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0章 被拒
    秦明担心李剡的身体,所以一路都缓缓前行,就这样花了半个月才回到城里。

    这倒给了清欢很多时间与李剡相处。因为失去的感觉太难受,因此清欢倍加珍惜和他相处的日子,她也开始为李剡考虑很多,事无巨细都亲自安排。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个小侍卫忠心耿耿,知道的人能一眼看出她对李剡满满的爱意。

    回去的时候秦明并没有通报,进了城之后,已是傍晚,秦明才决定,第二天一早上去汇报,说王爷已平安归来。

    这个夜里的时间正好给大家休整。于是清欢和李剡和他们辞别,回了府。

    上上下下见着王爷回来了,自是一番欢天喜地的样子,准备了丰盛的晚膳。

    李剡让李总管也一起来吃,以表达对他的感激,感谢这么久他尽心尽力的维持府里的事务。

    李总管高兴得老泪众横,比清欢当时见着王爷的激动也差不多那儿去。

    李剡宽慰着,笑容使人安心。坐在一旁的清欢就傻傻地看着他,只要看着他就够了。

    李剡一边安慰着李总管,一边用手敲了一下清欢的脑袋:“想什么呢,还不快吃饭?”

    清欢傻笑着,才慢慢地吃起饭来。

    席间,李剡给李总管大概讲了发生的事,清欢早就知道了。

    那时李剡正一个县一个县地去治理洪灾,前面很多县都处理得当,眼见着只剩下几个县,处理好了就可以回来了。

    他们一行人去到那个县里后,就抓紧时间修渠疏流,还修好防洪大坝,预防洪水突袭。如此奋战几天后,差不多也控制了灾情,李剡他们也是十分劳累。

    那天处理完事后,已经很晚了,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很快就睡着了。

    谁知后半夜洪水来袭,大坝决堤,整个县城都被卷入汹涌的洪水中。

    李剡是被值夜班的侍卫拖起来,慌不择路地逃跑。

    可是洪水来势汹汹,他们还是被冲走了。

    幸而侍卫一直抓着他,加之身手不错,终于在下游抓住了还没被冲倒的树木,只是在急流中李剡被不知何物击中,在剧痛中昏迷,侍卫奋力把他放到树枝交叉处,自己筋疲力尽,旋即被洪水吞没。

    后来水流稍微平缓些,旁边县里很多船只过来营救,发现了树上的李剡。

    因认识是前来赈灾的王爷,渔民们赶紧把他送到官府,由知县照顾。

    再后来秦明带着清欢就赶到了,然后养好伤,回城。

    整个事李剡讲过几次了,但每次听清欢都很后怕。

    心里倒是很感谢那个舍命救下王爷的侍卫,若不是他,王爷怕是真的没了。

    李剡自然也是感激,让李总管准备些银两,准备自己亲自送去给他的家属,作为抚恤。

    饭后,李剡和李总管有事要说,清欢便自己回了房,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澡。

    在外奔波一个多月,清欢也瘦了不少,阿谷边洗边说:“王爷受了伤都比王妃看起来身体健康,王妃你看看你,瘦了这么多。”

    清欢洗尽疲态,一身轻松,便开心地说:“我是照顾王爷累的,不然能比他还瘦吗?”

    阿谷心疼她,也不想听她解释,就生着闷气,不想理她。

    清欢捧了一把水泼到阿谷身上,笑着说:“死丫头,还生气了呢,我以后多吃点不就好了。”

    阿谷也笑了,也拿水泼她,两人就此玩乐了一会。

    李剡和李总管说完事,就过来了,彼时清欢才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李剡便打趣道:“王妃这样倒是可爱,像只小动物。”

    清欢反应过来才知李剡笑她是落水狗,佯装生气,假意要打他。

    李剡哈哈笑着,一把抓住她的手。她的手因为先前被缰绳磨破了,好了之后也不再那么光滑柔软。

    李剡握住了之后就感觉出来了,翻开她的手细细看了一番,他也知道清欢是怎么跟着秦明急行军前去的,一路的苦即使清欢没说,他也知道。

    心下有些感动,但没表露出来,只是温柔地说:“苦了你了。”

