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六十章 埃吉奥与圆眼睛
    

    利奥十世对此又能如何,也只能叹息而已,他又找了一些轻松的话题说给自己的兄弟听,好让他快活起来,但教宗阁下也知道,这种宽慰并不能起到什么实质上的作用,朱利奥是个好孩子,但也顽固的令人无可奈何。

    正如朱利奥所说,卢克莱西亚带走了许多东西,再一次听到她的名字时,浮现在他心头的不是悲哀也不是伤痛,而是空洞的虚无,这种虚无是任何东西也无法填补的。

    自从利奥十世即位,阿谀逢迎者难以计数,美第奇家族也在罗马有了自己的宅邸,但朱利奥大部分时间都只会在皮克罗米尼宫,他的儿子小科西莫也是如此,他怀着千头万绪的忧思回到这座森严的城堡,也是他在罗马的家,回到自己的书房里,但平时都在这里学习阅读与抄写的小科西莫罕见地不在,朱利奥转过头去,询问服侍自己的修士:“小科西莫到什么地方去啦?”

    “他和埃吉奥先生在一起。”

    他们从伊斯坦布尔回来之后,埃吉奥又一次不辞而别,对此朱利奥一点也不意外,也不生气,他与埃吉奥亦师亦友,也很清楚这位刺客大师崇尚自由的心性,他从不限制埃吉奥,并且对其付出了近似于血亲的信任——小科西莫也是如此,但一想到他们刚才提到过的贡萨洛,朱利奥就想到,埃吉奥也已经五十二岁了,他不由得思忖着,是否应该找个合适的理由,让埃吉奥留在罗马,或是佛罗伦萨,随着时间流逝,他身边的朋友与亲人愈来愈少,他可不希望在将来的一日,他必须要从一个陌生人那里听到某个令人悲痛的消息。

    他没有让仆从召唤小科西莫或是埃吉奥,简单地洗漱一番后,这位位高权重的大人换上宽松舒适的便衣与浅口鞋,沿着林木葱茏的小径一路向前,去到亲人与朋友所在的庭院里——庭院里的月桂树张开了遮天蔽日的华盖,灰白墙壁被深绿色的常春藤如同手掌般的叶子统治,只有不断涌出泉水的狮首水盂所在的地方,被修士们有意剪除了一些枝条,好让清澈的水不至于受到落叶污染,但还是有些黄白色的小花漂浮在水面上,就像是点缀在从乌蓝天穹上的小星星。

    小科西莫伸出手去,将那些小小的八瓣花拢在手心里,然后用丝帕小心地包裹起来。

    “你搜集这些花朵做什么?”

    “路易丝很喜欢这些花。”科西莫说。

    埃吉奥知道路易丝是谁,说起来,她与科西莫是实质上的表兄妹关系,圣年出生,比科西莫小两岁,但她还很小的时候,就被凯撒.博尔吉亚的遗孀夏洛特公主送到了佛罗伦萨,请求美第奇家族代为抚养,因为她继承了其父凯撒的瓦伦蒂诺公爵的头衔,所以无论是路易十二,还是纳瓦拉国王约翰三世,都有意操纵她的婚姻意图从中取利——夏洛特公主那时即将迎来第二次婚姻,她不能把路易丝交给路易十二或是约翰三世,也不敢把她留在自己身边,最后她唯一能嘱托的人只剩下了艾弗里.博尔吉亚,而艾弗里.博尔吉亚用博尔吉亚在意大利仅有的力量换取了朱利奥对凯撒后裔的庇护。

    “我还以为你不是那么温柔的人呢。”埃吉奥说,他躺在水泉池边的台阶上,细窄的台阶只有刺客魁梧躯体三分之一的宽度,但他还是稳稳的,一点也没有掉下来的危险。

    “为什么这么说?”科西莫好奇地问道:“我以为我不是一个坏人。”

    “对于那对可怜的女孩来说,你可真是足够冷酷无情的了。”埃吉奥笑嘻嘻地说,那对女奴是在伊斯坦布尔的时候,被挑选来服侍科西莫的,她们是对来自于希腊的基督徒,还是双胞胎,有着一双婴儿蓝色的眼睛与柔软的手臂,就算是埃吉奥,也没有见过比她们更可爱的少女,在朱利奥离开伊斯坦布尔的时候,埃吉奥以为至少小科西莫会动一动他的恻隐之心,毕竟他们都知道,这对原本属于皇子的女奴,在服侍过外男之后,就不会再回到皇子身边了,她们或许会被再次卖掉,或是索性处理掉,总之等待着她们的不会是什么好事,但小科西莫即便到了最后一刻,也没有提起她们。

    “我是愿意怜悯她们的,”小科西莫悠然地说:“但她们可未必愿意怜悯我们。”

