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98、离别与相见
    

    言下之意,凤珩回不来了,他就带着苏曼卿回抚州。www.90xss.com

    然后找个新的妹夫。

    院中的少年神情淡漠,语气中没有半分不舍,甚至都没有看他,可凤珩心中却升起了淡淡暖意。

    若是真的冷淡,何必天还未亮就来这等着?

    “我记下了。”

    “记下就好。”

    苏江庭冷哼一声,见他收了包袱,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

    巳时,苏家兄妹以及木奚忱等人,到了城门为凤珩送行。

    浩浩荡荡的队伍里,同行有三皇子凤霄以及几位大臣,每人都各自带了不少东西,甚至还有一批粮食,一共装了十几辆马车。

    为了队伍一路的顺利,皇上特意派出了一支千人军队护送众人前往东林。

    这一日,城门前不少百姓目送他们离去,苏曼卿站在人群中,她知晓,下次相见或许是很久之后了。

    凤珩离开半个月,秦臻和秦简等人,才送抚州城回来。

    一回京,两人就赶来了凤王府。

    “林东的事怎么这么突然,也不等我们回来再走。”

    他们本是为了刘舟和秦姝定亲一事回的抚州,哪曾想,刚回去,凤珩这边就被皇上派出去办事了。

    一想到他们打听到的有关于林东的情况,两人分外担忧。

    “事发突然,皇上有令,不得不从。”

    凤珩走后,苏曼卿着实颓废了好几天,干什么都没有力气。

    这两天才缓过来,秦简兄弟回来的也挺是时候。

    秦简也就是抱怨两句,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见她耸拉着小脸,一副没有精气神的模样,朝秦臻使了个眼色。

    秦臻干咳了一声,“卿卿啊。”

    “嗯?”

    “你觉得我和秦小幺对你怎么样?”

    他意有所指,眼中还装着几分期待。

    “很好啊。”

    苏曼卿不懂他好端端的为何问这个。

    “那你觉得,秦家如何?”

    “秦家也很好啊。”

    在抚州时,她住在秦家,秦家上下都对她很好,没有一人让她受委屈,就跟自己家似的。

    秦臻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还想再问上几句,秦简翻了个白眼,嫌他扯三扯四,问不到重点。

    干脆将人拉开,自己凑了上来。

    “卿卿,你认我当哥哥,怎么样?”

    当哥哥?

    苏曼卿怔怔看他,杏眸有点呆,“现在不就是么?”

    她一直把他们当哥哥啊。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把名分落实。”

    秦简解释道。

    苏曼卿还是不太懂,什么叫把名分落实?

    秦简尴尬脸,他解释的还不够清楚么?

    明明挺清楚的啊。

    旁观的秦臻,回以他一个白眼,瞧,刚才还嫌我,我还以为你有多聪明呢!

    他上前,将这句话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我家老爷子有意收你当义女,你若是愿意,我和秦小幺,以后就真的是你哥哥了。”

    收她当义女?

    苏曼卿是真懵了。

    秦家第三代的年纪,好像都比她大吧,她成了老爷子的义女,那秦姝和秦明岂不是要叫她姨?

    “我代她答应。”

    苏曼卿正走神,身后传来了苏江庭的声音。

    她回头,眼睛一亮,“哥哥!”

    “嗯。”

    苏江庭走近,身上还装着官服,宝青色的衣裳,衬得他丰神俊朗,格外俊秀。

    他刚刚下朝回来,听说秦家兄弟回来了,这才转道来了妹妹院子里,没想到一来就听到了秦臻那句问话。

    “我代卿卿答应,这是好事。”

    秦臻和秦简对视一眼,心中微喜。

    “那正好,我待会就写信回去告知老爷子这件喜事。”

    他们两个可谓是从苏曼卿小的时候,一路看着她长大的,在他们心里,苏曼卿早就是他们妹妹了,如今可谓是把这个身份坐实了。

    苏曼卿看着兴奋的两人,又侧头看了一眼自家哥哥,眸光微微疑惑。

    倒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奇怪,为什么秦简他们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种要求。

    她和秦老爷子又不是才认识,想认她做义女的话,为什么以前不提?

    想到刚刚离开不久的凤珩,苏曼卿心中忍不住浮现一个念头。

    莫非,是小哥哥的要求?

