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03章 你求我,求我,肯定帮…
    项上聿愉悦地笑了,狂妄而又自负地说道:“你求我啊,你求我,我肯定帮你。”

    穆婉别过脸,背过身,按照她以前的性格,肯定不愿意搭理了。

    他爱帮不帮,她自己去面对。

    让她求他,不可能!

    她沉默了一分钟,听到项上聿起床的声响,看向他,“你真不帮我?”

    项上聿邪佞地睨向她,按住了她的后脑勺,重重的吻压上去。

    他吻舒服了,松开她,勾起嘴角,确定地说道:“我不帮你谁帮你,再帮你爽爽。”

    “嗯?”穆婉没有听懂项上聿的意思。

    项上聿起身,穿好了衣服,深邃地看向她,“先陪我吃早饭,天气不错,我们再这里待上一天,一会带你见一下我朋友。”

    穆婉捂着被子坐了起来,“希望我戴上假头发吗?”

    “你高兴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反正都是丑。”

    穆婉:“……”

    本来上一句她听着还挺舒服,下一句,让她心里不舒服了。

    大多数女孩子都是爱美的,都是在乎自己颜值的,她跟普通女孩也没什么区别。

    “你未婚妻漂亮。”穆婉阴阳怪气地说道。

    “什么眼光,她比你还要丑。”项上聿走去了浴室。

    穆婉:“……”

    她估计,这个世界上,他觉得除了自己是帅的外,别人都是丑的了。

    她起身,想着今天还要住在这里,拨打电话给前台,用流利的英语说道:“麻烦过来打扫一下房间,我需要换掉床单和被套。”

    她喊了客房服务后,从行李箱中选了一套黑色的吊带裙子,配上短袖小西装款的披肩。

    手机响起来

    她把衣服放在床上,拿起手机,看是邢不霍发过来的视频邀请。

    不想接听,直接挂了。

    她发短信给他,“有事吗?我准备洗澡。”

    “接下视频,我有事情跟你说。”邢不霍要求道。

    穆婉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床上,发视频邀请过去。

    邢不霍那头很快接了,看着她短发素脸的模样,“现在在哪?”

    “MXG,之前来这边访问的时候知道这里有个黑市,我在这里购买死士。”

    “钱够吗?不够再问我要。”邢不霍锁着她。

    “我有钱,之前项上聿给了我一把雷音枪,我昨天才知道,雷音枪可以买到3亿,我只要把枪买了,这辈子都衣食无忧。”穆婉清淡地说道。

    “雷音枪还是留在身上以防不时之需,对你也是一份保障,黑妹今天去M国了,她说她要去找你。”

    穆婉顿时觉得烦躁,眼中迸射出一道锋锐,表情也严肃起来,“她来做什么,给我拖后腿,我已经把她开除了,她来我也不会见她的,你一个命令可以让她回去。”

    “她说你给了她两百万,这个钱是她一辈子的工资,她要跟着你,我命令了,她抗命,留了一封信申请脱离组织,就去M国了。”邢不霍说道。

    穆婉沉默着,眼神也是冷幽的,“那就让她去吧,见不到我,她也该死心了。”

    穆婉听到浴室的开门声,拧起了眉头,“还有其他事情吗?没有的话,我要挂了,我男朋友从浴室出来了,轮到我洗澡了。”

    邢不霍顿了顿,望着她,眸色波动地厉害,“你……有男朋友了?”

    穆婉勾起嘴角,几分讽刺,“我们已经离婚了,我才26岁,我们之间也没有孩子,甚至没有睡过,我不可能不找男朋友的,就这样,我挂了。”

    “你还是怪我了。”邢不霍判断性地说道。

    “呵。”穆婉笑了,锁着邢不霍,“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的善良的,大气的,大度的,并且优雅的人,很辛苦,也很难,我本来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至于怪,并没有,你有你的选择,有你的国家,有你的大计,我不过是过客而已,何必自作多情,一厢情愿。”

    “我没有把你当做过客,我喜欢你。”邢不霍说道。

    穆婉沉默着,眸宇之中,如同陷入了洪荒,没有一丝喜悦,也没有一丝色泽。

    如果邢不霍在离婚的时候,说喜欢她,她的人生,她的选择,她的轨迹或许会截然不同。

    她会洁身自爱,会守着他这份喜欢,继续做他喜欢的女人模样。

    如今,她已经坠落泥潭深陷,爬不起来了。

    即便出来,也是一身污垢,再也洗不干净。

    “都过去了,你喜欢的,不过是我伪装出来的模样。”穆婉勾起嘴角,是邪,是魅,是神秘,也是悲伤,甚至,太过高深莫测,又像是隐藏了太多的情绪。“我挂了,各自珍重,不用再联系。”

    穆婉说道,挂上了电话。

    项上聿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睨着她,“心里又有了动摇?”

    穆婉从床上下来,走到了他的面前,不畏地锁着他,“我现在回头,看到的,都是痛苦,但是不回头,我看到的都是希望,你刚才也做的很好,我很舒服,我又为什么要放弃现在回去呢?”

    项上聿勾起她的下巴,眼神却冷下来,“你最好说的都是真的,不然,我保证,你回头后经历的会比你想象中的更加痛苦。”

    “嗯,我去洗澡,等我十分钟。”穆婉风轻云淡地拨开他的手,拿衣服进了浴室。

    她站在水龙头下面,站了很久很久。

    呆着水中有一个好处,即便流泪了,也感觉不到。

    眼睛中酸涩了,发红了,也没有关系。

    本来水进入眼睛,就会有这个症状。

    敲门声响起

    穆婉看向门口,“我门没有锁,你可以进来。”

    项上聿顿了顿,并没有推门进去,“我还以为你又淹死了,洗好了赶紧出来,没什么好洗的。”

    穆婉关掉了水龙头,叹了一口气,那浴巾擦干了身上,面无表情地换好衣服。

    她开门,“你还要等我十分钟这样,我要化妆。”

    项上聿眯起眼睛,风寒乍现,“你哭了?”

    “眼睛发红,不一定是哭了。”穆婉勾起嘴角,“我为什么要哭?我没有必要哭。”

    项上聿的眉头拧的更紧,打量着穆婉。

    穆婉走到了他的面前,“你会化妆吗?帮我化。”

    “你就不担心我把你化成一个鬼?”项上聿问道。

    “本来就丑,化成鬼,还能丑的别致一点。我相信你。”穆婉沉着地说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