    埃吉奥轻声笑了起来,事实上,在伊斯坦布尔的时候,朱利奥身边有着更多的美人,但苏丹并没有提出要将她们送给朱利奥,倒不是因为他太吝啬,而是只有如苏莱曼这样的年轻皇子,才会做出这样的尝试,当然,也有小科西莫确实还是个孩子的缘故,今后他将要受到的诱惑还要多得多呢。

    “但在你身边,除了路易丝,我也没有见到别的女孩,你和你的父亲很像,”埃吉奥说:“只要选中了一个人,那么其他人就再也不能被你们看在眼中,记在心里。”

    “这不好吗?”科西莫微笑着回应道:“坚贞是美德。”

    “你现在已经是努奥罗大公,”埃吉奥说:“名义上你只有十一岁,你今后的道路还很漫长,而你将要获得的荣耀也要比今日更多,你考虑过吗,站在你身边的人,不但要与你一同享有这份荣耀,也同样要承受这份压力。”

    “路易丝很好。”

    埃吉奥注视着他,在佛罗伦萨的时候,小科西莫还是个天真而又温柔的幼童,到了罗马,他就成长为了一个可信的少年,而在伊斯坦布尔之后,他的躯体与面容虽然没有明显的改变,但他的心性确实更加成熟了——一开始,埃吉奥并不能理解朱利奥为什么要将小科西莫带到奥斯曼土耳其的宫廷里去,那里固然是最为黑暗与可怕的地方,但作为客人,他们是无法看到被金子与香料掩藏的种种污秽的——直到他们终于离开了那里,埃吉奥才忽尔恍然,朱利奥要让小科西莫看的,乃是最为尊贵与独专的统治者的权威所能达到的极限——这是欧罗巴所有的国王与大公都无法碰触到的极限,奥斯曼土耳其的苏丹才是真正的万民之主,所有人的主人,这个古老帝国的制度注定了他能够决定所有人的生死——哪怕是唯一长成的皇子,皇子的母亲,数以千百计的奴隶,以及一座城市中的每一个人,他们珍贵的,独一无二的性命,对于苏丹来说,也只是一个命令,甚至只是一声不悦的轻哼,或是轻蔑的一瞥。

    如果一切顺遂,作为美第奇家族的家长,与圣父在俗世的代理人,小科西莫是必然要成为意大利的国王的,而依照朱利奥的预想,这座半岛将会统一为一个完整的国家,没有自由城市,没有公国与邦国,没有任何得以独立于国王统治的存在,也就是说,小科西莫所掌握的权柄,主宰的领地或许会比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还要博大、广阔,他又是那样年轻,几乎没有遭遇过任何挫折,若是他放纵了自己,给这里的人们带来的灾难只怕更甚于博尔吉亚的凯撒。

    啊,对了,埃吉奥在心里说,小科西莫的身体里也有一半博尔吉亚的血。

    所以这是小科西莫必须上的一课,就像你要将一柄锋利的剑交在一个孩子手里,比起教导他如何挥舞它击败敌人,更重要的是要让他知道,这柄利剑能够造成怎样可怕的伤口。

    可正是因为如此,埃吉奥并不赞成让另一个博尔吉亚的后裔成为科西莫的妻子,哪怕她正是美第奇家族所需要的,一个真正的王室成员。

    埃吉奥知道马基雅维利与杜阿尔特也有着相似的担心,尤其是等到小科西莫需要缔结正式婚约的时候,朱利奥,美第奇可能也已经换上了圣洁的白袍,既然如此,小科西莫的婚姻就不再那么单纯了,他们需要考虑到之后的许多事情——一位选帝侯或是大公的女儿,或是姐妹或许会更为合适。

    只是如果朱利奥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一定会感到好笑的,在他的计划中,从来就没有小科西莫的婚姻,一来他并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受如同他母亲一般的苦;二来,环绕着这座半岛的国家几乎都对它充满了贪欲,在他们的心中,分裂的半岛才是最好的半岛,除非它愿意落入自己的囊中,而朱利奥等人所做的事情,无疑就是从这些凶猛的野兽嘴里夺下这块甜美的好肉,他们怎么会心甘情愿?就算他们的公主可以成为这里最尊贵的女性,又怎么能比得上他们头上的又一顶王冠?

    这样说来,倒不如让小科西莫自己选择呢,他爱谁,就是谁,而且让朱利奥来看,也许是因为命运多舛的关系,小路易丝要比同龄人稳重与内敛的多,她又在母亲身边长大,接受的是正统的宫廷教育,要说,如果她的父亲不是凯撒.博尔吉亚,一个教皇的私生子,反对的声音或许还不会出自于佛罗伦萨,而是出自于布卢瓦或是潘普洛纳(纳瓦拉的都城)。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