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四八章 后山诡异的现象
    画面中,年幼的云昊在自家院里修炼,云天夫妇外出归来,给他买了许多许多好吃的,好玩的,并承诺说,一定会让云昊成为武学史上的奇才。从此,云昊一天到晚刻苦的修炼,照旧经常上山采药。

    日子一复一日,云昊长大了,他的武学修为成为洛城第一,被称为天之骄子,无人不为之敬佩。他娶了一个很漂亮的妻子,生了一对龙凤胎。为此云渺举办了一场轰动洛城的宴会,有头有脸的人都来捧场贺喜,云家的声望在这一日达到了顶峰。那一天,云昊与云天夫妇收到全城民众的最真挚的祝福。

    人寿几何?逝如朝霞。时无重至,华不在阳。该老的人老去了,该走的人走了,该留下的依然在那个地方。云天三兄弟去世后,云昊众望所归成为新的云家之主。从此,云昊只忙两件事,一是守着自己的幸福生活,用父母的话开始教育他的两个孩子,另一件事是像云渺一样把持着云家的大小事务。

    云家香火旺盛,枝繁叶茂,在云昊的手中,它越来越庞大,云昊顺势成为附近几个城池中最有影响力,最具实力的一个人。

    这就是日子,也是人们口中的人生。

    可以说这些虚幻的影像并不是梦,而是曾经云昊内心深处的一种向往的生活,如果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搅和,也许他正在通往这条幸福生活的道路上奋斗着。

    “怎么样?这样的生活,可不就是你想要的。只要你求我,画面中任何一件事都可以成为现实。或者全部……”盗梦魔用温和的语气诉说着,仿佛这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云昊清醒过来,听到盗梦魔的话,心里突然有了触动,如果他的人生真的可以这么完美,这么一帆风顺,那该有多好啊!可惜……

    “那……让云家的人全部重生,你也能做到吗?”他心中最大愧疚便是连累了云家,连累了父母,盗梦魔若是真的可以让时光倒回,求一次也无妨。

    “当然,当然可以。”盗梦魔迫不及待地回答道,那种窃喜和兴奋难以言表。一双虚幻的手突然出现,慢慢伸向云昊。“只要握住这双美梦之手,你想要的都可以实现,来吧,孩子,你的父母已经等了很久,快随我去吧……”

    等了很久?想起父母含辛茹苦养育自己,还未享福,就被贼人所害,他还有好多话要跟他们说。云昊伸出双手,哽咽道:“爹,娘,我好想你们……”

    就在四手即将相交之时,魂海中爆发了强烈的震动,云昊脑海中的神秘地黑色,似乎觉醒了一般,直射出一股力量,正中盗梦魔的身体,虚影涣散,全部消失。不过,魂海中出现了盗梦魔渐行渐远不甘的声音:

    “多少年了,这个世界上还没人可以困住我,我还会回来的……”

    云昊双手颤抖,接着紧握成拳,近乎歇斯底里地怒吼:“谁?为什么?为什么要阻止我与父母团聚……”然而他的怒吼还没有发泄完,一道无形的力量正中他眉心,他的魂力虚影化为虚无,魂海再次陷入平静,仿佛入深的夜。

    啊……一声惊醒,云昊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自己,难道是梦吗?他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很可能是修炼太累,一不留神睡着了,才做了刚才那个奇怪的梦。

    他莫名的一笑,起身离开,该回去好好休息了,明天还有特训。

    爬山的特训实在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长老们决定取消了,接下来是战场协作的特训。这一项特训可能要消耗几天时间,不过如果完成了,绝对很值。

    在离禄武院后山深处,除了蓝傲因这样凶残的三阶妖兽,还有很多种类。不过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普通的三阶妖兽都可以对付,但这次特训的目的不在于此。在战斗过程中,离禄精英队相互之间的协作才是特训目的。

    如果遇见的不是一只两只三阶妖兽,成群成对,甚至成百上千呢?谁来打掩护,谁来主攻,谁来侧击?还有一些实际性的战术问题,这些都要考虑进去。在七大武院试炼赛中,对方就是妖兽,不会看你们人少而心生怜悯之心的,所以如何以弱胜强,以少胜多是他们这一次特训必须要学会的东西。

    这一次所有人都做了十足的准备,各自带上自己的东西,虽说他们遇到的妖兽可能品阶不高,但是很难说不会再次遇到红鳞蟒那种四阶妖兽,更恐怖的还是妖兽中极为优秀的天蛇一族。有了前车之鉴,长老们决定让弟子们在安全区域内活动。

    所谓的安全区域便是离禄武院弟子经常修炼的一些地方,即便遇到妖兽也可全身而退。再说了,通常弟子们修炼都是结伴而行,更何况这一次是几十个人一起,危险性很低。

    云昊看着眼前的师兄弟妹,几乎人人手中都有一件趁手的兵刃,而他始终孑然一身。武院中有兵器库,所有弟子可自行挑选心仪的武器,不过前提是要完成武院所下达的任务次数。只有完成任务次数达到一定标准时,可凭借积分去兑换武器,兑换之后,此兵刃就永远属于他。

    众人集结完毕,依旧是冷凌带队。

    离禄武院后山很大,小队经过了很多地方,大部分都是修炼过的地方,所以天地灵气比较稀少。很多竹林、山谷、花间等地,还因为之前武院弟子间的切磋弄得狼狈不堪,到现在还未恢复。所以,他们觉得还是要往很深的地方走去。

