌”,夷梦眯着眼睛,看着薛慕脸上不爽的表情,心中有些得意。

    “好,你想怎么赌,赌注又是什么”,薛慕心中寻思了几遍,决定陪眼前这小魔女赌上一局,看看她究竟有什么阴谋诡计。

    听到薛慕答应了,夷梦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说道:“至于赌什么我还没想好,不过赌注我倒可以先告诉你。”

    “说”

    “赌注就是你和这条大狗,你赢了的话我就放你们走,从此以后再也不找你的麻烦,你若输了不仅这条大狗归我,你也要做我的战仆,”说完夷梦却是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呵呵”,薛慕冷笑一声,说道:“夷梦姑娘可真能想,无论输赢你可是一点也不吃亏,反倒是我,赢了没任何好处,输了却还要给你当仆人,既然是这样,这赌局就不必再提了。”

    走到大黑马身旁,牵起缰绳,已是打算离开此地,冷声说道:“你们若是想拦住我,就尽管来吧,正好我的墨镝剑好久没有杀过人了。”

    “且慢”

    夷梦喝道:“那你说以什么为赌注”

    薛慕回首望了夷梦一眼,说道:“既然是赌局那双方总是要拿出差不多的赌注,我和大黄本就是自由之身,你们拦住我们本已是没有半分道理,哪有我赢了只是让我们走的道理,你若真要赌,那便拿出一份差不多的赌注。”

    “好,本姑娘府上有好多皇宫里赐下的珍宝,你若是赢了,随便你挑一个。”

    薛慕摇了摇头,心中突然生起一股戏谑的念头,说道:“这些都不够分量,你既然让我做赌注,那姑娘你的赌注也只能是你自己了,姑娘若输了便给我做媳妇儿吧,哈哈”

    “大胆”执戟武士们重重一跺脚,响起一股沉闷的声音,手中长戟齐齐划出,刃尖直指薛慕。马背上的先天武者也纷纷拔出长剑,只待夷梦一声令下便要扑身上前。

    夷梦脸色绯红,心中又羞又怒,此刻真想拿一把刀将薛慕劈成七八截,方才解心头之恨。

    此刻她身边的侍女明秀狠狠地瞪着薛慕,呵斥道:“小贼,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家小姐金枝玉叶岂是你这等粗鄙之人可以觊觎的。”

    话刚说完,却冷不丁听到薛慕一句“到时你也得陪嫁”,顿时羞臊得无地自容,气得到嘴边的话也忘得一干二净。

    “好了”,夷梦摆手示意明秀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屏退脑海中种种念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大小姐,不可答应他”

    “小姐,你在说什么呢”

    语出,石破天惊。

    薛慕也愣了,他只是戏言,存了些激怒夷梦的念头,却哪料到夷梦居然真的答应了。

    “七天过后,你到云州城紫云庄赴约,到时我会在那里等你的”,夷梦语气冰冷,丝毫看不出来半分情绪波动。

    “姑娘就不怕在下逃之夭夭了吗。”

    “把你手上的那把剑留下来我就不怕了”

    薛慕犹豫了片刻,将墨镝剑插在地上,说道:“那我就七日过后来取,倘若姑娘弄丢了它,那代价可是不小的。”

    翻身上马,唤了声大黄便即离开,耳边传来夷梦的声音,“你放心好了,本姑娘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还不至于贪墨你这根黑不溜秋的烧火棍。”

    夷梦走上前,试图拔起墨镝剑,一入手才知沉重异常,又默不作声的离开,吩咐道:“启程回府。”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