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06章 她吐血的心都有
    穆婉知道,医生是好意。

    她的心事确实很重,但是没有人可以帮她,她也不需要别人来开解,开解不了,执念太重,就这样吧,人生不过如此,过得轰轰烈烈,好过默默无闻的死去。

    谢谢医生,我知道了。穆婉说道。

    昨晚项先生也一晚上没睡,一直都在照顾夫人,我觉得项先生对夫人还是不错的,他说你以前得过眼疾,得过眼疾的,美瞳这些东西还是不要戴比较好,伤眼角膜的。医生继续说道。

    他?一晚上没睡?你是他喊过来的托?穆婉狐疑地问道。

    嗯?不是不是。医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怕惹祸上身,那夫人,我先过去了。

    嗯。穆婉应道。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她本来约了侍卫长在老地方见的,但是后来她晕了过去,也没有通知别人不要去。

    她立马打电话给侍卫长。抱歉道:不好意思,我昨天落水了,高烧不退,昏睡了过去,一觉醒过来,已经第二天了,我失约了,对不起。

    哦哦,没关系的,我昨天刚好有事,本来打电话给你想要拖延到今天的,你的朋友接的电话,说你感冒发烧在睡觉,今天好多了吗?侍卫长问道。

    好多了,已经不发烧了,也没有感冒,谢谢你的关心。

    那你今天有空吗?要不,今天晚上我请您吃饭。

    可能会没有空,谢谢你,如果我有时间,再打电话给你,请你吃饭,或者你去M国的时候,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过来接待你和你的家人。穆婉客气地说道。

    好,那您先忙,我这边有点事情。侍卫长寒暄着挂上了电话。

    穆婉出门,本来想喊吕伯伟一起去吃饭的,楚简过来了。

    先生已经在车上等你,让你去。楚简不情不愿地说道,正眼不看穆婉,故意瞟在斜上方。

    穆婉扬起了笑容,他可能会让你娶我。

    什么!楚简声音尖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穆婉,恐慌,又不安。

    本来是想让楚源娶我的,我极力推荐你,楚源的性子太冷,太沉默,我和他没有共同语言,相处一天,都如同一年,哪有跟你相处舒服,一眨眼,一天就过去了。穆婉故意说道。

    你赶紧拒绝掉,我不要娶你。楚简着急地说道,先生不会真的让我娶你吧,你赶紧的,不要再招惹先生生气了,你顺着他不行吗,先生是专门为了你来MXG的,你一点都不感恩,还要气先生。

    你家先生是属气筒的,你跟随了他那么多年,这点觉悟都没有吗?穆婉笑着说道,看向四周,寻找吕伯伟的身影。

    哼,那是你经常惹先生生气,先生之前的脾气一直很好,极少发火,对手下也好,对朋友也好,对很多人都很好。

    穆婉睨向他,你确定说的人是我认识的项上聿?

    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好歹的东西,等哪天项先生不要你了,你就去哭吧。

    穆婉确定周围没有吕伯伟,不正常啊,之前吕伯伟还在门口保护她的,吕伯伟呢?

    车上。楚简阴阳怪气地说道。

    打个商量,我知道你不喜欢见到我,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只要告诉吕伯伟就行了,他以后就是我的人,他会传达项上聿的意思,免得您白跑一趟,你说对吧?穆婉打趣道。

    哼。楚简发生很响的一声,朝着电梯走去。

    穆婉跟上,下了电梯,楚简把穆婉带到加长版的林肯面前,恭敬的拉开车门。

    项上聿已经在上面喝咖啡了,坐在项上聿对面的还有吕伯伟。

    他睨了她一眼,你这么不听话,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死的不快?

    我有你,怕什么。穆婉说道,坐在了吕伯伟的旁边。

    项上聿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你坐在哪里?

    穆婉也不跟他倔了,坐在了他的旁边,搂住了他的手臂,眼神却很清淡地看着他,以后傅鑫优出现的时候,我也坐在你旁边,等着你赶。

    你有这个胆量坐,我就有胆量让你坐的牢牢的,就怕你自己先虚了,站起来滚蛋。项上聿阴阳怪气地说道。

    那下次你看看,我会不会心虚的滚蛋?穆婉挑衅的扬起了笑容。

    车子启动。

    她准备松开项上聿,刚放手,就被项上聿握住了手腕。

    怎么了?穆婉问道。

    继续搂着。项上聿用命令般的口气说道。

    热。穆婉说了一个字,掰项上聿的手。

    项上聿勾起嘴角,对着司机说道:把空调冷气加大。

    穆婉:……

    你的幼稚怎么还停留在三岁的时候,没有随着年龄正常增长。穆婉吐槽道。

    项上聿握住了穆婉的脸颊,拉到自己的身边。

    他总算有一种,他们回到了少年时候的感觉。

    狂妄不羁的穆婉,性格鲜明,张扬,无所畏惧,眼神的自信,挑衅,确定,不屈,嚣张到把他气到睡不着,又那样的活灵活现,有血有肉,不再是邢不霍教出来的那个总统夫人,深沉,阴郁,把所有性格都压抑在城府里,让人看着就不舒服,憋屈。

    项上聿扬起了笑容,亲在了她的嘴唇上面,很快速的一个吻,但却非常有侵略感。

    穆婉有点懵。

    她说他幼稚,他还那么高兴!

    脑子坏了吗?

    她有点不自在的擦了擦嘴角,想起还有人在,不自觉的扫了吕伯伟一眼。

    吕伯伟也很知趣的低着头。

    穆婉想撩过耳侧的头发,摸到耳侧头发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平头。

    可摸都摸了,她顺手挠了挠头。

    项上聿弯起眼眸,笑了。

    穆婉的一切小动作都在他的洞悉之中。

    他笑的格外开心,揉着穆婉的头,没有头发了,不习惯吧。想把头发撩到耳朵后面吧,没有头发了。

    穆婉:……

    不揭人短!不揭人短,不揭人短!

    项上聿好像从来都不知道这句话!知道她有短,他肯定是揭的最快的那个!!!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