    现在的季节正好是妖兽出没的旺季,但是一路走来,众人都未曾见到一只妖兽。

    “云昊,你怎么看?”冷凌命令小队原地休息,自己走过来问道。

    看了看四周,确实没有什么妖兽出没,按道理来说,这里已经是后山深处了。云昊挠了挠头,尴尬道:“这个……你好像问错人了吧,自从我来到离禄武院,在后山修炼的次数极少,很多地方还不清楚。”说完憨憨一笑,的确如此,他对这里的很多地方并不是很熟悉。

    “柳风,你看出什么了吗?”冷凌询问正在探测环境的柳风,柳风在武院可是一直独来独往的人,即使来后山这里修炼,也是孤身一人。然而令大家惊讶的是,他从未遇到过任何危险,也就表明他对这里的环境极为熟悉,生存之道极富经验。

    收起长枪,再次探测无果之后,柳风走了过来,冷静地说道:“天地万物,阴阳相生,形成不同种类的生命。我确实看到了一些浅显的踪迹,是野兽出没的痕迹,但是没有出现任何气味,哪怕是一丁点。”

    云昊眉头一皱:“你的意思是说,它们消失了?”

    消失?这是怎么回事?冷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其实她也感受到了,越往深处走,越是充满了不解与诡异。始终盯着柳风,或许他知道一些什么。

    “消失可能有些主观臆断,用‘逃离’形容更加贴切。”柳风将自己心中所想直接说了出来,经过他一路的观察,除了一些普通的花花草草,杂树乱林,凡是天地灵气充沛的地方,都没有任何生命波动的气息。

    “不如再直白一些,它们遇到了危险,所以四散逃离。”云昊看着柳风一笑,他的补充让后者的意思更加明了。

    冷凌心中突然升起了不安,后山这么大,生存着世世代代在这里为生的生灵,食肉食草,水里游的,天上飞的,树上爬的,路上跑的,各有千秋。可以说这里是它们的家,如果不是危险的东西过于强大,它们怎会全部消失,四散逃离?

    “难道是红鳞蟒又回来了?”她睁大眼睛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次特训又要受到很大的干扰,甚至是要做出牺牲的。

    柳风看向云昊,问题都指出来了,但是云昊的脑子聪明,或许他能给出什么好的建议。

    被大家这么盯着,云昊有点不好意思,既然是小队的一员,那就应该出力。他摇了摇头,回道:“应该不是红鳞蟒,且不说白头巨雕也在这后山中,对它的威胁我们可是有目共睹。再说了,如果红鳞蟒去猎杀这些妖兽,那就免不了几番生死搏斗,但是生死搏斗之后留下的现场迹象,想必我们都清楚。可是柳风师兄说,只看见了它们的一些活动踪迹,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感知到杀戮的气息。”

    冷凌二人点点头,看来他们的观察力都不如云昊,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点。云昊从小一人上山采药,想要从千万种杂草之中寻到草药,就必须要有敏锐的观察力,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总结出草药的生长环境和其特性。

    “现在怎么办?”这些都属于猜测,可是特训还得继续,柳风不想再七大武院试炼赛中“存活”得太短。

    云昊转过头,看着休息的小队其他人,石清羽正在和他们聊天,有说有笑。难得有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很多人追求武道,寻求力量,他们的初心都是不同的。离禄武院可谓是七大武院中笑话的存在,他们没有嫌弃,没有放弃,没有退缩,更没有逃避,毅然决然代表加入离禄精英队参加七大武院试炼赛,这份执着难能可贵。

    “想要强大,就必须拿出面对强大的勇气和胆识,人生的路,从都是未知数,武者也是如此,我们继续向前。”他淡淡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坚定。

    冷凌回之一笑,她一直对云昊的决定没有任何疑问。

    “破风枪,无惧风雨,寒芒未出,怎可谈归途!”柳风亦是笑着摇头,反正都来了,又岂能无功而返呢?

    这一次就是为了特训而来,冷凌一声令下,全队再次出发,向后山更深处前行。云昊他们几个知道这后山深处最最危险的地方乃是千尺寒潭,所以刻意避开了那个方向。

    大约走了两三个时辰的路程,这一次终于有了新的发现,是一只年幼的白泽鸟,属于一阶妖兽,以虫类生物为食。大家发现它的时候,它并没有向以往一样在在树上栖息,或者在空中飞翔,而是躲在杂草中瑟瑟发抖。

    柳风拿出破风枪,挑开杂草,白泽鸟张开双翅冲着它“吱呀吱呀”地乱叫,以示敌意。

    “你把长枪收起来,它好像被吓着了。”云昊走上前,看着白泽鸟的眼睛,那是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应该是不久前受到了近乎死亡的威胁,所以它连飞翔的本能都忘记了,只能躲在杂草中颤抖。

    不一会儿,石清羽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说道:“我看过了,四周没有任何白泽鸟,还有其他妖兽。”

    一名女弟子上前,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白泽鸟的翅膀,一边很温柔地说:“乖,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突然听到这么温柔的声音,有感受到了这么有爱的抚摸,白泽鸟竟停止了恐惧的鸣叫,开始很悲伤地*着。

    白泽鸟被那名女弟子抱在怀中,睡着了。

    离禄精英队继续前进,冷凌握紧了锈褐剑,释放出感知力,她是队长,有责任全程监护队员的安全。这一次,柳风和云昊打头阵,冷凌紧跟其后带着其余队员。石清羽跟在最后面,手里拿着弓弩,谨慎地盯着四周,箭在弦上,准备随时射出。

    “等等!”云昊头然招手示意大家停下。

    冷凌走上前正准备询问,柳风小声道:“嘘……前面有人!”

    有人?难道是武院的其他弟子在这里修炼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