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056相互了解
    看着她那快飘上天的样子,萧宾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林雨柔你就不能少臭美点吗?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女人的样子?”

    “那你说说我现在应该是什么样的?”

    “你就是被别人表扬了,你也要像个女人一样矜持点,谦虚点。”

    “这有什么矜持的?谦虚什么呀?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想做讨人喜欢的女人,矜持是最缺少不了的。你脸皮厚肯定不会矜持的,那就装矜持。”

    “装你的大头鬼,我就这样了,你要看不习惯就给我滚远点。”做讨人喜欢的女人这么麻烦,听萧宾一说,林雨柔越听越生气,她实在忍不住骂萧宾到。

    “看看说你没有女人味你还不高兴,我就随便这样说说,就发火了。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你嫁不出和我也没关系。”萧宾转换了话题继续说到:

    “你就说说你为什么会这些吧?”

    “会哪些?”

    “会做各种菜肴会照顾人这些呀!这可是一般女人都没办法做到的。”

    “你说的这些呀!”林雨柔一听刚才不快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的,她立马来了精神说到:

    “萧宾我可告诉你,你别看我现在来到了这个年代什么事没做,可不代表着我不会做,在我们那年代里我可是样样精通的。”

    “我说过你来这年代什么事没做吗?就你做过的事还少吗?”

    “我不是说做那些事,我是说做家务做女人该做的事。”

    “除了会做饭会照顾人,别的家务你都会做呀?”萧宾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到。林雨柔的手一挥说到:

    “那是必须的,从我一出生我妈妈就一直身体不好,我爸爸又得挣钱给妈妈看病、养家,家里的事他就顾不上了,在我六岁时家务就落到我的身上了。”

    “我听崔智勇说过你的事,没想到这样的凄惨。”林雨柔怒视着他问到:

    “凄惨?萧宾你再说一遍。”萧宾看着她那要吃人的样子,不由暗想到这女人也太难伺候了,动不动就发火,这下又不知道触犯她什么了。

    “我说什么了吗?我可什么也没说。”萧宾知道肯定不能再说一遍的,于是他耍皮赖的说到。林雨柔毫不留情的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到:

    “你以为你不承认,你就能忽悠过去了吗?我告诉你你以后说话不要乱用词,什么叫凄惨?跟我爸妈生活在一起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充足最开心的日子。”

    “难到你现在过得不开心吗?”

    “你觉得我现在应该过得开心吗?”

    “当然,你现在手中的财富不亚于皇帝手中的国库,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崇拜你,为你甘愿赴汤蹈火。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听了他的话林雨柔的脸上显出了忧伤之色,她看向萧宾悠悠的问到:

    “萧宾在你的心目中是不是拥有了这些就知足了?”

    “说实在话,我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我已搞不清楚了,我只是觉得你所拥有的,都是众人一直希望得到的,就觉得你应该知足了。”

    “我告诉你吧,我要的一直都不是这些,也许因为我妈从我一出生就病倒的原因,我和我爸再苦再累都不怕,最怕的就是就怕我妈会离我们而去。那时我就感觉到了,人生最幸福的事就是和家人们健健康康的活着。”

    “这也是你拼命保护着众人安全的原因吗?”林雨柔没有正面回答他的回题,她只怏怏的说到:

    “我再怕亲人离我远去,爸妈还是离开了我,他们是被雷电带走的,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我而去,我却无能为力,那种刺骨的痛,没经历过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到的。我绝对不想再经历一次,绝对不允许我身边再离去任何一个人。”萧宾定定的看了她一会,才悠悠的说到:

    “我想我有点了解你了。”

    “你了解我?”林雨柔抬起头来看向他问到:

    “你了解我,那你说我最想干的事是什么?”

    “你最喜欢帮忙和拯救身边的人,你还喜欢研究挣钱的方法。”萧宾想都不用想就回答到。林雨柔很不屑的瞟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到:

    “切,就你说的这白痴话,还大言不惭的说了解我。”

    “我说的这是白痴话?那你说说看你到底喜欢干什么?”

