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049 渊山古城(求订阅)
    在远处并不起眼的城门,来到近前,却高达数丈,宽,可容八辆马车并行!

    通体由巨石搭建而成,古朴中透着股大气,与陈郡相比,堪称宏伟。

    而这样的城门,在这渊山古城的城墙之上,两千多年来,竟是修建了多达数十座!

    数万大军入城,自是会引来不少人的瞩目。

    一路上,孙恒也在扫视四周。

    渊山地界气候炎热、多雨,因而此地的人多是短打打扮,一身清凉。

    眼眸所视,女子当街赤肘的,也不少见。

    此地居民,身材相较于东阳府那边要高大许多,相貌也较为粗犷。

    据孙恒观察,这里的人大多身怀一定的武艺,身具内气之人,也是常见。

    这一路行来,没有多久时间,他甚至还见到了位先天高手!

    渊山古城千年积累,武技传承极广,看上去竟是有几分武道盛世之况。

    此城依山而建,脚下俱是坚硬的山岩,四周屋舍,也有许多以岩石堆积拼凑而成。

    造型奇异之中,更是带着股古拙之气。

    “你们,往这边走!”

    后方,驻守渊山的兵丁已经开始接手罪犯,往各处一一分拨。

    “诸位,跟我来!”

    一位身披亮银铠甲的大汉,出现在孙恒身侧,手一引,态度竟也十分的客气。

    一行人步履迈动,随着大汉行入一处宽广的庭院,在诸多眼神的注视下,站定场中。

    “这一批有多少人?”

    不远处的屋舍之中,有一个苍老之音缓缓传来。

    一人在里面开口回答,声音恭谨:“回裴老,一共有三十七位。”

    孙恒一行人,自东阳府出发之时,不过十几位先天,如今途经多地,人数自也增长了不少。

    其实本应更多,奈何先天高手可选择入渊山当罪人,也可加入军方,建功立业。

    两种选择,自不用多言。

    能够留下来的,几乎全都是因种种情况,军队弃之而不要的。

    “三十七位……”

    伴随着步伐迈动之音,一位满面皱纹的老者从那屋舍之中缓缓踏出。

    他扫眼场中众人,轻点头颅:“不少了,往年一年也不过能有那么多。”

    “去!”

    老者手一挥:“给他们带上禁灵环。”

    “是!”

    两个清脆之音,在老者身后响起,随后就有两位唇红齿白的童子托着一堆黑色的环状物走出。

    这两位小童,都是一身通透,很明显是修法之人。

    倒是那位老者,让人看不透深浅。

    “嗡……”

    一位小童来到孙恒近前,双手轻轻一托,两枚黑色圆环已经倏忽变大,自动套向孙恒的手腕。

    “咔……”

    孙恒只是略微迟疑,那两枚黑色圆环,已经箍到了他的手腕之上。

    小童挨着移动,给每一人都带上手环,其中有一位似乎想躲闪,却被那老者冷哼一声,打断了动作。

    而这声冷哼,也说明了老者的修为。

    练气后期修士!

    却不知,他是练气几层的修为。

    “哗啦啦……”

    带上手环之后,就有人拿着钥匙走上前来,给孙恒等人解下身上的镣铐。

    即使知道手腕上的东西不会那么简单,但纠缠数月的镣铐被取下,依旧是让众人面色一松。

    而在这时,那位身着亮银凯甲的大汉,似乎想到了什么,凑到老者身前,低声开口:“裴老,这人……”

    说话间,他手指孙恒,片刻后又朝着陆烈指了指,看样子是在点明两人的不同。

    “先天中期?”

    老者双眼微眯,内有灵光跳动,在孙恒身上扫视片刻,又轻摇头颅,一脸遗憾的开口:“中毒太深,真气也不强,能有先天初期的实力就已经不错了。”

    随后又看向陆烈,眼眸中带着思索,不过并未对他多说什么。

    孙恒头颅低垂,面色不变。

    此时的他,浑身肌肤微黑,一股刺鼻气味从身上传来,让人闻之欲呕。

    几个月前的毒性,此即已经遍及全身。

    这种毒,换做他人,即使是先天中后期,怕也早已经命丧黄泉。

    孙恒之所以坚持的现在,一则自是因为金刚不坏神功自带的抗毒之效。

    二则,则是他对肉身的极致掌控,可以在细微之处,与那毒性相抗!

