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9章 他还是个孩子
    

    “我早就说了,学校应该是比学术比能力的地方,而不是天天比谁有钱有势!”校长的办公室里,袁余冷着脸坐在经济系主任赵强的对面,沉声道:“赵主任,你带着家长来找我学长的麻烦,可问清楚事情的经过了?”

    “袁主任,我知道你护犊子,可是这件事有老师和保安看到的,你们考古系的那个女生打了我们经济系的人,总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吧?”赵强有些不满地说道:“这样下去,以后咱们学校一旦出了什么打架的事情,就这么算了?那规矩何在?”

    “你现在谈规矩?”袁余嗤笑一声,扫了一眼坐在赵强身边的女人,冷声道:“刘峰的家长既然来了,你怎么不然我请我学生的家长过来?一个大男人打不过一个女生就让家里来出头,还真是出息!”

    “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女人是刘峰的妈妈陈静,听到袁余这么说,顿时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还是为人师表吗?我儿子在学校里被人欺负,难道因为他是男孩子就活该了?你们这是欺负人!”

    “那你儿子欺负别人的时候你怎么不来学校教训你儿子?”袁余生性耿直,所以听到陈静这么说,当下冷声道:“刘峰之前难道不是因欺负同宿舍的舍友差点退学?你当初来学校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还说刘峰还是个孩子,你见过二十岁的巨婴?”

    “袁主任!”赵强听到袁余竟然将之前的事再翻出来说,顿时有些不满地说道:“那是我们经济系的事情,好像轮不到你来管吧?”

    “我为什么不能管?”袁余不屑地扫了赵强一眼,冷声说道:“当初你要不是收了刘家的钱,你会这么上心?那刘峰本来就该被退学,把人欺负成那样子,最后人家都转到我们考古系来了,怎么……现在红口白牙就能抹掉之前的一切了?”

    “咚咚咚……”就在赵强想要还嘴的时候,校长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www.90xss.com

    “进来。”一直作壁上观的校长终于开了口。

    顾珂推门走了进来,乖巧地开口道:“校长好,我是考古系今年的新生,我叫顾珂。”

    “你这个死丫头竟然敢打我儿子!”陈静见到顾珂,顿时好像吃了炸药一样冲了上来,嘴里还骂骂咧咧地道:“我打死你这个小贱人!”

    顾珂翻了个白眼,也没人看到她是怎么闪身的,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陈静直接摔在了地上,痛得哎呦哎呦的直叫唤。

    “你真是反了!”赵强最先反应过来,连忙起身去扶陈静,还不忘骂道:“袁主任,你看看你的学生,当着我们的面都敢打人,这还了得?”

    “你哪只眼睛看到她打人了?”袁余翻了个白眼,看着倒在地上痛得直叫唤的沉静,冷声道:“我刚才只看到她要来打我的学生,结果自己被自己的脚绊倒了,怎么……这年头还流行在校长室碰瓷不成?”

    顾珂一进门就看到了袁余,果然正是那天碰到的老先生,本来顾珂心里还有些忐忑,结果这会听到他的话,忍不住有些想笑,先前她在门口的时候就已经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现在看来,这位老先生是真的没有误会她。

    “好了好了!”校长终于出来打圆场了,摆摆手说道:“赵主任,赶紧把家长扶起来,咱们有什么事情说什么事情,不要闹腾了。”

    顾珂看了一眼校长,突然想起这个人好像是公告栏上的那位陈副校长,怎么跑到校长办公室来了?

    “校长出国交流学习,现在陈副校长暂管工作。”好像察觉到了顾珂的疑惑,袁余淡淡的开口道:“想来陈副校长不至于因为跟刘峰的家长有几分亲戚关系就偏袒谁吧?”

    “袁主任这是说的什么话,肯定不会肯定不会……”陈副校长本来还悠闲自得,结果听到袁余这么说,顿时讪讪地说道:“我肯定公正的处理这件事,那个……顾同学,你说一说事情的经过吧!”

    顾珂倒是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全都说了出来。

    “你放屁!”陈静听到顾珂说是刘峰要打他们在前,还拿出水果刀来的话,顿时激动地骂道:“我们家峰儿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欺负你们,肯定是你们把他逼得没有办法了!”

    “这位家长,你的情绪不要那么激动啊……”陈副校长抬抬手,示意陈静不要着急,当下又笑眯眯地看着顾珂说道:“顾同学,其实这件事也只是你们同学之间的摩擦而已,你看要不这样,你们彼此退一步,反正你也打了刘峰同学,不如跟他道个歉,然后再写个保证书怎么样?”