    “我最喜欢的事是吃喝玩乐,外加想点子损损我看不惯的人,就像你这种人。”破天荒的萧宾对于林雨柔骂自己的话没生气,继续问她到:

    “可我也没看到你吃喝玩乐呀?你在快乐村做的大事可不少。”

    “一个人想干自己喜欢的事,那就得先创造资本。刚来辽国刚来快乐村,一无所有我们面临的是随时客死它乡。我拼死想办法保全她们,再想点子更好的生存下去,那都是迫不得已的。如今我们什么都不缺了。我已经有这资本吃喝玩乐了。于是我必须出沙漠,做我喜欢做的事了。”一说到吃喝玩乐,林雨柔又开始兴奋起来,她摇头晃脑的说到。萧宾听着不由的点了点头说到:

    “说得很有道理,如今没有人有你这样的有资本的,就你现在的资本,你就是一天甩上几斤黄金去吃喝玩乐,你的产业也能够你消费下半辈子的。”林雨柔看向萧宾,很感兴趣的问到:

    “那请问你这小子现在够不够资本?感不感兴趣陪我一起出去吃喝玩乐吗?”

    “你这话是邀请我和你同行吗?”萧宾接着说到:

    “可我没那资本,我的口袋早已见底了。如果雨皇愿意为我投资,我很乐意奉陪的。”

    “萧宾说说你吧!你这么大的人了,还长了这么大的个,你手中有多少资产呀?也晒出来看看呀!”

    “我什么都没有,就光棍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那你家人呢?你家在哪里呀?”

    “我是个孤儿不知道家人是谁,被师傅捡回去后,世上两个亲人就是师傅和师兄了。师傅去世后,大师兄也走了。我就只得再次到处流浪了。你说我能有什么?”

    “这不是你一无所有的原因,是由于你不求上进的性格注定了你现在一无所成。不过我已观察你很久了,你脑子挺好使的,你以后跟着我,再给你的聪明才智用对地方,你一定能闯出一翻天地的。”

    “你观察我很久了?”萧宾很认真的问林雨柔。林雨柔愣了一下,扭头想了一下问到:

    “我说我观察你很久了吗?”

    “绝对说了。”林雨柔想了一下,好像自己是说了,她不知道怎么说好,看着萧宾看着自己的目光,她不由的有些心慌意乱的对着萧宾大声说到:

    “我说你这小子有没有病呀?我说的该听的你一个字没听进去,不该听的,你一字不拉的都没听进耳朵里去了。就你这样能有什么作为?”

    “你说的话里有我不该听的吗?不该听的你说出来干什么呀?哪句呀?”萧宾很无辜的问到。林雨柔被他气得憋足了气刚想爆发时,就听到萧宾摸着头,很痛苦的说到:

    “哎呀,我的头又痛了,郎中说我头痛,就说明我又贫血厉害了。雨柔,要不你再去给我把药端进来吧!”林雨柔看着他那痛苦的样子不像是装的。于是收回怒火,走出房门去给他弄药。看着她的背影,萧宾放下摸脑袋的手,饶有兴奋的看着她笑了。好在林雨柔没回头。不然他们又得一顿好斗。

    林雨柔不但给萧宾熬了补血的药。还给他做了好吃又营养的饭菜。放下碗筷的连连打着饱嗝的萧宾看着来回忙碌的林雨柔,心情大好。

    “林雨柔辛苦了吧,来来…过来歇一会!”萧宾笑盈盈的招呼着她说到。就他那没大没小、没尊没卑的说话口气,林雨柔真想好好的教训他几句。来这空间里也就他一个人敢直言叫她林雨柔,这是爸妈想了好几月才确定好的名字,听起来是真的悦耳。让他这样叫下去挺好的。

    “我还没收拾好呢!没功夫像你这样的清闲。”萧宾看着她笑容更深了:

    “你可是人人尊畏的雨皇呀!这事还用得着你亲自动手呀!”萧宾用手指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说到:

    “你该不会是别人照顾我,你不放心,非要自己亲自照顾我?”林雨柔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擦桌布对着他没好口气的说到:

    “你这家伙不臭美会死吗?在这里人人都有自己的活,我哪里好意思去指派人。再说了,我已交待了知情的那几个人。不要给我是雨皇的事说出去,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我背着手看着别人照顾你,会引起旁人的怀疑的,懂不?”

    “懂懂…可你这样照顾着我,别人会怀疑的。”

    “怀疑什么?”

    “怀疑你看上我了。”

    “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林雨柔冲到他的面前,用擦桌布砸向他的脸,被他轻而易举的躲开了。萧宾边用手遮住了脸边大声说到:

    “你要打死我,谁跟你一道出去吃喝玩乐外加整人呀?”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