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五一章 为了我自己
    

    ♂nbsp;   “我来找沈姑娘啊”,宜宁郡主边说边四下看看,咧着小嘴一脸嫌弃,“这屋里不烧地龙,有客人来了,怎么也不加个火盆啊,瞧瞧,热茶也没有一杯,你不怕冷,我和沈姑娘可不行。www.ibiqugew.com

    “嫌冷就走,没人让你来”,萧韧没好气地说道,却又下意识地看向沈彤,“你冷不冷?”

    长时间空置的屋子本就显得冷清,加之没有放火盆,这屋里的确是冷嗖嗖的。

    沈彤只顾着和萧韧说话,原本也没有在意,现在听宜宁郡主一说,便也觉得冷了。

    “嗯。”沈彤有过冰天雪地的野外露宿的经历,相对而言,这点冷也不算什么。但冷就是冷,她也没有必要忍着。

    萧韧蹙眉,站起身来就外走,走到门口,他回过头来,见沈彤还在太师椅上坐着,他冷着脸说道:“走啊。”

    沈彤失笑,这孩子怎么说走就走,她好歹也是客人好吧?

    她无奈地起身,宜宁郡主比她还快,跳到萧韧面前,问道:“去哪儿啊?”

    显然,她对萧韧的行事作派早就司空惯了。

    萧韧没理她,对沈彤道:“我送你回家。”

    原来是要送她回家啊。

    沈彤并不反感宜宁郡主,但是今天她跟着萧韧来这里,原本也是有事要谈,可这事却不能当着宜宁郡主说,听到萧韧说要送她回家,她连忙谢过:“好啊,多谢七少。”

    她的话音刚落,宜宁郡主就一脸的兴奋:“沈姑娘,我也一起送你吧!”

    沈彤张张嘴,她是拒绝呢还是拒绝呢。

    这时,一个如同从冰窟窿里传出来的声音说道:“不行,你别想趁这机会溜出去,假县主的事已经传出去了,谁知道她还有没有同伙,你现在出去很危险,老老实实留在王府里。”

    说话的是萧韧。

    宜宁郡主扁扁嘴,现在是正月里啊,好不容易今年不用守孝,她很想到街上逛逛。昨天王府里刚刚出了事,丁侧妃拘着她不让出去,但是如果是跟着萧韧一起去送沈彤,那就不一样了,先斩后奏都没关系。

    可是现在萧韧不带着她。

    “七哥......”

    萧韧看都没看她一眼,大步流星向前走。

    “沈姑娘,沈妹妹......”

    沈彤露出一个同情的笑容。

    宜宁郡主耷拉着脑袋,忽然她在沈彤身后喊道:“沈妹妹,我带你去看猫吧。”

    猫?

    猫!

    沈彤脸不红心不跳:“改日吧。”

    好吧,宜宁郡主彻底失望了,眼睁睁看着萧韧和沈彤走了出去。

    直到出了王府,沈彤才问道:“郡主是不是很少出门?”

    “你别让她骗了,宜宁就是太喜欢出门了,上次她一定要和我一起出去,半路上我走了,她没回王府,跑到蜀香楼大吃大喝,结果吃坏了肚子,被抬着回来的。”

    萧韧说的就是他在半路上去找沈彤的那一次,宜宁郡主独自跑到蜀香楼,吃的都是辛辣菜肴,吃到一半就腹痛难忍,被禁食了整整两日,好在蜀香楼是蒋双流夫人的嫁妆,若是寻常商户,恐怕会给吓个半死,即便如此,蒋夫人也带着厚礼亲自登门道歉。

    沈彤失笑,这位宜宁郡主还真是有趣。

    出了王府,萧韧问道:“你回书院街吗?”

    现在是大白天,沈彤当然不用他送,他也只是打着送沈彤的幌子出来而已,毕竟屋里太冷了......

    “萧韧,我有事要和你谈。”沈彤说道。

    两人找了个茶馆,茶馆掌柜认识萧韧,当下便把他们带到后面一间清净的雅间,伙计送来香茗茶点,便退了出去。

    沈彤起身,把雅间内外看了看,关上门重又坐了回去。

    萧韧道:“这里的老板是我的人,你尽管放心。”

    沈彤点点头,她坐在萧韧对面,她掀开茶盅的盖子晾着,水雾袅袅,她的双眸也像是染了水气,湿漉漉的,如同雨夜初晴时亮起的星子。

    “我知道一些关于刺客的事情。”沈彤说道。

    秦王把调查刺客来历的事交给了萧韧,虽然留下了活口,可是除了知道刺客是太皇太后雇来的以外,别无线索。

    透过氤氲水汽,萧韧看向沈彤的眼睛。沈彤的眼睛黑白分明,明明是至纯至净的一双眸子,可是却如同深得看不到底的深潭。

    “你是要谈条件?”萧韧丝毫也不会认为沈彤会把这么重要的消息白白告诉他,她和他谈过条件,在护国公府那座臭气熏天的假山外面,她已经和他谈过条件了。

    “不,这次不谈条件。”沈彤说道。

    “不谈条件?”萧韧虽然诧异,但是却并不觉得奇怪。眼前的小姑娘早就让他见怪不怪了。

    “对,我们可以合作。”沈彤微笑。

    “合作?”萧韧饶有兴趣地看着沈彤,嘴角微微上挑,带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事隔一年,她又要和他合作了吗?

    “我可以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你,但是你要让我参与你的调查,当然,你也可以先征求秦王的同意,不过我觉得这没有必要,你说对吧?”还是那把童声,还是那种该死的自信,还是要和他合作。

    萧韧没有回答,他依然看着沈彤,许久,他才缓缓说道:“王爷要查出刺客的来历,是想知道太皇太后的图谋;你想查出刺客的来历,又是为了什么?”

    刺客要杀的是秦王,秦王除了要知道幕后黑手,也要知道刺客的来历。

    可是沈彤呢?

    “为了我自己。”沈彤说道。

    “为了你?”萧韧不解,沈彤是因为秦王府的事,才和刺客有所交集,这件事和她本来没有任何关系。

    “对啊,你应该听说过陶世遗全家被灭门的事吧,那你知道是被何人灭门的吗?”沈彤问道。

    “不是杨家和关家吗?”对于在上乔镇和柳家湾发生的事,萧韧是从蒋双流口中听说的,他知道陶世遗,根据蒋双流所说,陶家灭门,动手的是关家,幕后主使却是杨家。杨家嫡长孙杨锦程曾经到过上乔镇。

    “陶世遗是被关家放火烧死的,但是陶太太和她娘家人却不是,我猜杀死她们的那些人,和刺杀秦王的是同一拨人。”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