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夜袭外围台炮楼 下
    周智掏出驳壳枪。

    花裤子张大炮掏出南部式16连发自动手枪。

    两个日本兵一看,急忙转身想要跑回二楼。

    砰砰砰砰!

    两个鬼子接连从木制楼梯栽倒下来,躺在冰凉的地上,睁着眼,一时半会还有意识。

    啪啪啪!

    花裤子把旁边三个低头哈腰愣住的保安队的人给毙了。

    听到楼下的枪声,梁排长一个激灵,站起来大喊敌袭。

    正在烤火的士兵一个激灵,急忙跑到墙边拿枪。

    枪响为信!

    藏在车厢里的几个九华峰土匪跳下车,找掩体,有的冲进炮楼里。

    花裤子张大炮摸出手榴弹,在手中停了三秒,这才顺着木制楼梯往上扔。

    “扔下去。”

    梁排长大喊一声,好死不死的非常在楼梯上装了栏杆,一脚提不下去。

    排里的兄弟下意识的捡起来。

    嘣!

    断手连带着碎肉随着爆炸声在狭小的二楼传开。

    好几个兄弟不同程度的受伤。

    就这还没完。

    又是两颗手榴弹冒着烟被扔了上来。

    吓得梁排长一脚蹬倒身边的兄弟,抱着被炸伤的肩膀就往三楼楼梯跑。

    砰砰两声巨响。

    趁着这个空挡,伍月晴拿着花机关就往楼上冲先是一梭子扫,身后的两名护卫这才率先跟上去,对着倒地的尸体一同扫,同时一人对准向上的楼梯。

    通向三楼的楼梯开口已经被木板堵住了。

    九华峰少寨主大胖脸瞧了一眼周智,小声道:“你真舍得让我姐给你冲锋陷阵?”

    “你姐都说要还恩情,我为什么不用!”

    “你是不是傻?打下这个炮楼来报恩,是不是觉得堂堂九华峰少寨主的命就值这个破炮楼?”

    “目前来说,大概就值这个价钱吧!”

    “你!”

    大胖脸愤恨的伸出手指头点点,终究是没言语。

    别人遇见我们九华峰不得上赶着巴结,现在给你机会敲诈,把我姐拐到你寨子当压寨夫人,将来清风寨做大做强,会顺利的多。

    是不是傻?

    刀疤崔见二楼响起花机关的枪声,这才赶快从临时掩体跑进炮楼。

    周智不理这茬,脱下身上的日军大衣,摘掉帽子,开口道:“大炮,你跟刀疤崔和这位姑娘守住一楼。我去二楼看看。”

    “好!”

    花裤子先是把二十响和英七七还给大当家的,紧接着环顾四周,捡起一把三八长枪,装上刺刀,给倒在地上的尸体补刀。

    周智这才持枪往楼上走。

    “救我啊!”梁排长站在炮楼楼顶,向对岸的炮楼呼喊,“不对,是救太君啊,太君受伤了!”

    风呼呼的刮。

    梁排长生怕对面的鬼子放弃这座炮楼,只得无中生有加大砝码。

    两个日本人,十五个兄弟,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出口木板已经被自己用麻袋给压住了。

    呼呼的冷风把梁排长的呼救声送到对岸的炮楼里。

    其实这边进来车就引起对面炮楼里人的注意力了。

    紧接着几声爆炸声与火光更是传到了对面。

    劈里啪啦的机枪子弹立马打了过来。

    天儿已经完全黑了,太阳躲进深山之后,一轮残月从东方升起。

    周智站在二楼,靠在墙壁一侧,透过瞭望口,看向河对岸冒火光的炮楼。

    两挺机枪正往这边漫无目的的打着子弹。

    “这座炮楼一共十八个人,车上五个,一楼五个,二楼七个,楼顶还有一个排长,叫梁春。”伍月晴指着楼顶的木板道:

    “上面有重物压着,底下推不开,我看他逃跑的动作,猜测他受伤了。”

    周智点点头,这下子真打之后,也不用假打了,上面有人替自己吆喝。

    小胖子周信蹲在半山腰上,手里握着望远镜,瞧向外围台炮楼,身后放着调好位置的迫击炮,身上背着掷弹筒。

    赵大翻译官坐在一旁吸着烟。

    小护士谷文文裹着棉大衣,耳边听着不甚激烈的枪声,忍不住伸手要望远镜。

    翠花窝在一侧,有些无奈的看着远处的四方台炮楼。

    段铜段铁兄弟俩一个拿着捷克造,一人带着辽十三,护卫着临时‘炮兵班’。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伍月晴透过瞭望口看了一眼对面的炮楼。

    周智看了看手表:”这才三分钟就搞定南岸炮楼的一楼二楼,别着急,让北岸炮楼里的鬼子反应一会,等楼上的那位不叫唤了,在刺激刺激他,争取引蛇出洞。”

    “他们要是当个缩头乌龟呢?”

    “那就过一会再说。”周智坐在铺好兽皮垫子的箱子上,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牛奶糖,剥开之后,放进嘴里,美滋滋的嚼了一口:

    “着什么急,他们电话线被剪断,孤立无援,我北岸还有伏兵呢!

    再说咱们吃饱喝足了,他们还饿着肚子呢,南岸炮楼被占领,该着急的是他们。”

    大胖脸顺手往汽油桶里扔了几个砍好的木柴,让火重新烧的旺一些。

    炮楼里除了血腥气重了一些,温度还是有的。

    瞧周智兄弟这番作风,怕不是想要把北岸的炮楼也一块端了,然后不留破绽,平平安安的运走粮食。

    北岸炮楼的一挺捷克造,一挺大正十一式轻机枪吐着火舌。

    梁排长捂着肩膀靠在垛口一侧,也没来得及穿军大衣,风呼呼的吹,身上是又疼又冷,脸色煞白。

    这叫哪门子事啊?

    天降横祸。

    最近也没干啥缺德事,不就从鬼子车里偷了几盒牛肉罐头开小灶吗?

    这是哪路的日本人?

    敌友不分?

    可是听他说的拿叽里呱啦的又是日本话啊。

    而待在日军军车里的解三吓得不行,虽说被堵住了嘴,双手被绑上了,可还是不敢动弹,刚才河对岸那机枪扫过来,直接把最边上的兄弟给打死了。

    现在这个时候跑出去,子弹乱飞,那就是找死。

    北岸那帮家伙肯定是觉得车里全是敌人!

    九华峰啊!

    那么大的名头,怎么就来打这两个炮楼了呢?

    解三想不明白,大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难不成最近徐元县县城被鬼子公开行刑的那几个人里头,有九华峰的人?

    九华峰可是有仇必报,实力强悍的很。

    往这处想,也许被鬼子杀了的那几个人里头真有九华峰的人。

    这不是倒了大霉嘛。

    北岸炮楼日军伍长渡边一男望着黑漆漆的对岸。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