    “陈副校长是先让我保证什么?”不等袁余开口,顾珂已经笑着问道:“刘峰同学先犯错在先,他难道不应该跟我们道歉么?”

    “可是刘家已经摆出了很大的诚意道歉了。”陈副校长微微一笑,看着顾珂说道:“刘家每年都会给学校捐助20万用于贫困学生的救助,而且刘峰同学也没有打到你们不是吗?如果你不道歉的话,学校可能会考虑给你记大过,而且刘家还会取消救助金,到时候你在学校里可能就比较为难了。”

    “陈副校长这是在威胁我?”顾珂微微扬眉,随后淡淡的说道:“先前陈女士说起为人师表的事情,陈副校长用自己的权利来逼迫我这么一个普通的学生道歉,难道是身为副校长该做的事情?”

    “顾同学,你不要太过分了!”陈副校长似乎没想到顾珂竟然这么难对付,以前有学生犯了错,他随便吓唬几句就妥协了,结果这个女生就好像油盐不进,真是让人心烦地很!

    “现在过分的是陈副校长。”顾珂看向陈静,淡淡的说道:“你们搞清楚一点,该道歉的是刘峰,不是我,难道在陈副校长眼里,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有钱就可以颠倒黑白?”

    “这位顾同学,你现在难道还看不清楚形势么?”陈副校长看了顾珂一眼,好像十分不屑地问道:“如果你拥有同等的实力,那再来跟我谈公平也不错。”

    看来,这位陈副校长就是这么想的。

    “陈副校长,既然你们没办法让顾同学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我想我们刘家也不至于在花那么多钱来救助谁了。”陈静被陈副校长先前的提醒已经有了想法,这会见顾珂不肯认错,当下捂着自己的腰,冷冷地盯着顾珂说道:“顾同学现在不认错,说不定以后跪着认错都没有机会了。”

    “这一点还真不劳烦陈女士担心,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来,先前刘峰还真是跪着跟我认错呢!”顾珂依旧是笑容满面地说道:“而且我记得很清楚,陈副校长好像没有权利决定我是不是要记大过的事情吧?既然大家都谈不拢,那不如等校长回来再做定夺?”

    “这种小事,怎么需要麻烦校长?”陈副校长看向袁余说道:“袁主任,你们考古系的学生现在都这样顶撞师长,你难道都不管管么?”

    “哈哈哈,这是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胖胖地中年男人推门而入,扫了一圈之后才笑道:“气氛怎么这么火热,感觉我这会要是点了打火机,说不定整个屋子都要烧着了啊……”

    随着中年男人的话音一落,房间里的气氛好像陡然一松。

    顾珂看了中年男人一眼,不禁微微扬眉。

    果然,有的人可能天生就适合调解纠纷,随便一句话都能让气氛缓和几分。

    “顾同学,你让人请我来,是有什么事吗?”男人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顾珂身上,微微笑着问道:“我平时可不管事的呢!”

    “陈副校长说刘家每年给20万,我给50万。”顾珂挡在袁余面前,抱着手臂冷眼瞧着陈副校长说道:“不过,我想王副校长应该比陈副校长更懂这里面的事情,所以先前我就让同学把王副校长请过来了,想来王副校长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五十万!

    众人的目光瞬间全都落在了顾珂的身上,似乎在怀疑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王副校长负责救助基金这方面的事务,所以关于如何捐助的事情还要麻烦王副校长跟我说明一下。”顾珂微微笑着说道:“就是希望王副校长能替我保密,毕竟我也不希望拿点钱就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

    这话摆明了是在影射陈静。

    “吹牛吧你?”陈静怎么可能相信,当下嗤笑一声说道:“年纪轻轻地就谎话连篇,还五十万,你能拿出十万来我都跟你姓!”

    “跟我姓就算了,毕竟我没有兴趣收这么老的人做干孙女。”顾珂翻了个白眼,淡淡的说道:“今天这件事本来我不想再继续计较,但是现在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让刘峰在新生大会上跟我道歉,刚刚陈副校长不就是这么告诉我的吗?”

    “你……”陈副校长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当下咬着牙说道:“凭你空口白牙说捐助就捐助?有本事等你捐了这些钱再说吧!我看你是白日做梦还没醒透呢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