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吧
    的硬磕。这一次这把本体顶级聚玄剑,都不用去实战中试,握在手中马上感觉都不同。

    乙剑交右手,脚下不丁不八随意站立,剑尖前下方随意斜指,身边的云霓发现,这时候的乙竟然不用刻意去追求,随随便便这么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已经完全达到人剑合一之境了。

    乙微闭双目,回忆入定中对剑道一途的各种理解种种妙悟,才发现,原来以前自己对剑道、武技一途的理解,不仅仅只是皮毛,更是自己给自己思维中加入了太多局限。总在头上安头,脚上安脚,总在自我设限,总在循规蹈矩不知变通。

    其实不止是他自己,绝大多数修士往往都是如此,因循所谓武技、剑法、剑式、剑招,落了条条框框的俗套之中而不自知,有时候师父也是如此一丝不苟地教,徒弟也是如此死板教条地学。

    这次对剑道的明悟,并非局限在哪一招哪一式,而是对整个剑道一途的明悟,如果一字而蔽之,就是“变”!乙感觉和现在相比,原来的自己剑道一直属于门外汉,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如今隐隐打开了一扇门,有了一窥剑道圣殿殿堂奥妙的机缘。

    虽然还不能算得上登堂入室,却真的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了,可以顺着门缝往里看了!

    而多数剑修,恐怕离这剑道圣殿大门口,十万八千里呢!

    甚至乙感觉,通过这次三天的入定妙悟,对于弑神剑法,有了更加崭新的认识,这种认识都有点颠覆的感觉。

    乙试着描述这种感觉,对,就是颠覆,本来弑神剑法第二式破杀已经达到融合境。自己一直以为,武技达到融合境已经到巅峰了,再进无可进了,而这其实就是大错特错,武技一途本就进无止境,永无止境。

    乙想到这里,站在原地,眼睛依然微闭,随手舞出一式破杀,今日之破杀早非昨日之破杀,此刻之破杀亦非彼时之破杀。虽有破杀之剑意,绝无破杀之剑形。

    只见剑身翩翩起舞之时,一团团、一片片、一簇簇、一层层,紫色剑芒瞬间充盈乙周身,缭绕盘旋徘徊不去。

    乙手腕轻抖,沉肩坠肘,剑柄略低,剑尖前送,围绕在他周身的紫色剑芒汇聚成一团硕大剑气云朵,随着剑尖的指挥,急如流星快似闪电迅速漂移,所到之处空间扭曲时间放缓。

    剑气云路过祁老的位置,却对祁老秋毫无犯。乙手势微微倾斜,突然剑气云峰回路转,绕过祁老回到云霓身边,云霓瞬间感觉到――一丝丝的剑域气息,完全扰乱了一方时空的剑域。

    虽然只有一丝丝,可是可以肯定的是,对对手一定有影响。关键是,剑域这种领域式的大范围影响区域,应该是元婴境后期,甚至悟道境才可能开始的对剑势,对武技终极领悟,才可能使将出来啊。

    云霓轻轻颔首,乙收了剑气剑意,紫气似得到命令,绕着乙旋转了一圈,然后恋恋不舍似滴缓缓散去。

    乙把全身所有感觉集中到手中这把顶级聚玄剑上。一瞬间,乙只感觉时光停滞,空间开阔。

    天地之间好像只剩下一个人,一把剑,再无世间一切纷扰……

    时间好像静止,又好像刹那永恒,这把剑好像陪伴了自己无数个世纪的老朋友,自己对他很熟悉很熟悉很熟悉的样子,她的体型、她的味道、她的声音,又好像本来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大、重量、手感……一切都无比匹配,手提重剑,整个人无比自信。

    乙睁开眼睛,开口向祁老道:“谢谢您祁老!”

    老人家一脸幸福,连说不谢不谢,然后看着云霓问:“仙子还有何吩咐?”

    云霓挥手又丢给他数枚修炼辅助丹药说:“左右无事,如果你愿意,去温泉修炼巩固境界吧!这丹药有固本培元助益修炼之功效。谢谢你帮乙升级炼剑!”

    “仙子客气了。”祁老恭恭敬敬地回了一句,收了丹药拜谢后,欢天喜地去了地下温泉。

    乙挨个嘱咐一番,把给他们每个人采购的一些物品分发下去,因为温泉区域目前修士越来越多,乙为他们定做了一批练功服,穿着入水很舒适,又方便清理。一人分发了几套。

    还有几个人都送了他们和灵力境界匹配的手环。还有定期为他们分发的丹药以及其他乙为他们采购的物件。乙又单独找了允儿,细细叮嘱一番,也问了练功中的问题,允儿想要跟着去看乙比赛,乙询问云霓,云霓笑笑说,也好,允儿喜欢热闹,留她一个人在这边,怕她也不用心专心练功,带在身边也好。我们又多了一个开心果,也可以随时对她多加指导,允儿撒娇滴对云霓说:“我就知道嫣然姐最好了!”

