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9章 抱负
    

    林老被她说的心动了,犹豫的问:“针灸会不会有危险?”

    “绝对不会!您就在我边上看着,这样行不行?”唐宝知道他是怕自己贸然动手,要不是自己有空间帮着自己作弊,她还真的不敢贸然动手。www.ltxiaoshuo.com

    “磨磨唧唧的做什么?”容老在边上听不下去了,起身道:“就让人家小姑娘试试,我现在觉得自己脑壳又都有点疼了!赶紧的!哎呦唉!”

    林老赶紧给他把脉,随即一脸郑重的看着唐宝:“你试试!”

    又对着外面喊:“赶紧准备药!”

    唐宝赶紧道:“还有准备几个炭盆!”

    “……承灵穴能缓解头痛、眩晕、目痛,平刺承灵穴0.5-0.8寸!”

    唐宝说的很仔细,一点也不怕自己的手法被人学去。

    毕竟对于正统的中医来说,穴位什么的都是基本功。

    她可不希望自己天天往这戒备森严的地方跑,也太不自由了,万一遇到恐怖分子什么的,自己跑都来不及。

    林老不知道唐宝心里在什么,心里觉得自己这么大的年纪,这心胸气魄还比不过人家小姑娘。

    “还真有效,”容老自己都不敢置信,这针扎在自己的身上不疼,还能让自己的疼起来要人命的偏头疼不是以往针扎一样的疼了。

    只要不是太难受的疼,他自己完全能忍得住。

    唐宝给他把脉后,听到他的话,赶紧谦虚的道:“您可不能这样夸,针灸也是和西药一样,只能指标不能治本,这还是要靠喝中药断根,还有在吃喝上要注意。”

    她觉得自己还是很小心眼的,借着这机会,还是踩了一脚西医。

    容老觉得自己的偏头疼不是很难受,这心情就好了,趁着现在银针还没拔吗,他也有心情唠嗑了:“唐宝啊,你要不要去我们京都的军区医院啊?我可以让人特别准备一个针灸科室啊?”

    他觉得自己的偏头疼是顽疾,每次疼起来起码要十几分钟到半个小时,疼的他合觉得自己的半条命都没了,必须要吃点肉补补身体,这才有还有勇气活下去。

    现在唐宝能让自己减少疼痛,就表示人家在这针灸上很有天赋,这要是自己的疼痛都能缓解,要是推广出去,就能造福很多人。

    唐宝觉得难怪人家是领导呢,看的够远,笑着道:“多谢您的建议,我的老师是第一医院的刘主任,他已经在和中医科协商了。”

    “哦,刘主任啊,我这也见过,你这还是名师出高徒的啊,以后是不是就留在医院了?”

    唐宝可不喜欢留在医院里,她就想回家做个地主婆,可是这好像太不上进了,有点说不大出口,只能装一下自己是有伟大的抱负:“中药比西药更安全,服用西药过久会导致各种药源性疾病,而且可会诱发或加重与老化有关的各种疾病;中药更安全,可是太苦了,我家里准备了办个中药厂,把中药制成药丸或者是药剂……”

    容老不住的点头,一脸慈祥的看着她:“好啊,这个想法很好,我也觉得中药太苦,这要是能变成药丸,那可就是再好不过,造福广大群众的好事。”

    林老也附和:“其实早的时候,没有西医,大家还不是都看中医的?就是制药丸太麻烦,你这个想法真的好!我也觉得西药对人体疾病治疗有其局限性,而且会给人体带来一定的副作用。”

    唐宝不住的点头,和林老相谈甚欢。

    诸葛蓝一直默默的在边上守着,听到这也觉得唐宝在容老和林老面前算是刷够存在感了,自己就借着有事先告辞离开了。

    他知道,自己今儿带唐宝过来,韦家的人肯定盯着,自己先走反而更好,能让容老的人送她回去,这韦宥德就算是再想对她做什么,那也是要好好掂量掂量。

    唐宝收了银针,外面的阿姨就端着药进来。

    容老嫌弃的皱了皱眉:“闻着就苦死了,丫头,你那半药厂要是有什么问题,就和我说,为了我自己,我也必须要支持你。”

    唐宝没有趁机提什么,她觉得这样的大人情,自己要留着以后再有,微微一笑:“现在进行的很顺利,等我以后有事再来请您帮忙。”

    容老和林老闻言都觉得这小姑娘可真够沉稳的,就连脸色也没变,可能人家是真的无欲无求吧?