    “是他,你没猜错。”

    苏江庭摸了摸妹妹的头,肯定道。

    这个世上,会为妹妹留下后手,百般着想且有这个能力的,也就那一人,除了他还会有谁?

    见苏家兄妹俩都是一副了然的模样,秦简摸了摸下巴,讪笑道。

    “阿珩走之前,朝抚州送了信,说了京城里情况,还说他走了,担心卿卿会受欺负,所以才求着老爷子收卿卿为义女,我家老爷子也答应了。”

    苏曼卿心中感动,小哥哥走了,还担心着她,为她安排了后路,也不知他现在到东林没有,那边情况如何了。

    苏江庭也很感动,更多的是满意,“替我谢谢老爷子,麻烦他了。”

    这两日他任职,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

    无非就是一些,说凤珩离京,他们兄妹不再有靠山的话。

    还有一些嘴碎心狠的,甚至说什么,凤珩此行估计回不来了,到时候看他们如何自处。

    他面上不显,心里其实是在意的。

    不担心自己,他只担心妹妹会受了欺负,如今有秦家这棵大树在,那些人多少也会收敛一些。

    事情决定之后,秦臻兄弟回去就朝抚州递了信。

    不止如此,他们还特意接了不少邀请他们去参加宴会的帖子。

    参加的时候,就带上苏曼卿,见了人就说。

    “瞧瞧,这就是我家妹妹。”

    什么,你不认识?

    凤王未来的王妃你认识吧?

    什么,就是一个普通百姓,没身份没依靠。

    我家老爷子亲自认的义女,谁敢说她没身份?

    有疑问的人都憋回去了,不满的人也不敢多提了。

    比起凤王府这个靠山来,秦家这个靠山更稳更大,至少像二皇子这些人,就不怕凤珩,却忌讳秦家。

    于是乎,有些针对苏曼卿蠢蠢欲动的人,又平息了下去,一个也不再敢瞎折腾。

    秦简和秦臻的炫妹行为,也渐渐平息。

    事情一平息,苏曼卿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半年。

    期间凤珩寄回来了不少信,几乎每半个月就有一封,不过每封信都很简短,基本就是三言两语,报个平安,再无其他。

    苏曼卿也不嫌弃,她知道林东失态严重,凤珩有很多事要忙,估计这些平安信,还是百忙之中腾出空写的,她不敢要求太多,知道他平安就已经满足。

    凤珩对林东的事,只字不提,苏曼卿却也知道了一些。

    消息来源于在朝中任职的哥哥、木奚忱等人,以及秦臻他们。

    偶尔出门上街,还能从外面的百姓口中,听说一些。

    最初,东林之事朝中的确选择隐瞒,怕的就是民心不稳。

    可随着时间流逝,这么大的事,想瞒也瞒不住了。

    特别是有一些百姓,从华安那边逃离,来京城投亲。

    有大臣知道之后,城卫军直接出动,将投亲的百姓拦下,关押至大牢,层层检查之后才放出来。

    事情闹成这样,东林瘟疫之事也瞒不住了,彻底为百姓所知。

    开始百姓们的确惶恐了好一阵时间,担心瘟疫压制不住,蔓延到京城。

    有些人还担心自己远在华安、东林的亲人。

    后来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也不见事情恶化,反而东林那边有消息传来,说皇上的第三子,已经在华安赈灾,瘟疫之事也暂时被控制,众人也就放下心来,现在甚至能做到心平气和的跟朋友讨论几句。

    “三皇子又在开仓赈灾了,又派送了好多粮食。”

    “三皇子真是菩萨心肠。”

    “听说凤王和百姓同吃同住,瘟疫也被控制住了,凤王才是为百姓着想之人。”

    “听说凤王还是个少年,真是后生可畏。”

    关于凤霄和凤珩的消息,时不时就会传来,当然,都是百姓口口相传,并不可靠。

    苏曼卿坐在茶楼的隔间里,静静的捧着茶杯听着外面众人的讨论声。

    每当有人说到凤珩之时,她嘴边就会若无若有扬起一抹弧度。

    听了许久,她偏头看向步依。

    “小哥哥这两天有寄信回来么?”

