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 客人
    夏目这一次倒是从青栀他们的口中得到了一些重要的消息,七月份的月亮还是很美丽的,一时之间庭院之中竟然无人说话,既然他们提出了一次邀请已经被夏目拒绝了,那么不管是谁也不会在提出来一次了。

    妖怪本来就不是那么死缠烂打的人,夏目跟在安倍晴明的身边看起来也没有太多的危险,这就已经足够了。

    丙手中拿着烟袋,如果夏目不愿意过来的话,那么她就跟过去算了,夏目的身边只有斑一个人她终归还是不放心的,尤其斑还是一个及其不靠谱的家伙。这么想之后她就彻底的下定了决心,她说什么都要跟在夏目的身边。

    斑打了一个喷嚏,根本不知道丙已经成功的把他扔到了没有的醉鬼保镖之中,他看着时雨端出了酒水之后,马上从树上跳了下来。夏目看着斑的动作也是无奈的摇摇头,在晴明先生的家中斑一直担心会出现什么问题,所以从来没有出去找过酒。

    夏目伸手一下下的抚摸着斑的头,青栀打量了夏目和斑一眼,然后说道:“我有预感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夏目你要自己小心点。”

    “有我给这个呆/子当做保镖,不会有问题的。”

    斑把头从杯子之中抬起来,看着青栀说道。

    “就是因为有你所以我才不放心呢!夏目,我要和你一起回去。”

    丙从树上飘了下来从后面抱住了夏目,夏目歪歪头看着丙说道:“你不是不太喜欢人类吗?”

    “但是那里有夏目啊,猫不倒翁不靠谱我担心他照顾不好你的。”

    丙把头放在了夏目的肩膀上,她感觉的到夏目在笑,丙闭上了眼睛心中想着好温暖的感觉啊,是夏目的味道和玲子那么的相像又那么的与众不同。

    “你说谁不靠谱!我可是斑大/爷。”

    丙握紧了拳头,她好不容易伤感一把,都被这个愚蠢的猫咪给打断了!

    她一拳砸向了斑的脸,成功的把斑揍飞出去很远。

    夏目嘴角抽/搐,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祸从口出呢。

    青栀看着说什么也要跟着夏目一起离开的丙叹了口气,“如果是丙还有斑都在你身边的话,我们也能够放心许多。”

    不过青栀总觉得这两个人其实都有点不靠谱的感觉就对了,萤草知道身边的婆婆是担心哥哥的安全,所以她揉着三尾狐阿狸的耳朵有些小小的天真的说道:“我也会保护哥哥的安全的!”

    三尾狐阿狸也应景的叫了一声,妖狐撇撇嘴那只小狐狸自己还需要人保护呢。萤草看夏目在笑,还以为夏目认为她没有能力呢,所以萤草转手把一旁的妖狐拽了过来说道:“妖狐也可以的!我们都会保护哥哥的。”

    “好好好,萤草最乖了。”

    妖狐想要甩开萤草拽着自己衣服的手,他可没有那么说过!什么保护夏目,按照他现在的妖力还有身体大小来看,他能够自保就已经不错了。

    姑获鸟抱着已经睡着的小玉倒是笑了起来,她总觉得夏目很奇怪,明明并不是萤草他们的主人,却能够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感染到他们,让那几个小妖怪想要为夏目奉献出来生命一般。

    杀生丸坐在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夏目,萤草的样子让他想到了玲,那个一直叫着自己杀生丸大人的人类小女孩,即便他是妖怪也要跟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孩,那个女孩也说过要保护他。

    不过在说出这样话的时候,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心情,杀生丸却从来没有体会过。

    “看起来今天的客人并不仅仅是夏目一人呢。”

    时雨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看起来他们还有其他的客人来访,今天还真是一个好日子呢。

    丙也松开了夏目,她站了起来从夏目的身边略过来到了时雨的身边,“不过这位客人还真是不会选择时间啊。”

    有人闯入了结界,而且根据气息来看是大妖怪。

    青栀让夏目带着那群小家伙先到里面的房间去,夏目摇摇头把怀中的萤草交到了姑获鸟的怀中,“姑获鸟,你带着他们几个进入,暂时不要出来。”

    姑获鸟点点头,几个小家伙其实都没有什么自保能力,在大妖怪的面前他们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而且夏目把他们交给自己也是对她的一种信任。夏目看着慢慢的走到了自己身边的杀生丸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杀生丸你也随姑获鸟进去吧。”

    杀生丸仅仅是看了夏目一眼,他可不是那些小妖怪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夏目叹了口气,杀生丸永远都是这个样子,不喜欢说话有危险还喜欢向前凑,斑摇着头回到了夏目的身边,他拍了拍夏目的头说道:“这是大妖怪的尊严啊!呆/子!”