    容老越发觉得唐宝好,就非要留她一起吃午饭……

    韦宥德确实让人盯着唐宝。

    他一回到京都,就先找了几个人买平安符,买护身符,买各种符。

    还不忘找人算命,看相,做法什么的,把能折腾的都折腾了遍,算是为迷信事业贡献了一笔不小的钱。

    而且他还去了好几个医院检查身体,可是这些检查结果都说自己没毛病。

    他这次是真的看了很多专家,可是听到这么个结果,差点掀翻桌子,自己明明中毒了,他们偏偏说自己没毛病,这不是欺负人吗?

    哪怕他说自己的心脏不舒服,可是那些专家都和他保证,他的心脏很好。

    专家们估摸着心里也都想骂人,这人是有被害妄想症吧?要不怎么可能自己咒自己有毛病?

    韦宥德自己却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这心里越发对唐宝忌惮,在知道诸葛蓝带着唐宝去看容老的消息后,他自己也借着拜访另一位长辈去探听消息。

    他们韦家有钱,以前在华国动荡的时候,他亲爹也很有远见的私下给了些支持,他这可以说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

    可是他想尽办法,打听到的却是容老家有客人。

    这一瞬间,韦宥德很想揍自己一顿。

    自己先前为什么会觉得唐宝是空架子,没真材实料?

    现在自己的脸真的很疼,偏偏现在自己把人得罪死了。

    最要命的是,他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不是人?

    不能想,一想就浑身打冷颤,那一幕绝对是他忘记不了的噩梦。

    反正,现在他一点也不心疼被唐宝敲诈去的一大笔钱了,就当是花钱消灾了。

    唐宝在午饭后才被容老身边的人开车护送回去。

    这个时候家里没人在,她回到家后给爸妈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买到机器的好消息。

    不过,苏素还是很不担心有人想染指自己的女儿,哪怕她也知道,自己的女儿手里的好东西不少,又是有保命的手段,可是做父母的,总是害怕自己的孩子在外面遇到事。

    哪怕现在三两天里都是电话联系,可是苏素还是担心女儿:“不行,我得来京都看看你,要不我不放心。”

    “妈,我真的没事,你就放心的在家等我……”唐宝能想象得到她担忧的模样,可是自己要是不说,没法子解释这一大笔钱是怎么来的。

    外面响起来了敲门声,唐宝才和自家妈结束了通话。

    她进来后,大门就是虚掩的,她走到客厅门口,就看见了韦宥德拎着大包小包的站在门口,看见她笑得格外的狗腿:“唐医生,我来看你了。”

    虽然他也怕自己和唐宝单独相处,可是要是被自己的手下看见自己在她面前卑躬屈膝的模样也很丢脸,而且他现在不仅是脖子上挂着的是平安符,上衣兜里,裤兜里都是平安符和护身符。

    这些宝贝给了他不少的勇气。

    “进来吧!”唐宝看见他也不意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解药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谢谢,谢谢!”他鼓起勇气,拎着几袋子东西进去,放在桌子上,陪着笑脸道:“这是一些吃的,我妈特意让我给你送来的。”

    他旁敲侧击的问自家亲妈女孩子喜欢什么,他妈还以为自己的儿子还在追唐宝,很霸气的道:“钱啊,这谁不喜欢钱?有钱可以买好看的衣服,还能吃好喝好玩好!”

    他觉得自己送钱显得太庸俗了,而且听手下说唐宝能吃,就买了好些巧克力,还有饼干,蛋糕,水果什么的。

    唐宝给他端来一碗药,眼尖的发现他裤兜里露出来了一点黄色的符纸,嘴角抽了抽:“这是解药,你喝了解药,不会和我翻脸吧?”

    “不会,绝对不会!”韦宥德说的真诚无比。

    他得有多想不开,才会和她扛上?

    这要是多被她敲几次竹竿,自己今年就是白忙活了。

    再者,现在她能解了自己的毒,谁知道她看自己不顺眼的时候,又会不会给自己下毒。

    他接过唐宝的大碗,觉得不烫,就一口闷:“好苦!”

    苦的他都反胃的差点吐出来。

    我去,这是什么药?怎么能这么难喝?

    可是他不敢抱怨,死死的忍住想吐的感觉。

    唐宝看着他五官都皱在一起了,忍不住好笑,她本来就没下毒,哪来的解药?

    这一碗药是茯苓,柏子仁等几味药材熬得中药,是用来治疗虚烦不眠、惊悸多梦,具有养心安神的功效。

    她早就料到他这几天担心他自己的小命,肯定是睡不好,吃不香,这才提早准备了这药,他这喝了回去肯定睡得香。

    当然,她还加了一些黄莲,让他记住这教训。

    “良药苦口利于病!”唐宝挑眉看着他:“你可别忘记了答应我的事情啊?”

    他恨不得拍胸脯保证:“绝不会,我来就是过几天要出国,你给我个地址,我会把你运回来的。”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