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全部柔软
    

    这样的思绪近乎于温暖,让钟子逸到了嘴边的话都变得温软了几分。www.90xss.com

    “阿漾,看你现在这样我真的挺放心的,其实我之前一直担心你处理不好自己的感情,我当然不是操心你和小南乔啊,我是说......对于春色满园,还有那些关于孙姨的事,我怕你心里有过不去的疙瘩,总想着开解你,又不知道怎么说。”

    “这么难得么,就你这情商还能反过头来担心我?不过小逸,从小到大哪次不是我帮着你出谋划策,遇上棘手的问题还得给你擦屁股,将心比心是好事,不过也没必要过分为难自己的双商,我领你这份情就是了,乖啊。”

    苏以漾轻笑了一声,用“傻儿子终于长大了,懂得心疼人了”的眼神看了钟子逸一眼,这才漫不经心地继续说了下去。

    “我妈的事确实是我心里过去不的疙瘩,早前没能力解决的时候,也确确实实自责过,不过冤有头债有主,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幕后黑手,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纪家再怎么家大业大,欠下我的那些,左右都是得清算的。至于春色满园......我和小南乔相逢相知相许都在这个戏班子,你还怕我不把心思放在上面不成?”

    “你能这么想,我也就真没什么可操心的了。”钟子逸随手端起酒杯,大大咧咧往沙发上一靠,顺着苏以漾的话继续说了下去,“早前你总跟我说不在乎,问多了你不想说,还觉得我烦,根本不可能这么释然的聊起这些,我就知道在你心里面,孙姨的事压根没过去......我俩十几年的交情,我还不知道你啊。”

    或许是酒壮怂人胆,也或许是聊天的氛围太好,许多放在平时根本不可能说出来的话,钟子逸此刻说的顺理成章,连言语间的煽情都几乎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阿漾,你啊......面上是暖的,看着温柔多情有里有面,把尺度和礼节恪守在心里,但凡你想要让别人舒服,总能找到最适合的相处方式应对各类人。这是因为你情商出众也好,善于把控人心也罢,反正我从来没有担心你这些——说句玩笑话,你也就是不喜欢沾花惹草,不然放到圈子里,你这款根本没有几个小姑娘抵抗得了。

    说到这里,钟子逸语气微微一顿,咂舌笑出声来,他那双微微眯着的眼睛带着几分醉意,老父亲似的看了苏以漾好半天,这才话锋一转,又再继续说了下去。

    “可是,阿漾,你心里却是冷的,你把自己的情绪藏得太深,压根不愿意让别人碰触到,再亲近的人都不行......我和你认识了这么多年,算是你唯一的好朋友了吧,按理说该是最亲密无间的,可是你心里真正的想法还是不愿意跟我说——不论是小时候关于小女神的事,你对孙姨自杀的怀疑,还是现如今你和纪家的恩怨,以及跟封昙私底下筹谋的那些,你没想过要分享。”

    苏以漾听得出钟子逸眼下说这些并不是在抱怨些什么,也不是怀疑或是质疑,只是单纯地陈述事实,所以也就云淡风轻地解释了一句。

    “这些说出来没必要,跟你添堵不成?”

    “对,你总是说没必要,把一切都想得通透,压根不想别人替你排忧解难,甚至你出国那会儿都没跟我商量,因为你不需要我的意见,是吧?阿漾,我知道你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也知道这就是你为人处世的方式——你做了你想要做的,不在乎别人是不是领情,愿不愿意回馈,甚至于别人理不理解你都不在乎,不过这样很容易吃亏的。”

    苏以漾唇角不着痕迹地扬起,着实觉得这样被自家发小分析挺有趣也挺微妙的。

    这种感觉就好像家里的傻儿子终于长大了,突然懂得理解别人的用心良苦,还能有理有据地说出来了,不管这些分析是对是错,苏以漾都愿意听个乐呵。更何况钟子逸平日里不言不语,此时到了关键时刻,居然真把苏以漾的心中所想说了个七七八八,不由得让苏大少这位当事人尤为惊奇,以至于他颇有耐心地全程没吭声,任由钟子逸越说越起劲,字字句句义愤填膺,最后发展到根本停不下来。

    “说穿了,你太强势了,即使是对在意的人,也习惯了单方面的保护和给予,不论是友情还是其他其他,你没想交出主动权,不愿意透露太多情绪出来,怎么说呢......你可能更习惯于凡事都靠自己,压根没有想象中那么信任别人,没把对方放在平等的位置上,被单方面宠着固然挺暖心的,但是时间长了,这种不对等很容易抹杀掉很多东西——我一直很担心这些,我倒是无所谓,都习惯了,不过小南乔多骄傲一姑娘啊,我怕你把她气跑.......不过现在来看嘛,你确实变得不一样了。”

    “我不一样了?”苏以漾一挑眉,似乎没想到钟子逸会这样评价,饶有兴趣地问道,“这话怎么说,我什么地方不一样了,难不成是除了爸爸般的关爱,更把你当个人了?”

