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22章 你好好的活着,就够了
罗三刀沉默了一阵,才愤愤不平的妥协:“你说的,也有理,那我就再让他霍家一回,这往后,我一定要加倍捞回来,算计到我罗三刀身上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对对对,我们罗家也就是起势晚了霍家一步,不然这南方之地,哪里轮得到他霍霆做主,可是那霍霆本来就比大哥大了那么多岁,就是耗命,咱们也能比他活的长久,到时候他埋了黄土,还不是我们罗家人的天下!”
不得不说,二当家是最懂罗三刀的心思,一张嘴巴也总是能将罗三刀给说服。罗三刀也很信任他,所以这一次还是听了他的,只是回去的路上,一直阴沉着一张脸……
医院。
周敏和周轩受的多是外伤,西医处理起来快,所以白芷兰和霍明坤就将让人送到了西医院。这会儿,两人都已经被送到了病房里。
周敏住的是单独的病房,打了麻药什么的,人还没有醒过来。
霍明坤就坐在她的床边守着她,瞧着她无比苍白的脸色,被包裹的像粽子一样的身子,他的眼圈有些泛红,忍不住抓过她的手,小心的捏着。
“阿敏,”他轻声的喊她的名字,像是生怕惊醒了她:“我知道你恨我,而且可能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我了,但是我……我还是盼着你好好的。”
“从前的时候,我一心就想着战胜四弟,得到父亲的认可,把霍家的势力都攥在自己的手里,我心思恶毒,不择手段,不顾手足,残忍暴戾,我知道很多的人都怕我,鄙视我,唾弃我,瞧不起我,就只有你,对我那么好,心心念念的只盼着我能多看你一眼,能和你多待一会儿。我却只觉得你这个人无趣,厌烦,帮不了我什么忙,却还总是在我面前晃,碍着我的眼睛,还总是一次次的拦着我做事。
那个时候,你越是劝我善良,我就越觉得善良是不值钱的玩意儿。
阿敏,你其实从一开始就该知道的,我霍明坤,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你要一个性情温和,正直善良,仁义道德,顾室顾家,还能瞧见你感情的好男人、好丈夫,可我不是!
我以为我们的关系一直都是这样的了,当我想要娶罗千娇来壮大自己的势力的时候,我千方百计的想要摆脱你,我真的以为这样我就是赢家了。
可是,直到我们的孩子死了,直到你主动要和我离婚了,我却慌了,我竟然也会怕了!
你一定不会相信,见不到你的那段时间,我不分白天黑夜都是昏昏沉沉,恍恍惚惚的,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也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还不知道我做什么才是有用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觉得我执着追求的,那些在我看来一定要得到的权利竟然变的轻巧了,它竟然排到到你的后面,一个我曾经无比讨厌的女人的后面?
阿敏,我一直都知道,我没有四弟那么聪明,可直到郑萱和孟明浩的身份被揭开,我才知道,我不仅不聪明,我他娘的还是个蠢蛋,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在被他们当成傻子一样的利用,偏偏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真的有多么的了不起,我……我不过就是个笑话!
阿敏,这个时候,我就一次次的想起来,你从前总是和我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郑萱和孟明浩对我好,甘愿给我出谋划策,一定是有别的心思的……原来你说的都是对的,只是我太信任他们,却从来没有相信过你。
可是,我想了好久好久,却发现竟然只有你对我的好,是最没有目的的。
从小到大,我娘让我去和家里的弟弟们争,是因为她不甘心只能做个姨太太,在她那一辈人,她做了小,她就想着靠着我,成为“太后”。
父亲最喜欢的儿子不是我,他放任我和弟弟们斗,未必不是为了磨练弟弟们,他对我好,未必不是为了让我能帮家里多做一些事。
而郑萱和孟明浩就更不要说了,他们对我好,就是为了让我给他们当开山斧、当垫脚石。
就只有你啊,对我好,只从我这里贪图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感情。
男女之间的感情,连抓都抓不住的东西,你怎么就那么稀罕呢?
——直到我自己也稀罕了,才明白其实我真正想要的,也未必就是那些权利,那些能抓得着的好处!
你和我离婚后,我回到我们曾经住的房间,才发现少了一个人,那房子就是空的了。
而我身边,少了你,我的心也是空的了。
阿敏,你一定不会相信,我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有心吧?可原来这世上最不可控制的,就是人的心!
你终究成了我这辈子得到过,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的人。
我……我也很难受,但是我知道和我给你造成的伤害相比,我这点难受算不得什么的。
所以,我不指望着你会原谅我,并且,当我做出要娶罗千姣的决定后,我就知道,我这辈子都和你没可能了。
但是罗千娇我是一定要娶的,我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但是我答应了的事情,还是会做到的。你看,从前你非要嫁给我,我答应了,即便是那么讨厌你,我们也过了那么多年……只可惜,我们没能像四弟和四弟妹一样,成为人人都羡慕的恩爱夫妻。
但是你放心,我是不可能对罗千娇有什么感情的,我娶她,也不是为了势力和权利……这世道,就快要乱了啊,我也得……
阿敏,我不在意你恨我,只要你还在江城,还在我时常能看得见的地方,我就会护着你的,我保证,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让它再发生。谁敢再碰你一下,谁就得死!我霍明坤毕竟,不是一个好人呢!”
说到这里,霍明坤发现周敏轻微的动了一下,马上就住了嘴。
“阿敏?”他试着喊了周敏一声,却发现周敏的没什么反应,并且呼吸依然平稳,才松了一口气,将周敏的手放回了被子里,然后伸手再周敏的脸上轻轻的捏了一下,说:“阿敏,你好好的活着,喜欢也好,怨恨也好,开心也好,难受也好,你只要好好的活着,就够了。”
说完,他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