    步依摇头,“未曾。”

    若是有,都不用问,她早就呈上了。

    苏曼卿略失望,“好吧,可能他太忙了。”

    又抿了口茶,外面突然传来了喧闹声,她蹙眉,探头朝外面看了一眼。

    “什么为名着想,菩萨心肠,你们说的也太夸张了,都说瘟疫不可治,他们要真有本事,东林那边哪里还会死那么多人!”

    一阵粗粝的男声,反驳着众人的话,言语之间十分不屑。

    喝茶闲聊的百姓面面相觑,那说话之人长的高大,又面相凶恶,众人都不愿惹事,干脆一个个闭了嘴。

    苏曼卿收回视线,微微叹了口气。

    “听说,东林因旱灾和瘟疫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五万人,你有详细情报么?”

    凤珩离京已经一年多了,苏曼卿也从十三岁的小姑娘,长成了大姑娘,再过两个月,她便要及笄了。

    一个人在这京城待久了,她也学着去适应京城的生活,如今也算是能独当一面。

    步依,“有,不过不一定准确。”

    苏曼卿毫不意外,步依是凤珩身边的心腹,和步离他们自有自己的联系方式。

    “那回去吧,将情报给我一份。”

    “是。”

    从茶楼回到凤王府,刚进府便遇见了迎上来的成管家。

    成管家行礼过后,说道,“小姐,木小姐和霍小姐来了,现在正在主院等你。”

    自从凤珩走后,担心苏曼卿一个人在府中无聊,木圆圆和霍晴的功课被减少了许多,时不时就会被长辈允许来凤王府找苏曼卿玩耍。

    连成管家对这两个小姑娘都变得十分熟识。

    “我知道了。”

    苏曼卿应了声,快步回了主院。

    主院里,木圆圆和霍晴毫无形象的窝在亭子下乘凉,两人还时不时的望向院子门口。

    瞧见苏曼卿,两人都是神色一震,朝她招手。

    “卿卿,快点的,我们给你带了好东西来!”

    经常来做客,两人也不会空手,时不时的准备些小礼物,都是两人发现的好玩物件,苏曼卿早已习惯。

    “是什么好东西,你们这么激动?”

    她笑着在亭中坐下,对面的两人早就迫不及待的伸出了手,将背后一只笼子递给了她。

    “卿卿你瞧,这只兔子像不像我们小时候那只。”

    笼子里的兔子,通体雪白,唯有耳朵和鼻子处,是粉粉嫩嫩的粉色,看起来格外招人喜欢。

    苏曼卿略回想了想,便想起了木圆圆口中说的小时候那只。

    那是她们第一次去湖城玩,小哥哥在湖城的街上,为她买了一只小兔子,她当时高兴了好久。

    带回家之后,那只兔子也受到了木圆圆、吕穗穗她们的喜欢,好长一段时间,那只兔子都是她们的心头爱。

    “嗯,是挺像的。”

    木圆圆得意睨了一眼霍晴,“瞧,我就说像吧!”

    霍晴撇嘴,“什么像不像的,天底下的白兔子,不都长这样,还能有区别不成?”

    “胡说,怎么能一样!明明不一样。”

    “明明就一样。”

    “不一样。”

    “一样。”

    两人你来我往,直接吵了起来。

    至于这只兔子,已经完全被两人无视了。

    瞧见这一幕,苏曼卿无声叹了口气,眼中却含着淡淡笑意,打开笼子,摸了摸兔子柔软的毛发,干脆将它抱到了怀里。

    兔子也敏感的察觉到,眼前之人对它没有恶意,头上那只手摸着自己也十分舒服,它眯了眯眼,往苏曼卿怀里又蹭了蹭。

    于是,等木圆圆和霍晴吵完之后,发现苏曼卿已经喂上了兔子。

    那只兔子乖乖的趴在她怀里,啃着一只拇指长的小萝卜,耳朵一抖一抖,自在的不得了。

    木圆圆摸摸鼻子,有些羡慕。

    “卿卿,你好像格外招小动物,小时候就是,什么动物也好,都跟你比较亲。”

    一旁霍晴翻白眼,“废话,你老是折腾它,它跟你亲就有鬼了。”

    一言不合又要吵架,木圆圆瞪她,也懒得跟她吵,盯着兔子,忽然就有些怀念。

    “阿珩哥哥都离开好久了,怎么还不回来?再不回来,卿卿你的及笄礼他都要错过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