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23章 勇猛无畏来赴约
    

    方若宁似乎被打动,眼眸瞧着他好一会儿没说话。www.ltxiaoshuo.com

    赵林朗见她这副反应,心里微微鼓噪起来,更加深情:“宁宁,你相信我,只要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用一生来弥补你。”

    女人眨眨眸,回过神来:“你以什么身份来说这话?如果我没记错,你现在还是格里菲斯家族的女婿,华尔街崭露头角的青年才俊。”

    “若宁,我知道女人最在意什么,我保证,我会解除这个身份。”

    “然后呢?”她咄咄逼人,明眸大眼定定地看着他,“然后,你再以什么身份?”

    “这个……”赵林朗脸上的热切平静了几分,明白她话中深意,身体朝后靠进座椅里,淡漠地掀了掀唇,“到时候,我自会有办法。”

    “这么说,你不会回归赵林朗这个身份了?”

    “当然不会……”男人笑了笑,挑眉,“赵林朗已经死了,他的心脏捐给了霍凌渊,还有肝脏眼角膜什么的,全都捐出去了,他是个大爱无私的人。”

    方若宁收回视线,同样不可思议地笑了笑,“你从来没在我面前亲口承认过你的身份,说明……其实你也还是防备着我,怕我什么时候给你录了音,留下证据,你的阴谋就昭告天下了吧?”

    男人盯着她,眸光微微暗沉,薄唇紧抿,没说话。

    “你看,你对我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却天天想着复合,想着跟我共度一生,难道,你要一辈子都这样防着我吗?”

    女人话音落定,赵林朗好一会儿都没说话,静默了几秒,才微微一笑,“我防着你也只是暂时的,毕竟,你现在还是霍太太——不过,等我拿下了霍氏,等你回到我身边,我当然会相信你。”

    男人说着,又慢条斯理地坐起身,骨节分明的修长十指缓缓交叉扣在一起,放在桌面上,西装长袖下微微露出洁白的衬衣袖口,宝蓝色的袖扣在光线下闪烁着耀眼的光。

    眼前这人,从头到脚的精致打扮,早已褪去了当年校园里那个阳光少年的青涩美好。

    “何况——若宁,我不相信你会对我那么绝情,你能为了我去找霍凌渊生个孩子,足以说明一切,你怎么可能舍得亲手毁掉我?”

    方若宁盯着他,笑了,继而转过头去,没说话。

    男人将她所有反应尽收眼底,见她用力的抿唇显然是在控制着情绪,他心里更加笃定。

    片刻后,方若宁回过神来,又重新看向他:“好了,言归正传吧,你叫我出来到底是什么事?”

    “我这里有份资料,你看完就明白了。”赵林朗说着,递了一个档案袋过来。

    方若宁一脸狐疑,瞧着他迟疑了几秒,伸手接过时皱眉问道:“什么东西?”

    男人没说话,只是做了个手势,鼓励她打开看看。

    方若宁打开档案袋,取出里面的文件,一页一页翻看,慢慢地,脸色发生变化,动作也不禁加快。

    “这些材料,你应该都能看懂,霍氏以前收购那些公司时,也不见得都是光明手段,如果这份文件被送给相关部门,我估计霍凌霄很快就会被证监会调查——到时候,他别说是一无所有,负债累累,恐怕连牢狱之灾都……”

    方若宁皱眉,斩钉截铁地道:“这不可能!凌霄不是这种人,他做生意的手段确实狠辣乖戾了些,但不至于这样!这肯定是你为了得到霍氏,故意栽赃陷害的!”

    “若宁,你就这么相信霍凌霄?男人有多靠不住,我以为你这些年看得透彻。”

    “呵——”方若宁笑了,“你说对了,男人的确靠不住,比如你,我也看走眼了。”

    赵林朗脸色一沉,口气也冷下来几分,“这是两码事,我们今天谈的是霍凌霄。你若是不想这些材料被大众周知,你就回到我身边,我保证,只要你回来,我就放他一马。”

    方若宁将文件塞回去,又把档案袋扔在桌面上,“林朗,你口口声声说你要挽回我,可用的就是这种卑鄙手段,你觉得我会妥协退让吗?放着任何人都不可能接受!相反,你越是这么做,我就越是反感,我现在对你真是失望透顶!”

    男人眸光染上疼痛,顿了顿,凉薄地道:“我也不想逼你,可我没办法,如果这样做能让你回到我身边,我无所谓。”

    方若宁不再理会这话,提起包包,站起身:“你想做什么,尽管放马过来,反正,你早已不是我心目中的林朗,现在的我们已经是仇敌,一切……无所谓了……”

    说完这话,女人转身就走。

    赵林朗抬眸,看着她走出几步远后,突然扬声:“我给你四十八小时考虑,如果你改变主意了,我在老房子那边等你。如果你不来,这份材料就将曝光于网络。若宁,你要知道,因为是你,我才有这样的耐心。”

    言外之意,放着别人的话,他早就直接动手了。

    *

    “李哥,事情就是这样,你觉得他手里的材料有多少真实性?”车上,方若宁将刚才的情况全都告诉了李权,商量对策。

    李权皱眉,身体朝后看着她,思索了片刻:“太太,这件事暂时不好定论,那桩收购案还是两年前的事,当时的确闹得动静很大,那个公司里还有高层跑到总部来抗议……”

    方若宁心里一惊,“你的意思是,的确存在违规手段?”

    “不不,具体商业上的案件,陈秘书比我更清楚,以我对霍总为人的了解,我觉得霍总不至于为了这点蝇头小利,给自己抹上污点,埋下隐患——所以,不排除盖勒为了扳倒霍总,故意找到当初这些人来污蔑陷害。”

    方若宁心里幽幽叹息了声,身体朝后靠着,眼眸平静地望着窗外。

    计划已经开始实施,其实不管赵林朗拿出来的把柄是否真实,她都要装作被逼就范的样子。

    片刻后,后座上传来淡淡却坚定的语调:“明晚,我去见他。”

    李权已经启动车子,闻言,眸光沉沉地看了眼后视镜:“太太,你务必要注意安全。”

    “嗯,你到时候还是跟着我,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我会想办法在第一时间通知你。”腹中还有宝宝,她当然不会大意,实施计划的同时,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护自己周全。

    “好。”李权答应,顿了顿,又想起一事,“对了太太,等会儿你把手机给我一下。”

    方若宁明白他要做什么,没有丝毫犹豫,答应,“好。”

    霍凌霄在欧洲那边忙碌着,所幸,忙碌的挺有成效,几家合作伙伴对他相当信任,经过几轮谈判,又重新敲定了商业合作。

    两人每天都会通电话,如果时间碰得上,还会聊聊视频。方若宁心里很矛盾,一方面思念着他,盼着他早日回来,另一方面,有希望他在欧洲多停留几日,好让她把计划实施成功。

    有李权在妻子身边跟随,霍凌霄很放心,偶尔,他也会从李权这里了解方若宁的动向,知道一切安好,他从未怀疑什么。

    盛夏已过,秋意渐浓,可高温威力不减,白天还热浪袭人,傍晚时分突然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方若宁独自驱车到达老小区附近,找到停车位之后,从车里出来,撑着雨伞走向记忆中的楼栋。

    雨势渐歇,只剩远方偶尔传来的轰鸣声,好似猛兽的呜咽,时不时一道闪电划过,照亮破旧小区路面上零星分布的积水。

    心里忐忑不安,她不懂赵林朗为什么会约她在这个地方见面。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