    云霓刮一下她的鼻子说,“我排第二吧?没有你乙哥好吧!”

    允儿吐吐舌头没吱声。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云霓对允儿有了更多的了解,并对她有了深深的好感,她决定单独根据允儿的特殊体质,从自己的功法中量身订制一套适合允儿修炼的功法。

    允儿的七窍玲珑心体质也就她这个来自上位异世界的大能可以看得出来,否则,在星陨大陆,就白白埋没了。

    对她这种大能来说,为凝气境修士杜撰一门功法,这确实有点儿科,她梳理了一番之后,手指点在允儿额头,一股资讯流进入允儿神识之中。

    云霓叮嘱允儿多加练习。

    乙又去看了看妈妈,妈妈本来早就绝望,突然自己有一天也觉醒了灵力,也可以修炼了,结果在这种巨大的反差之下,让她喜欢上了修炼,体会着自己身体变化的感觉,乐此不疲。

    其实凡人能够修炼,确实有些雷人。

    看着儿子回来了,妈妈都没有起身终止修炼的意思,只是说:“有云霓在你身边娘啥都放心,你自己万事心,我在这里一切都好。”

    嗯,本来嘛,妈妈苦了多年,目前乙让三女陪伴在妈妈左右,玉儿和丽娜都很温顺,对妈妈照顾得无微不至。

    丛飞去找祁老商量在黑水森林建通往旭日帝都的短距离传送阵的事,现在他有了探讨炼器之道的宗师在身边,别提多高兴。还有那本手札以及乙为他置办的这些器具,他整个人都觉得飘了起来,很开心。祁老也明白修炼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尤其他人还没有完全从这意外惊喜中静下来,毕竟已经毫无希望,三十年都没有突破,都已经没有梦了,突然美梦成真,这变化太快,他需要慢慢消化。

    而且本已垂暮等死,这突然到来的结丹成功让他寿元瞬间长了一倍,又成了中年人,这种内心体验没有亲历的人,真不好描述,祁老自己的舒爽,无与伦比。

    还有他是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总觉得这人情欠得也太大了,对人家可能是举手之劳,可是对自己却是再造之恩再生父母。这种人情不还上一还,让他情何以堪。

    倒是丛飞安慰他,说起自己因乙替他报仇而熟识,之后对自己越来越照顾,就慢慢习惯了在一起。

    他劝祁老不必介怀恩情,说乙连猴子都一帮数千只,何况帮一两个人。

    祁老也没怪罪丛飞拿人和猴子比,毕竟痴迷炼器之道的,多少都有些缺心眼(这是祁老总结的),不过后来他和侯亮以及倪恒族长接触过后,就不完全把他们当成猴子看待了。

    就好像有话说的,许多时候,狗、猴子都比人强。

    经过与祁老的深度沟通交流,丛飞感觉自己受益匪浅,祁老也在阵法一途有了领悟。他原来很瞧不起阵法方向,觉得那是剑走偏锋,不是正途,结果看到丛飞通过阵法入道,殊途同归之后,修正了自己的偏见。

    双方互相切磋互相讨论互相求证,居然炼器之道都有所提升。

    云霓的炼制的丹药,经过上古秘方的改良,药效及其强大,祁老一边和丛飞准备修建传送阵,偶尔抽空修炼,竟然一日千里,甚至比原来他成天挖空心思修炼要快上许多。

    其实说到炼器之道,丛飞、祁老都属于天赋远超常人之辈,而说到灵力修炼,他们俩却都属于菜鸟级别的,原来又一直是散修,如今有这么大反差,当然惊喜连连。

    这祁老只感觉自己目前一日千里,以为全是云霓的丹药之功,他一个散修,哪里有人专门耐心指导过他,让他知道就算突破不了瓶颈也有累计,也会厚积薄发。

    他如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基本上属于破罐子破摔,放弃灵力修炼了,全力沉浸在炼器之道上。

    如果他当初不放弃,这次突破哪止才这么一日千里,在突破大境界当日,早就顺利突破几个级别了。

    就好像人家灵猴一族的大圆满们。

    不过现在好了,云霓的见识以及水平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