    “瞧瞧你这说的是人话吗,不求你把我当个人,你做个人我就谢天谢地了。”钟子逸翻了个大白眼,实在没忍住吐槽了苏以漾一句,这才重新把话题拉了回来。

    “到底是谈恋爱让你变温柔了,还是经营春色满园感受了的情世故太多,也就有了几分触动,这些我就说不准了,不过遇到顾南乔之后,你的变化真的很明显......阿漾,可能你自己没感觉到,不过作为在你身边呆了这么些年头的朋友,有些事我看得比你透彻。你对顾南乔是真好,不止是大事小情上照看着她,把她的梦想当成自己的梦想,也不止是年少相逢,彼此笃定,一生一世这些浪漫的桥段,你给了她更深刻的东西。”

    说这些的时候,钟子逸侧过头打量着苏以漾,他眼见着苏大少的睫毛微微垂了下来,那一小块好看的阴影遮挡着他眼底情绪,却止不住从眉梢一路漾到唇角的笑意,柔情蜜意也跟着藏不住了。

    这分明是对这番话无声的默认,爱到了骨子里的样子。

    放在平时,钟子逸定然会抓住机会嘲笑理智清醒的苏大少也有今天,可是他此刻只是轻声一笑,由衷地感慨了一句。

    “阿漾,这么多年了,哪怕是苏叔叔,或者是我这位发小,都没有融化你心里的那层冰,你对人际关系太慎重了,即便是对亲近的人也做不到足够坦诚,完整被你放在心里的从头到尾只有顾南乔一个人——你把她放在不一样的位置,把所有不愿意和人分享的情绪交于她,也把不曾托付出去的信任和平等给了她.......”

    说到这里,钟子逸语气微微一顿,神色中难得带了几分认真。

    “所以,能见到你把心软下来,愿意把最真实的自己展示出来,我真的很替你开心。”

    更多的话噎在半声低笑里,钟子逸没有继续说下去,显然谈话进展到这种程度,饶是他这种没遮没拦的性格,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长此以来,苏以漾的优秀都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这件事,想必整个演出界的圈子都没有人会提出任何质疑,放眼苏大少曾经经手过的项目,没有哪个不是以最小的投入成本博得利益最大化,以剑走偏锋的方式达到旁人的不敢想和不能及。不然他也不会成为大家公认的商业奇才,较之自家父亲苏广南这位演出界的权威也惶不多让,甚至青出于蓝,担得起一句英雄出少年了。

    可是他太高高在上,也就显得没有人情味。

    钟子逸与苏以漾太亲近,太知道自家发小的性格,随性风流和温柔多情都仅仅是苏以漾的表象,毒舌和好说话也全部在他一念之间,其实苏以漾把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想得尤其干脆,决定好的事情很难因为其他任何因素改变,不论是对事还是对人。

    除却表面上的几番柔情,苏以漾骨子里还是冷漠而疏离的,至少在最开始的时候,他真的是把春色满园的老艺术家们当成不相干的人。给出优渥的待遇或是平日里的从容有礼,仅仅出于良好的家教和修养,甚至于商人惯常表现出来的千人千面,并不代表更深层次的东西。

    在苏以漾看来,任何出于人情世故的让步都应该被摒弃,被私人情感所左右的考量也是完全不必要的。他把温柔当成软弱,把情怀当成借口,至于梦想则完全是理想主义者的自说自话,只有能力不足的人才会借由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虚构出毫无意义的乌托邦,去做那些只能安慰自己的无稽空谈。

    对于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苏以漾是不愿意去相信的。

    曾经的苏以漾偏激而尖锐,大抵是孙菁过剩的事业心和京耀大剧院的恩怨给苏大少留下了深刻的阴影,让他对理想主义的东西态度尤为复杂。他一面想要替母亲去实现她想看到的,担下孙家家主的身份,作为先驱者去尝试京剧可以发展的道路。可是另一面,他看透了文艺圈的沽名钓誉,也知道这并非一池清水,里边让人反感的东西多得很,阴暗面让人作恶,保不齐这些也是当年逼死孙菁的东西。

    苏以漾相信利益交换和名利驱使,却不相信单纯的追求和梦想,不相信几大京剧世家恪守的风骨,至于为了情怀舍弃利益,为了心底念想而做出让步的傻事......说穿了,苏以漾都是不信的。

    在这方面,苏以漾矛盾而偏激。

    而这也正是钟子逸打心眼里担心着的东西。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