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章 太古真人
    时间依旧过得缓慢,项霸也从最开始的挣扎到现在的慢慢接受,最后也只能任由自己坠落,显然是放弃了。

    “快了。”

    夜枫观望着下方的黑暗,眸子中满是凝重。

    “前辈怎么了?”

    项霸有些疑惑看着夜枫,他还是有点不明白,夜枫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严肃?

    不过在下一刻,项霸便明白了夜枫严肃的神情源自于何处。

    一道恐怖的气息从深渊之下传来,充满古老与威严的无上气息,使人不由自主的臣服。

    与此同时,苍老的声音夜伴随着恐怖的气息随之而来。

    “你不该来的。”

    夜枫仿佛认识那一道苍老的声音般,开口回道:“没时间了,我必须要借用冥界的传送阵,回到最初的地方。”

    “还望真人成全!”

    “他们都死了,你身为生者,不可前往幽冥之界。”

    太古真人微微的叹息,没有妥协。

    “那是过去,现在我只想为自己而活,三十三天域我会去,过去的因果我也会弄明白。”夜枫淡淡的说道。

    “嗯?”深渊下太古真人苍老的声音似乎是有些疑惑,半晌之后声音也变得苦闷。

    “轮回已经开始了?”

    “也是,都过去万年了,此次大劫早就应该出现了,只是不知道,你能坚持几世……”

    “你这是何意?”夜枫疑惑问道。

    “你所修是是轮回之法,有些苦难也该你自己承受。”太古真人缓缓说道。

    “我所修之法,与你无关,眼下的问题是你可否让开?”

    太古真人的声音炖了炖,思索片刻后缓缓说道:“抱歉,天界有天界的规矩,而冥界自有冥界的规矩,道友若想通过,需接老夫一招。”

    夜枫掂量了一下自身的实力,脑海中闪过一丝奇思妙想,紧接着便看向了一旁的项霸。

    “你且退后。”

    夜枫说着,便向前跨了一步,开口道:“老东西,别人怕你,但我可不怕你,尽管放马过来吧。”

    太古真人似乎是愣住了,半晌后才有了反应,语气中有些不敢置信的意味。

    “万年己过,如今的你早就不负当初那般强大,又怎可接近我的一招?”

    “少废话,我虽没有曾经的实力,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接你一招轻而易举。”夜枫显得有些不耐烦。

    遥想当年,夜枫曾经强闯地府犹如无人之境,更是视那千万阴兵如无物。

    所谓,意念所及之处,无人莫敢不从……

    “也罢,即使已过万年,乐师气魄依旧不减当年,老夫佩服,故而这一招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还请乐师注意了!”

    太古真人的声音充满了尊敬,紧接着,深渊之下,便传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

    紧随而来的是一柄无比庞大的巨剑,由灵气所组成的巨剑,携带着无比恐怖的气息,划破了深渊,刺向了夜枫。

    夜枫眼眸中闪过一只追忆,一道持剑的人影浮现在记忆之中。

    踏在原地,鹤立不动,夜枫神情平淡看着一旁紧张无比的项霸,不由缓缓的开口。

    “玄之一道,玄之又玄,而剑之一道,存于剑心!”

    夜枫对着巨剑缓缓一笑,紧接着食指轻弹……

    随着这一指轻弹,深渊巨剑,顷刻之间粉碎四散,化为虚无。

    “这不可能,你并无修炼的境界,又如何破解老夫的招式!”

    苍老的声音充满震惊,不可置信。

    夜枫确实不以为意,缓缓的解释道:“剑道比的不是不是灵力之纯粹,我的剑意略强于你,对付这一招,自然是轻而易举。”

    “真的只是剑意略强这么简单吗……”

    太古真人无比的苦闷,他又怎会相信夜枫的无稽之谈,如若只是略强一些,断然是不可能破解他的恐怖无比的深渊巨剑。

    夜枫目光一凝,不禁陷入回忆。

    “你的这一招,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那是一种无上剑境。他手中之剑,赤是你手中之剑,他心中无剑,却以万物为剑。天下万物,在他眼中,皆为造剑之境。”

    太古真人闻言,疑惑的问道:“你所说的人,可叫裴星剑?”

    “你认识?”

    夜枫有些意外,在他的印象中裴星剑不曾来过冥界,又怎么会结识太古真人。

    “老夫常有心在人间见过剑尊的一剑之威,哪怕如今已过已久,也不曾忘记。”

    太古真人感叹道。

    “那你可知他的去处?”夜枫问道。

    “剑尊早在多年前就前往三十三天域,在那之后,便在无消息。”

    “怎么又是三十三天,在那遥远的天界,究竟又隐藏着什么秘密,竟然会吸引元始天尊以及剑尊都为之向往……”

    夜枫不禁陷入苦思,喃喃自语。

    “老夫也不曾知晓,不过乐师既已通过了考验,那么老夫,也会遵守承诺,将其送往地脉之州。”

    “有劳真人了。”夜枫拱手谢道。

    “唉,其实老夫的本意,还是不希望你来到冥界。”

    ……

    地脉州。

    夜枫感受着熟悉的气息,不免流向怀念曾经在玄澜城的生活,此时的他显得尤为的孤独。

    踏在地脉州的大地上,仿佛没有尽头一般,漫无目的的行走着。

    每每在路上,看到双数双飞的飞鸟时,夜枫都会停下脚步,陷入沉思,仿佛在努力追忆着些什么。

    待飞鸟远去,夜枫才回过神,继续赶路。

    项霸跟着夜枫的身后,看着独自一人夜枫,有些好奇的问道。

    “前辈可曾有过恋人?”

    “恋人……”夜枫喃喃自语,随后便有些好奇的回问:“路途遥远,为何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只是看着孤单的前辈,让我不由想起曾经独自外出历练的我。”

    项霸摇了摇头,感慨道。

    “哦?”夜枫心中有些疑惑。

    “那时,我遇到一个姑娘,从相识到相爱,我们经历了无数苦难,只是最后,我也没能跟她在一起。”

    “然后呢?”夜枫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心中竟会生起一丝好奇。

    “死了,她被仇人所杀,失去了生命……”

    “后来,我虽为她报了仇,但我们却永远只能两界相隔,我知道,不同世界的两个人是无法修成正果的。”

    “所以,那是我放弃了自己的追求,回到了母亲的身边,只求平凡一生,死后与她相遇……”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有故事的人。”夜枫调侃道。

    项霸确实蛮不在乎,开口说道。

    “我猜前辈肯定是有恋人,只是很有可能跟我一样,天各一方,而不得相见。”

    “也许吧……”

    夜枫想起记忆中那道模糊的身影,紧接着随必继续踏上征途。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