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预言之五十六 伊·莉斯(I·ris)
    痛......

    好痛......

    全身都好痛......

    根本不听使唤的右手......好像断掉了一样......

    伊莉斯吃力地睁开眼睛——

    浅蓝色的瞳孔。

    好多血......

    难道,我又杀人了吗......

    不对,这好像是我自己的血呢......

    模糊的视线中,她看到一个穿着漆黑斗篷的人,正掐着另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的脖子,将他高高举起——

    “你这家伙,要打我们两个到空旷地带去单打独斗啊!你这样欺负伊莉斯算什么啊!——

    她可是我妹妹啊!”

    妹妹...这是...修利的声音吗?

    那人似乎听懂了修利的话,抓住他的脖子用力将他扔出窗外。

    “哗啦啦!”

    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修利重重地摔在窗外的操场上,没等到他挣扎着爬起来,一只脚又狠狠地踏在了他的胸口——

    “呃!——”

    只见神秘人左手抓起修利的衣领,把他抬离地面,右手张开五指——

    “啪!”

    一巴掌。

    “啪!”

    又是回手一巴掌。

    “啪啪啪!”

    修利就像个沙袋一样被那人肆意打着,随着那人手掌地拍打左右晃动。看似普通的耳光,只见修利不停吐着血。

    打了一会儿,那人似乎对手上这个毫无缚鸡之力的家伙失去了兴趣,他丢下修利,又转头看向了教室里的伊莉斯。

    “快逃啊......修利......”

    伊莉斯想喊,但发出的声音更像是喃喃自语。

    “可恶......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神秘人正准备返回教室继续对付伊莉斯的时候,脚踝却又被什么东西拉住了。

    “嘿嘿......”

    尽管脸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差一点看不出原本的样貌,修利依旧露出一个贱贱的笑容。

    “我们两个......还没完事呢......你刚刚是在给大爷挠痒痒吗?”

    那人默默地低头瞟了修利一眼——

    他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一脚重重地把修利踢开,伴随着修利痛苦的低吟声,隐隐间好像还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

    “不要......”

    那人向修利靠近。

    “不要......”

    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一把锋利的巨刃,但修利只是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口中带着鲜血,依旧用一个藐视的眼神看着怪物。

    “不要......”

    刀已经举起,就连修利也似乎放弃了希望,像嘲笑不自量力的自己一样笑了笑。

    “不要啊!!”

    校门口的方向突然出现无数箭雨,觉察到异样的神秘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接着一个瞬移到半空轻松躲过。

    “以律之名,土之引导——”

    他的正下方出现一个土色的律法阵,只见校门口的那个人——蕾姆,她的脚下同样形成了一个土色律法阵。

    “地刺!”

    手掌拍打在地上的律法阵中,瞬间地面裂开,一道震荡波向前快速延展。在延展到彼端的律法阵后,一根土柱破土而出,刺向半空中的神秘人——

    然而他仅仅只是再一次瞬移,轻松躲过。

    但就这一点点的时间,蕾姆靠她超乎常人的速度飞驰近身,右手握着的双刀一记上挑......

    **********

    伊娜母亲的家中,克里斯在伊娜的灵位前郑重的上了一柱香。

    “16年不见,没想到你也成为一个医生了啊。”

    岁月不仅在伊娜父亲的脸上留下痕迹,就连他的腿脚也不如曾经利索。现在的他也只能靠着轮椅勉强行动。

    “如果可以,哪天把你的夫人带过来给我们看看啊。”

    “我没有结婚。”

    伊娜的母亲不断的给她丈夫递着眼色,老头子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失言,不再说话。

    “看啊,伊娜,你最爱的克里斯来看你了,现在你应该很高兴了吧?”

    伊娜母亲对着灵位说,声音变得有些颤抖。

    灵位前有一张伊娜的照片,当然上面的她已不是克里斯记忆中年少时的模样。照片上的她带着成熟女人的魅力,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是那么的显眼——

    银白色......长发......

    总觉得照片上的伊娜好像也曾在哪儿见过一样。

    克里斯想起当年伊娜的样子——

    “阿姨,伊娜的头发不是棕色的吗?”

    “咦,这种小事你还记得啊?”伊娜的母亲有一点惊讶,“其实啊,伊娜的发色本来就是银白色的,似乎是我们家族遗传的缘故。不过伊娜担心她的发色太过显眼,于是去染成了棕色。”

    “说起来,伊酱也是银白色头发的啊。”

    伊娜的父亲补充了一句。

    “伊酱?”

    克里斯听到了一个新名字。

    “对啊!还忘记给克里斯你说了。伊娜和那个医生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呢——话说老头子,我们也有很多年没看到她了吧?”

    “是啊,自从伊娜死后,好像我们和他们就真没有过来往了。”

    接着只看见伊娜的父亲犹如恍然大悟一般,突然提高了音调。

    “我的天!老太婆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看把你激动的,什么事啊你能这么大反应?多少年没见你这么激动过了。”

    “伊酱的名字啊!我曾经一直不明白伊娜(inna)为什么要给伊酱取那个名字,刚刚看到克里斯(chris)我一下明白了!——

    伊(i),莉斯(ris)!不就是把他们两的名字各取了一部分,为了能永远记住克里斯吗?”

    “我的天,老头子你很少有如此机智的时候啊!”

    伊娜母亲转头看向克里斯,本想在他脸上看到一些激动、或者欣慰的表情——毕竟这证明了,伊娜同样也没忘记他。

    然而她看到的克里斯,却是满脸的惊愕——

    “伊...莉...斯......是伊娜的女儿......”

    一字一句、吞吞吐吐的重复了一遍......

    ——interlude——

    黑暗的空间中,伊莉斯一个人无助地抱膝坐在那里——

    浅蓝色的瞳孔。

    “你准备一直坐在这儿吗?”

    空荡的空间中一个冷漠的声音问到。

    “那我能怎么办......我什么事都做不了......”

    “你这句话的意思,修利就能做到些什么了?”

    一个人在伊莉斯面前出现,向她靠近——

    紫红色的瞳孔,另一个伊莉斯。

    “......”

    “虽然他人比较傻,还不至于傻到认为能打赢那个怪物吧?”

    “但他仍然在用他的办法尽可能的保护你这个妹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也没承认过的妹妹。”

    “所以说!——你去帮帮他啊!”

    伊莉斯歇斯底里地哀求着,忍不住哭出声来。

    “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救过克里斯叔叔很多次吗?所以...求你再去救救修利啊!”

    “恐怕这次我是无能为力了。”

    “...?!...”

    伊莉斯猛的抬头,却看见站在她面前的、另一个伊莉斯面容几乎全毁,一团团的肉球正在她的脸上蠕动,似乎在重组细胞结构。

    “你......”

    “没错,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我输了。”

    “既然你都打不过他,那我还有什么希望......”

    看不到希望,伊莉斯低下头。

    “至少你的希望比修利要大很多。”

    声音似乎越来越远,当伊莉斯再抬头时,她已经看不见另一个她的身影。

    黑暗的空间中只回荡着那冷漠的声音——

    “毕竟这个身体既是我的,也是你的,我能做到的事,你也一定能做到,而且做得更好——

    神之子。”

    ——interlude out——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