    清欢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把手抽出来,说:“王爷不在的时候,我可是好好练了字的,我给你看看。”说完去把自己练字的纸拿出来,一张张地给李剡看,转移了话题。

    李剡看了,先是夸了几句,然后认真地给清欢指出其中的问题,握住清欢的手,一笔一划地教。

    清欢感受到他身上气息,心里砰砰地跳个不停,也没心思练字了,而是呆呆地看着李剡,看他认真的表情。

    在清欢灼热目光注视下,李剡也没再教了,和她对视了一会。

    清欢刷地一下红了脸,别过头去,李剡笑出声来,说:“天色也不早了,王妃早点歇息吧。”

    清欢嗯了一声,便走向床边,和衣躺下,拉过被子来盖好,只露出一对眼睛骨碌碌地看着李剡。

    李剡送她过来,看着只觉得好笑,:“王妃若是冷,我让人把炉子拿进来可好?”

    清欢不回答,只是摇摇头。李剡笑着帮她掖掖被子,说:“好好睡吧。我走了。”

    清欢一把掀开被子,抓住李剡说:“王爷去哪里?”

    “回房间啊。”

    清欢疑迟,终究没敢说出口,便松开了手。李剡摸摸她的头,便起身出去了。

    听到他关门的那一刻,清欢还是勇敢地翻身起来,追了出去。

    李剡并没有走远,清欢追上去,从后面拦腰抱住他,没有说话。

    李剡也没说话,安静地任由清欢抱着。过了一会,李剡还是开口了:“罢了,今夜我留宿吧。”

    清欢听到这句话,开心地放开了他。

    李剡转过身来,拉起她的手,带她回了屋里。进门后,李剡便去收拾贵妃榻,清欢反而愣住了,轻声问:“王爷睡这儿吗?”

    李剡笑着说:“若不然呢?”

    清欢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床很大的,可以睡两个人。”

    后面的声音微不可闻,说完就只感觉心跳过快,砰砰砰地仿佛要跳出来。

    李剡收拾东西的身形顿住了,他背对着清欢,没有回答。

    房间里静得可怕,只听见蜡烛燃烧的声音。清欢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一落千丈,血液倒流,鼻子里一阵一阵地泛酸。

    她已经明白了李剡的意思,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太尴尬,她手忙脚乱地解释一通,说话间带着浓浓的鼻音:“我是看着王爷刚刚恢复,睡在那上面恐怕不舒服,这里床也……..”

    “清欢,“李剡打断了她,话语间已经没了笑意。

    这是清欢第一次听到他叫自己名字,后面的话清欢不想听了,李剡还是说了出来,“你是一个好姑娘,以后会有好归宿的。”

    一句话,把清欢击溃了。她的泪大颗大颗地滚下,无声地哭泣。

    李剡没有回头,而是继续收拾东西,“时候不早了,该睡了。”

    清欢趴到床上,捂着被子任由眼泪肆掠,她不想哭出声,不想让李剡听见,不想让自己太难堪。

    李剡知道她在哭,但只是静静地躺在贵妃榻上,没有过来安慰。

    清欢觉得自己像极了那晚的楚祎,原来她们都是沦陷在李剡演技的可怜人,被他的温柔体贴所感动,被他的成熟稳重所征服,两个可怜虫奋不顾身地投入进去,以为自己的深情能到像李剡打动自己一样打动他,然而她们都忘了,这一切都是一场戏。

    而清欢,更是从看戏的角度,一步步深陷。她以为李剡对她也是有情的,不然为何生病的时候他如此尽心尽力,不然又为何出去赈灾带上她送的手帕,不然又为何………

    很多很多细节在清欢脑海里重播,但都是清欢以为。清欢突然忆起《戏言》这首歌,套到她自己身上:戏中情,莫当真,再传神,也不过照剧本,演技过人。

    清欢很想问他为什么,很想打他一顿,骂他一顿,既然不爱她,为何要对她好,做戏给谁看?

    但是清欢忍住了,她不想颜面尽失,不想太过卑微。

    外间的人也没有动静,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清欢想起那晚他离开竹林,也是安安稳稳地睡着。

    清欢恨他无情,恨自己无用,把自己蒙到被子里,直到眼泪流干,心也累了,恍恍惚惚又睡了一会。

    半睡半醒间听到李剡起床,轻手轻脚地出门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