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 虚张声势
    

    太守府,张鲁面色阴沉的看着堂中一众文武。

    “沔阳不过是一支偏师!人数最多不过三千!?”张卫面色难看的将竹简往地上一摔,厉声喝道:“将那几个败军之将给我带上来!”

    也难怪张卫火大,就算知道杨柏不堪重用,但也没想到八千人被人家不到三千人的兵马给收拾了,而且还败的这么惨,主将都被人家生擒了,最重要的还是那些溃败回来的将领,若非这些人谎报,他们如何会判断失误?

    很快,那几名将领便被人带上来。

    “浩大的胆子!”张卫看着那几名败将,气便不打一处来:“安敢谎报军情!当日魏延究竟带了多少兵马?到得此时,还要隐瞒么?”

    杨任的判断,张卫还是信服的,也因此,对这帮人更是恼恨。

    冰冷的杀机在堂中蔓延,任谁都看的出,张卫此刻动了真火,犹如一头随时会暴起伤人的猛兽。

    “师君恕罪!”几名将领早被张卫这般怒火吓得面无人色,连忙跪倒在地,一名将领道:“当时那魏延与我军碰面之后,二话不说,便动手破阵,我军准备不及,杨柏将军下令后军撤出战团重整战阵,却不想被那魏延驱赶前军冲乱了我军阵型……”

    “有人问你这个吗?”张卫看着几人,浑身散发着暴虐的气息,森然道:“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如何败的,与我何干,我是问尔等,魏延当时究竟带了多少人马!?”

    “这……”几名将领闻言,苦涩一笑,摇头道:“败的太快,根本未曾看清,当时只觉四面都是人。”

    阎圃冷声道:“未曾派斥候探查么?怎的敌军接阵方才察觉?”

    “派了,只是对方来的太快,我军根本来不及列好阵型……”那说话的将领说到最后,声音渐渐低下去,张卫的怒火已经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了。

    “呵~”张卫扭头,看向杨松道:“斥候发现,少说也在十里之外,敌军到来之前,竟连阵型都未曾排好,杨柏将军还真不亏是我汉中名将!”

    杨松闻言也不知该作何辩解,就算外行,此刻听到这些也听不下去了,感情打了一仗,连人家有多少人都不知道。

    “够了!”张鲁阴沉着脸色摆了摆手道:“事已至此,再说这些又有何用,眼下城外那刘玄德的先锋大军已至,诸位可有何破敌良策?”

    “不知这先锋大将却是何人?”张卫皱眉问道。

    “只知敌军已至,至于是何人为将尚未探清,已命人前去查探。”一旁的阎圃摇头道。

    “管他是谁!”张卫冷哼道:“看其营寨,也不过两三千人的先锋军,我城中尚有五千将士,待我率兵前去会他一会,便知虚实。”

    正说着话,便见一名将士飞奔而来,对着众人躬身道:“师君,已探清,对方帅旗上书汉寿亭侯——关!”

    “关羽!?”张鲁闻言面色一变,不止是他,堂中一众文武闻言面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关羽的名声在这北方可是如雷贯耳。

    温酒斩华雄,斩颜良猪文丑,过五关斩六将,不说威震华夏,但其威猛之名,也是如雷贯耳,如今听得关羽亲至,一众将领不由面无人色。

    张卫皱眉道:“关羽,不过一勇之夫尔,兄长,待我领一支人马前去会他一会!”

    “贤弟莫要莽撞!”张鲁皱眉道,那关羽可是出了名的主将杀手,若给张卫来上一刀,这南郑连个做主的将领都没有,难不成还要他张鲁亲自操刀上阵不成?

    就算有这个想法也没这个能耐啊。

    “报~”正说着,又有斥候前来汇报:“自涔水处出现大队船只,载满了人马往贼军营中而去。”

    “兄长!”张卫看向张鲁道:“末将定会小心,此去只是探听对方虚实,若贼军真的势大,定不会与之接战!”

    一旁的杨松也有些心慌,对着张鲁道:“师君,虚实未明,去探一探也好。”

    张鲁闻言,看向阎圃,却见阎圃也点头道:“魏延此番出奇兵奇袭沔阳,如今正将我军主力调走,主公可一面派人命杨任将军速速回军救援,张将军前去拖延一二也好,正可为杨任将军回军争取时间。”

    杨任就算再快,赶回来也得一天时间,但刘备主力大军若至,南郑如今正是空虚之际,又无大将可守,而最重要的是,若刘备军不攻打城池,反而去截杀杨任,那可就坏了,当务之急,先稳住刘备大军,等杨任回来,再做计较。

    张鲁闻言点点头,又有些不放心的对着张卫道:“切不可莽撞行事!”

