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值不值这个价!
    

    两人渐渐的靠近,那名老者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明显。pbtxt

    仙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盛况了,里面夹杂的其他东西他不愿过多的理会,人人都说他是月老,他心里也终究是愿意见到有情人走到一起的。

    “且慢。”

    就在厚瘾牵着姬芜神的手走到老者面前的时候,两旁云端观礼的仙人中突然已然开口喊道。

    这声音带着仙力,几乎可以传到荒野,清楚的传到周围每一个前来观礼的仙人耳中。

    厚瘾的脸色还没怎么变法,平德上仙倒是神色一凝,双眼和神识不断的朝着出生的地方探查而去,想知道究竟是哪个不开眼的居然在这种重要的时刻感触这种事情。

    哪知道,那边人群骚动,一群人居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赫然便是姬无言。

    姬无言抿着嘴,看也没看厚瘾,直接看向姬芜神,眼睛里面的情绪也看不出什么,不过姬芜神的心里倒是莫名有点尴尬。特么的怎么回事,为毛有一种私奔被家人抓包的赶脚。

    可是如今她自己都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魔人姬芜神还是玉玲珑女儿东华羽仙了。

    况且,这个事情她还真的没有分出心神去想到姬无言这里。

    见到姬无言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她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坏了。

    记忆里面有关于姬无言的画面很多,可以说他是一个很称职的兄长,也是一个对自己很好的大哥。可是中间到底隔了一世,即便她曾经对于这个兄长有再多的孺慕之情,如今已经淡的没有多少了。更何况,她又不是曾经的姬芜神。

    因此,这个事情下意识的她就压根没有想过姬无言。

    就好比她来到仙界之后,除了考虑低调忌惮这玉家之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找姬无言。实际上姬无言比她提前那么多年飞升,如今的资源和在仙界的势利定然比她要深厚。可她最后还是决定和厚瘾在一起了。

    “诶,你。”厚瘾没有动作,可是平德上仙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姬无言一步一步的靠近,遂准备上前阻拦。

    哪知道刚一过去,厚瘾便开口了:

    “魔族之人,本尊记得并未邀请魔族之人前来观礼。”

    厚瘾这话说完,还专门看了一眼姬芜神,发现她红色的瞳孔并没有的过多的情绪,这才不咸不淡的再次看了一眼姬无言。

    “呵,我来带我妹妹回家,还需要经由仙尊的同意不成?”姬无言停在距离他们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看也没看厚瘾,他这句话其实正是对姬芜神说的。

    众仙哗然,姬无言的表现还是很明显的。顿时大家传音不断,倒是现场没有什么声音传出。

    私底下姬芜神是不愿意和姬无言回去的,她虽然已经飞升了了一百年,但是到底接触仙界的一些东西不深,知道的也不过是大家都懂得一些常识性的东西。

    不过有一件事情她很清楚,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

    更何况,仙界这么大,可是到底也不是无边无际的。所谓的争斗无非也是为了修炼资源以及仙界地位罢了。

    魔人自占一州,且魔族之人大多团结,这也是为什么魔族屹立仙界多年依旧不倒的原因。可是也正因为如此,一定有不少的实力早就忌惮和觊觎魔人。

    自从知道空间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之后,姬芜神敢肯定,玉家身后的那个势力绝非泛泛,很有可能是仙界一些顶级的势力。厚瘾依旧表明了这个势力与他有仇,那么她和厚瘾在一起,自然无关痛痒,一个人和两个人有仇其实性质都一样。

    可若是牵扯进了魔族就不一样了。

    这块大肥肉,若是被许多人同时盯上的话,到时候他们凑到一起,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些念头,不过是几息之间,姬芜神变想了一个大概,虽然这么想有一点利用厚瘾的想法。可是刚开始她留下来,就是知道敌人很强大,她必须要低调的提升实力才可以。况且厚瘾并非不知道她的这个想法,而他不在意,要么是对于自己实力的自信;要么便是真的不在意。

    其实两种都差不多。

    她如今只希望越少自己在意的人参与这个事情就越好,一个成长型的仙界,其中的资源暂且不提,若是真的成长起来。或是被某些势力得到简直可以培养一堆势力高深的修士出来了。

    其实姬芜神这么想还是有些太片面了,也是因为她还没有接触到更高层面上,若是知道了更高的层面。那么今日的一些想法估计要认识的更加清楚一些。

    “就是,仙尊莫非从未通知南部云州?”就在厚瘾盯着姬无言准备回答的时候,突然人群中再次冒出一道声音。

    这次走出来的人很陌生,可是通体气势非凡,虽不及厚瘾,但是一眼也知道出身不凡。身上的底蕴并非一般的仙人可以比拟的,甚至,光是一个照面,便能够让人感觉到对方身上那种传承久远的韵味。

    厚瘾半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缓缓而来的那人,只见那人身穿一声明黄长袍,再加上容貌俊朗,端得是翩若惊鸿,谪仙公子。顿时厚瘾心里就不爽了,特么的本尊大婚,这人穿这么鲜艳是故意想要喧宾夺主吗?

    即便是对方帮了自己说话,姬无言同样没有什么好脸色。

    魔族的势力在仙界也算是不凡,对于某些大势力自然也不必放在眼里。可是仙界人类修士还是太多,魔族终究是在这种地方差了一点。

    “看来,本尊这双修大典,许多不相干的人都是不请自来嘛。”说道这里的时候,厚瘾冷哼了一声,半眯着眼睛,可是拉着姬芜神的手依旧没有放开,两人站姿一起倒是自然又不做作。

    作为一手操办此时的平德上仙顿时后庭一紧,老大不爽了。

    姬芜神这个时候也看出来了,虽然自己是前因,但是他们此时身上散发的一些磁场恩怨,显然不仅仅是自己的缘故。

    那名身穿明黄色长袍的男仙身后也占有不少的人,姬芜神粗粗看去,居然还真发现了一些容貌比较眼熟。只是她很确定自己是真的没有见过,莫非是玉家之人。

    姬芜神大量玉家之人的时候,玉家之人也同样在见姬芜神,当看到她正脸的时候,纷纷神色一怔。

    像,果真是太像了。

    若是忽略某些小细节,乍一看真的和玉玲珑一模一样。想到这里,他们在看了一眼看似表情风轻云淡的某男仙,不得不感叹,这人的心果然是比较大。

    “呵呵,不相干这话说的为时尚早,不过这位仙女倒是有些面熟。”明黄色衣袍男仙名轩辕绝,其实他更有一个很狗血的身份。原本是玉玲珑的未来仙侣,但是因为机缘巧合,终究还是没能和玉玲珑走在一起。

    姬芜神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明黄衣袍的男仙看向自己的时候,眼中带着浓烈的恨意,骗骗他在笑。

    爱笑的人,要么是凡事不过心之人;要么,就是心思深沉,凡是藏心之人。

    不怀好意,便是如此。            </div>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