    此时虽然他看似情况严重,但实则比当初刚刚中毒之时已经好上许多。

    至少,当初他对身上的毒无法可想,此时五毒瘴遍及全身,却也毒性分散,可设法一一驱逐。

    他身上的那股刺鼻之气,就是毒性被逼出体内的象征!

    不过,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以孙恒的估计,如无其他的情况,怕是要需要年余,才可彻底去除体内的毒性。

    而在此期间,他的实力确实与先天初期相差不大。

    “散气丹!”

    老者收回目光,再次开口,当即就有数人拿着一瓶瓶丹药,走了过来。

    “这位……前辈。”

    诸先天之中,有一人小心翼翼的开口:“散气丹,我们已经服用过了,是不是不用再服用了。”

    “这是规矩。”

    这位老者闻言竟也没有着恼,而是解释了一句:“再说,你们中间,可有人不像是服用过散气丹的。”

    “啊!”

    闻言,有人低声惊叫,有人则面色阴晴不定起来。

    孙恒也是微微皱眉。

    “吃了它吧!”

    老者手一挥,一粒粒散气丹,已是被人递到眼前。

    “咕噜……”

    咽喉滚动,鹌鹑蛋大小的丹丸已是落入肚腹。

    “噗!”

    几十道劲风,陡然出现,正中众人胸腹要穴。

    劲风速度惊人,力道却不大,入体只是一震,就已消失不见。

    但孙恒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他虽然服下了散气丹,但内里却一直控制着肠胃不去消化,此即却被劲风一震,功亏于溃!

    众人中,还有几位与孙恒面色一般的,看样子似乎都有着什么手段,却被人破掉。

    抬起头,众人看向老者的目光,都已带出些许的震惊。

    这位看上去很好说话的老者,只是轻轻一挥衣袖,就能制住诸多先天。

    虽然这些先天都不再正常状态,却也十分了得。

    “好了,现在都已经服下了。”

    老者挥手从里屋摄来一张软椅,坐在门前,道:“先天武者,毕竟罕见,所以就算是在这里,你们是罪人,但只要不犯错,日子一样能过的很舒坦。”

    “至于犯了错……”

    他轻轻一笑:“散气丹没了解药,会让你们真气消散,经脉萎缩,肉身快速腐朽。”

    “另外,你们手上的手环,名叫禁灵环,至于用处……”

    他侧首,看向身旁的一位小童:“浩儿!”

    “是,师傅!”

    那小童大人般微微躬身,随后手一伸,小手里出现一件罗盘似的东西。

    他拿着那物,轻轻一扭,灵光一闪,场中诸多先天只觉手腕一痛,定眼看去,却发现那手环之上,却是有几根细微的尖刺冒出,扎入肌肤。

    就算是孙恒,以他的肉身强度,竟也没能挡住此物的穿刺。

    而且,伴随着针刺入体,他体内的真气竟是飞速消退,更有一股酥麻、酸痛之感生成,涌向全身。

    “此物可困锁真气,内藏锋针,有毒,毒性虽然不至于伤人性命,但也绝不好受!”

    老者缓声开口,而此即场中的诸多先天,早已变色,被那古怪的痛觉,刺激的面容扭曲。

    “好了,浩儿停下吧!”

    老者挥手,那童子当即扭动罗盘,让那手环收回针刺。

    而众人再次看向童子手中罗盘之时的目光,也已带着股恨意与惊恐。

    “不要妄想摘下手环,只要一离开你们的手臂,它就会自动爆炸,威力吗,炸死一位先天还是绰绰有余的!”

    “另外,此物也是你们有罪在身的标志,凡事罪人,身上都有,只不过颜色不怎么一样。”

    说了那么多,老者似乎已经有了些倦意,一挥手,朝那披甲将军道:“接下来,就由车将军,来说一下你们在渊山应该如何应差,减免劳役。”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