    “兄长放心!”张卫点头答应一声,当即便出门前去点兵。

    张鲁担心兄弟安危,又将身边几员将领尽数派给张卫。

    ……

    另一边,刘毅大营中。

    “对,就这样,朱砂莫要抹的太多,把这马尾给挂上,你爹的胡子就是最大的特征!”刘毅拎着一串马尾做的胡子,给关平挂上,那马身上的味道还在,但此刻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处理了。

    “先生,草人已经扎好。”一名队率进来,对着刘毅躬身道。

    “让兄弟们再辛苦些,能不能吓住那张鲁,便看今日了,若能破城,我亲自去为众兄弟请赏!”刘毅点了点头,拍了拍队率的肩膀道。

    “先生,这般就行了?”关平摸了摸那马尾巴做的假胡子,感觉有些别扭,胡子上传来的味道有些伤人,最重要的是,刘毅涂在他脸上的那些颜料让关平感觉很不舒服。

    “足够了,别摸,颜料还没干,一碰这妆容可就毁了!”刘毅皱眉道。

    关平闻言无奈,只能强忍着将脸上那些颜料抹去的冲动,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移开,看着刘毅皱眉道:“先生,这般一会儿若是说话或是动起手来,恐怕难以施展。”

    刘毅用的是普通的漆料,又不是美妆,贴在脸上跟糊上泥差不多,一会儿晾干了,脸皮一动,那干了的颜料嗖嗖的往下掉,只是想想那可能出现的场景,关平就觉得自己不该相信刘毅的话。

    “你无需说话,更无需动手,一切有我和汉升照应,你只需要学着你爹的气势站在中军帅旗之下便是。”刘毅肯定的点了点头,若草人栩栩如生的属性再加上这军营虚张声势的属性还是不能镇住对方,那他也认了,只要能把魏延救出来就够了。

    黄忠从帐外走进来,当看到关平的时候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坦之这份打扮,倒是颇有几分二将军的神采。”

    “再像又有何用?”关平苦笑道:“军中将士便是尽出也不过五百人,如何能够骗得对方?”

    “只是去下战书而已。”刘毅笑道:“五百人足够了。”

    关平无语道:“若是下战书的话,也无需主将亲自出面吧?”

    “呃……”刘毅闻言微微一怔,好像是这个道理,看了看关平,又将目光看向黄忠:“不用?”

    “确实不必。”黄忠笑着点头道:“若是以关将军的身份,实不必亲自出面。”

    关平无语,看来自己这一个早上的罪是白糟了,伸手便想要将脸上的颜料给抹去。

    “报~”

    便在此时,一名亲卫进来,对着三人躬身道:“先生,营外来了一支人马,看样子,正是直奔我军大营而来。”

    刘毅闻言有些惊讶了,这张鲁这么杠吗?关羽亲至,都有胆量主动出城来搦战?拿错剧本了吧?

    “先别擦!”见关平要擦掉脸上的妆容,刘毅心中一动,突然一把抓住关平的手道:“这些人来的正是时候。”

    正愁着如何证明这确实是关羽亲自率领的大军呢,主动跑过去,有些刻意,但如今对方自己送上门儿来,这个时候关羽上辕门观望敌情就不算刻意了吧?

    “啊?”关平不解的看着刘毅,总觉得有些不好的感觉。

    “一会儿对方若是叫阵,汉升将军出营。”刘毅没理会他,而是看向黄忠道:“想办法激怒对手,让对手来斗将,老将军务必以雷霆手段将斗将之人斩杀,以震慑敌军士士气,若是觉得时机恰当,老将军便举刀为号,我这边会命人雷动战鼓,打开辕门,做出大军出兵的征兆,但老将军切记,不可追击敌军,以免露出破绽来。”

    这大营可是一座空营,哪来的兵马出兵,黄忠带出四百将士,刘毅这边留下一百全拿来擂鼓了,可没有兵马出去。

    “先生放心,末将知晓该如何做!”黄忠拍着胸脯笑道,刘毅的意思他已大致明了,无外乎虚张声势,以雷霆手段斩杀对方几员将领,震慑敌军军心士气,然后做出大军出营的态势,吓退敌军。

    “先生,不知我该如何做?”关平期待的看着刘毅,他自然也想上阵杀敌。

    “站在辕门上,莫要动,不时手捋怅然,鼓声响起的时候,从辕门走下来便可!”刘毅想了想,这样的布置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关平:“……”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