    如果是斑的话,他也不愿意有人这样的保护自己的,这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是一种讽刺,也否定了他们的能力,不管是面对什么样子的情况,他们都不会躲在别人的背后充当弱者的。

    夏目倒有些明白了杀生丸的心情,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记得保护好自己。”

    这是夏目唯一对杀生丸在叮嘱的话语了。

    时雨皱皱眉,这座宅邸可是妖狐的,他们也不过是借住者而已,要是让外面那位随便的把这里破坏了可就不好了。时雨让夏目他们在这里等等,他凭空的消失在了原地,准备出去会一会那个大妖怪。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找不到到底能够去哪里,那个影子一直在追逐着她,让她有些无处可逃。

    当她发现自己进入结界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的神智开始变得有些不清醒,她的身体因为感知到了危险,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她不想这个样子,每一次她失去了神智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都会身处于尸体之中。

    她紧紧的握着自己腰间的那把刀,想要努力的控制住自己。

    为什么没有人能够懂得她的心,她虽然并不善言语却想要和人类或者是妖怪亲近啊,为什么那些人在看见她的时候眼睛中透露出来的都是毫无遮掩的*,所有她逃却又会在逃无可逃的时候变成另一个人。

    时雨看着进入了结界之中的那个黑头发的妖怪,那双金黄色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神采,并不是被控制了,而是妖化的表现。这个妖怪是一位女性,身上穿着利落的铠甲,腰间别着一把长刀,那把刀有很强大的妖力,应该是和这个妖怪相生相伴的。

    时雨咂舌,他的战斗能力可并不怎么厉害,这样的妖怪如果他一个人对付的话,输的几率很大。

    那个妖怪很显然已经发现了他,她的动作很快,就在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时雨的面前,并且向他举起了腰间的那把长刀。时雨错开了一步让过了这个妖怪的攻击,他本来想要倾听一下这个人的心声,但是只有杂七杂八的声音传入时雨的耳朵之中。

    于是皱皱眉,这里不宜久留,为了宅邸的安全他在妖怪的附近设置下了新的结界,这样应该可以控制她一段时间。

    众人看见时雨回来便询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时雨叹口气说道:“是大妖怪误无,不过看起来是妖化了,整个人的神智已经封闭起来,我暂时的用结界控制了她,不过应该定不了多长时间。”

    其实最主要的就是这个妖怪是物理形的妖怪,使用妖力和冷兵器的结合体进行攻击,这根本不是时雨单独一个人可以应对的。

    “她的心思很杂乱,听不太清楚。”

    他们的讨论还没有出现什么结果,时雨的身体就是一颤,他无奈的耸耸肩说道:“看起来打破结界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还要快呢。”

    他控制那个妖怪的结界已经被打破,那个妖怪距离他们的宅邸倒是越来越近了。

    现在在设下什么阵法就有些晚了,青栀拦住了想要出去的丙,这里如果论等级的话就她最高,甚至是超越了大妖怪的存在,虽然她的战斗能力不是很强,不过拖住那只妖怪还是轻松的可以办到的。

    青栀拦下了丙,而夏目拦下了青栀。

    “婆婆你和丙还有时雨大人在这里想想办法,我和老师先去拖住那只妖怪。”

    如果妖怪妖化的话,还是有办法解决的,再者说来在夏目看来青栀毕竟是婆婆般的存在,怎么可能让她去面对一个物理系的攻击妖怪呢。

    斑趴在夏目的肩膀上说道:“你准备怎么办啊?”

    “我还没有想好,不过……老师可以先给我争取一点时间吗?”

    夏目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如果仅仅是拖住的话,他们也需要找一个同样物理攻击比较厉害的妖怪来才可以,而夏目刚好有一个人选。

    斑对夏目点点头,他从夏目的肩膀上跳下来化为了原型,挡在了那只妖怪的面前。

    夏目从地上找了一根树枝,在面前画出了一个法阵,他的口袋里面有之前萤草偷偷塞过来的镜子,他把镜子放在了法阵的中央,自己也站在那里。夏目今天穿着是纯白色的和服,他把和服解开盖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那口袋中的友人帐也拿了出来。

    夏目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血滴落在了镜子的上面。

    “守护吾者,现身吾前,汝名即山童。”

    血的味道吸引了和斑战斗的那只妖怪,她闪身躲开了斑的攻击,一个跳跃就来到了夏目的面前,她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冲着夏目砍了下去。

    “当”的一声,冰冷的长刀和什么东西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夏目大人,您终于召唤我了。”

    蓝色皮肤的山童一拳就把半空中没有防备的妖怪给揍远,他转头看着夏目憨憨的笑了起来,夏目点点头,说起来刚刚在那只妖怪要攻击自己的时候,他仿佛听见一个名字。

    “吾名……”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