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两千零五十二章 杀鸡儆猴
    黑暗的河面上,出现了三艘船,上边杂乱的堆放着渔,鱼叉等工具,不用猜也知道,是应付检查的摆设!

    秦烈众人分散在各个船上,狭的船舱内,十几个人挤的像沙丁鱼罐头,潮湿发霉的味道更是令人作呕。

    船开动了一段时间,倒也相安无事,但秦烈两人知道,还在华夏的地盘上,对方不敢随意动手。

    果然,过了半个多时后,一阵淡淡的芬芳传来,虽被潮湿发霉的臭味所掩盖,却依旧瞒不过他们。

    鬼门心法就是旁门左道的鼻祖与克星,别是秦烈两人,就是其他队员,普通的毒药也已经毫无作用。

    马德超早就交代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举妄动,所以虽有所察觉,队员们也都按兵不动,看看对方到底耍什么花样?

    砰砰砰……

    十几分钟,便传来了砸船板的声音,接着船夫大喊道“行了,都别睡了,赶紧准备一下,很快就要上岸!”

    沙蒙的手下都已经中了迷药昏迷,自然没人回答,船舱内一片安静!

    船夫并不放心,走进了船舱看了一眼,用脚踢了踢“昏迷”的队员,伸手拿起他的枪械,枪口对准了旁边的秦烈。

    开口骂骂咧咧道“md,装什么装?信不信老子一枪打死你?”

    队员刚想动手反击,胳膊被秦烈拉了一把,示意他冷静,船舱内一片黑暗,所以对方并没有察觉。

    秦烈知道,船夫只是个喽啰,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做决定?无非只是试探而已!

    “情况怎么样?”就在这时,另一条船的船夫询问道。

    “没问题,可以通知坤哥了。”船夫收起枪,却并没有放下,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此时天际已经泛白,离河岸还有几十米远,茂密的芦苇丛中又出现四条船,每条船上着五六个手持枪械的男子。

    “坤哥,都在里边呢,个个跟死猪一样!”船靠在一起后,船夫向走过来的男子道。

    “艹,这帮卖粉的,平时牛叉哄哄,关键时候一点用处都没有!”

    坤哥脸上充满了得意,在口袋中掏出手机,拨打了电话,接通后道“沙爷,你的那帮华夏人已经到了,该怎么处置?”

    从话语中能听得出来,双方是各自的“买卖生意”,这次无非是合作而已!

    “阿坤,你可要心一点,这些华夏人,哪有这么好对付?”电话那头,传来沙蒙惊讶意外的声音道。

    “哎呀沙爷,至于吗?就去了趟华夏,居然把你吓成这样?”坤哥话语中带着调侃与一丝不屑道。

    “行,行,留下姓秦的,其它的干掉!”

    或许是觉得很没面子,又或者天生心,沙蒙简单交代后,便挂断了电话。

    如果真抓住秦烈,倒不失为一件好事,可tm万一没抓住怎么办?两人的通话一旦被秦烈偷听,还怎么“谈合作”?

    当然,到了现在也足以明,“谈”是要靠实力,而不是所谓的“约定”!

    “tmd,老子替你抓了人,还这么牛逼,到时候一分钱都别想少!”

    在坤哥看来,他这么快挂电话,明显是瞧不起自己,骂骂咧咧的完,对手下道“去,留下当头的,其他一个不留,干的利点!”

    “放心吧坤哥!”船夫开口回答。

    他话音刚落,伴随着“啪”的一声,脑袋瞬间爆裂,鲜血掺杂着泛白的脑浆四溅,晃了几下后摔在了地上。

    啪啪啪……

    接着便响起一阵爆竹般清脆而密集的枪声,子弹喷射的火舌,如雨点般飞了过来。

    太突然,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坤哥的一帮手下,都还没反应过来,甚至还没看清对手的人影。

    便纷纷中枪,“噗通……”栽在河水中!

    短短的十几秒钟,便恢复了宁静,河水被鲜血染红,清新的空气中,血腥气息开始弥漫扩散。

    “坤哥,幸会幸会!”秦烈在船舱里走了出来,嘴里叼着香烟,微笑着寒暄道。

    “你们……”坤哥身体抖得跟筛糠一样,颤抖着声音道。

    他三十多岁,个头不高但却格外敦实,黑色的紧身背心透出满身的肌肉疙瘩,但有个屁用?扛不住子弹!

    尤其是看着二十多个“出生入死”的兄弟,眨眼间便一个不剩,死得更是惨不忍睹,那种冲击与恐惧可想而知!

    “我们是来谈点生意,还请坤哥多多关照!”秦烈一口一个坤哥,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多年的哥们。

    但坤哥却心惊胆战,颤抖着声音道“你就是秦……总吧?叫我阿坤就行,我是受人所托,并不……”

    到了这份,肯定是实话实,他是当地臭名昭著的青竹帮老大,主要做偷渡,赌博之类的生意,与沙蒙这帮毒贩关系密切。

    从刚才便能看出,一样是心狠手辣的货色!

    “我明白,也不会为难你!”

    没等他完,秦烈便开口打断继续道“不过在t国这段时间,还请你多多关照,否则的话……”

    他话没完,意思却不言而喻,留着对方还有什么用?

    “是,是,秦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定尽力而为!”

    坤哥听到不杀自己,便已经感到万幸,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里边的那些人怎么办?”马德超走了过来询问。

    “咱们好心好意把人给他们送回来,但人家却不领这份情,还留着干什么?”秦烈故作遗憾的叹了口气道。

    “知道了!”马德超转身离开。

    很快,队员们拖着昏迷不醒的沙蒙手下走出了船舱,挨个短刀刺进了胸口,扔在了河水中。

    听起来有些残忍,但这些毒贩,哪个不都是心狠手辣的亡命徒?死在他们手里的无辜还少吗?

    在昏迷中死去,已经算是“仁慈”的解脱!

    秦烈就没打算放过他们,只是沙蒙给了他一个合理的“借口”,更主要是,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果然,看到这一幕,连心狠手辣的阿坤,都感到头皮发麻,大气不敢喘!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